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魔王的套路 > 第131章

第131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力量。

    無盡強悍的力量, 在四肢百骸間洶涌澎湃,魔力的潮流沖刷過血脈經絡,在爪牙之間積蓄暴動,亟待釋放將萬物冰結毀滅。

    在元素精靈皆盡消亡的深淵之中, 罪火的光焰逐漸黯淡,空中飄起冰精靈們起舞的身影。

    蘇玟正處于前所未有的極端亢奮狀態。

    ——眼中的世界清晰得不可思議。

    哪怕是在違背法則的深淵里,在罪火肆虐的萬頃廢墟中, 各種力量的流動交換, 一切的細節都纖毫畢現,而且以一種很容易理解的方式進入腦海。

    魔力的漣漪在空中波動,緊隨著她呼吸的節奏。

    她聽到亡靈在火焰中的哀鳴,聽到深淵在憤怒在恐懼, 而在這位面之外, 原大陸的龍族在圣殿徘徊, 神域諸神正等待著這終戰的結局, 塔文帝國則傳來信徒祈禱的聲音,他們懷著不同的信念,用不同的聲音呼喚她的名字——

    在與天空之神戰斗的那一瞬, 她也曾短暫地進入這樣的境界,很快就被隨之而來的混亂記憶和深淵的廢話所打破。

    此時此刻, 這種完美的狀態仿佛永恒地停駐下來。

    深淵正在恐懼。

    蘇玟終于明白了這一切是怎么回事。

    數千年前古龍們隕落之后, 這些該死的神族就進入了一片混亂的原大陸,光明神和他的追隨者恐怕殺死了一批剛孵化的古龍——或者說將他們帶走祭獻給深淵,然后又留下了其中的幾位, 用那個名為龍神克星的鎖鏈操控著他們,為的就是今天。

    蘇玟揚起鋒利強壯的前爪,扯掉了脖子上最后一截鎖鏈,利爪猛然合攏,將手中斷裂的一段段鎖條碾碎成齏粉,塵埃在冰霧中洋洋灑灑地散去。

    “這見面還不算太遲吧,光明神冕下,還需要我介紹一下自己嗎?”

    金發紅眼的神祇沉默地看著她。

    “啊,我忘了你忙著操控他們,沒有精力和我說話,真是可惜。”

    蘇玟注意到每次自己一開口,那些古龍們的動作就會稍微停滯,似乎他們從來沒有聽過同族說龍語。

    他們可能就沒怎么聽過龍語。

    好吧,因為那本龍語魔法書在外域的時候就被搶走了,光明神他們一直沒有得到它,而且看樣子,他們之間的相處恐怕也并沒有太多談話。

    “我就是那兩個毀掉了你的美麗圣城的劊子手的女兒——失去了數十萬最虔誠的信徒,力量再一次銳減的感覺是不是很爽啊,冕下?”

    古龍們的眼中開始燃起熊熊戰火。

    他們都在半催眠的狀態之下,失去了理智和思考的能力,只剩下最本能的戰斗意識,被罪火和牽引鎖鏈之人所操控,然而此時此刻,他們全都暴動起來,開始發出參差不齊的或高亢或低沉的吟嘯,利爪撕裂了焦黑的土地,獠牙摩擦著發出駭人的刺耳聲響,鱗甲覆蓋的尾巴不斷撞擊著地面——

    他們是龍族中的神明,然而本質上也是龍。

    所以,哪怕意識到對方是同族中的強者,哪怕知道這是能戰勝他們的存在,他們也不會退縮,反而更加興奮。

    古龍們身上的鎖鏈開始瘋狂震動。

    光明神幾乎牽不住這些被激活了全部戰意的兇惡神靈,假如他們不顧控制而竭盡全力掙脫束縛,以他僅剩的肉身力量來說,根本毫無辦法。

    “看來你不想聊天。”

    就在這一刻,原先還在數十米之外的冰系古龍已然近在咫尺。

    她也像是脫韁的瘋狗一般沖進了古龍們的陣列中,這一刻場面甚至都無法用混亂來形容,六位龍族中的神明轉瞬間廝打在一起!

    蘇玟在與天空之神一戰中已經進入成年期的末期,后來進入了原大陸,還有剛才的覺醒,讓她完全跨入龍族巔峰的完全期。

    相比之下,另外五個出生于兩千年前原大陸崩裂時期的古龍,不久前才堪堪成年而名字顯示于譜系上,他們的體型都比她小了一圈,在肉身力量和魔法操控上大幅度低了一個等級。

    更別說在深淵里他們沒法召喚元素精靈,只有她能使用魔法。

    ——站在最中央的紅龍首當其沖地被咬住了脖子!

    她還沒來得及反抗就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冷酷的冰雪隨之凝結而上,她的四肢在一瞬間被牢牢地凍住,她拼命地用力掙扎著想要拔出前爪,冰層上很快蔓延出絲絲縷縷的裂痕,然而就在這一刻,劇痛從背上傳來!

    “就是你——”

    上方的冰龍毫不留情地折了她的翼骨,骨刺甚至都被擰斷了,翼膜上留下了五道長長的抓痕,自從破殼以來就被催眠、數千年來都難以恢復意識,哪怕一直在被|操控的狀態,以古龍們肉身的強悍程度,他們也從沒受到過這樣的傷害!

    艾琳痛苦地哀嚎著,凄厲的龍吟聲回蕩在冰風呼嘯的深淵里。

    另外幾個古龍在不太清醒的狀態里,都隱約感受到了某種發自靈魂深處的畏懼,不過他們血脈里好戰的天性驅使著他們前仆后繼地選擇戰斗。

    空中潑濺出一道一道的血花、碎裂的鱗片四處紛飛,怒吼和哀鳴此起彼伏,冰元素匯聚的利刃如同奔雷急電,化作千萬條飛舞的寒芒,不斷地打碎鱗片、撕裂肌肉、甚至穿透骨骼,造成各種恐怖的傷痕。

    不過短短幾息之間,古龍們幾乎喪失了大半的戰斗力,被從天而降的冰刃貫穿了雙翼,被層層凝結的冰雪凍結了四肢,橫七豎八地躺了一地。

    “這還算有趣。”

    勝出的龍族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盡管在一嘴獠牙的龍臉上,任何鮮明的表情都會難免顯得有些猙獰,更別說身上還流淌著同族的鮮血,甚至還有各色鱗片的碎塊。

    深淵和炎神之間的力量是同源的,他們最根源的力量還是來自罪火,然而兩者都無法被罪火毀滅,所以他們不能在精神世界之外的地方進行戰斗。

    光明神這些年除了幾場戰役不得不露面之外,其余的時間大概都躲起來折騰這些古龍,而他們的作用——

    蘇玟微微歪著腦袋,冷酷的霜藍色眼眸倒映著金發神祇的身影。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既然深淵和他只能在精神世界里角逐,而且數千年來都沒分出勝負,那么,假如他的肉身力量被消耗,意志也會隨之被削弱,可能會在爭取自己的身體不被搶奪的戰斗中處于劣勢,因此你想用這群……姑且稱作我的同族們,你想用他們消耗他的力量。”

    她垂眸看向在冰雪里喘息的古龍,又望向佇立在遠方的炎神,后者的身影巋然不動,大概是依然在與深淵進行“交流”。

    蘇玟不太清楚深淵究竟如何屏蔽了他對外界的感知,但是,畢竟他們之間有特殊的聯結,而且現在身處于深淵的地盤,無論發生什么事都不算奇怪。

    光明之神長嘆一聲,蒼白英俊的臉上帶著難以掩飾的疲倦,“你有一部分說錯了。”

    他的手邊燃起用于屠戮黑暗種族的白色圣火,緊接著,乳白的火焰中赫然浮現出絲絲縷縷罪火的金紅色,它們宛如游絲般纏繞聯結,將一把造型華麗沉重的長劍淬火而出。

    ——那是斬首霜風之歌的圣劍神罰。

    伊洛娜也死于這把劍下。

    現在看來,光明神一直在借助深淵的力量,而且近幾百年來,許多戰爭他都不曾參與,唯有圍攻霜風之歌和決戰伊洛娜這兩次。

    他們也是深淵的敵人,或者也是被深淵所忌憚的人,因此他必須不遺余力地親自出手。

    蘇玟想到這里覺得格外諷刺。

    “您怎么定義勝利呢,冕下?”

    埃爾維斯表情平靜地望著她,手中的神罰發出低沉的嗡鳴聲,卻不像是在渴望戰斗與鮮血,反而隱隱約約散發出一絲畏懼。

    這挾裹著神力的震顫聲,她的精神力一瞬間就切入了劍體里,甚至能清清楚楚地辨析出微觀晶體的結構,深淵的罪火與光明神的本源之力,是如何密不可分地熔鑄其中,在操縱者的意識影響下發出共鳴然后釋放能量——

    這一切過程毫不費力地被感知出來,然后反饋入腦海之中。

    “我這就告訴你。”

    年輕的古龍仰首發出一聲清亮悠遠的長嘯,嘯聲所過之處氣浪翻騰地動山搖,在她腰腹處緊致整齊的霜白色鱗甲之下,驀地涌動起瑰麗的白色光輝,寒冷的光焰隨著深吸的節奏攀升而上,在咽喉中蓄力醞釀成暴虐的風雪。

    她騰飛而起在空中旋轉一圈,吐息化作鋪天蓋地的恐怖寒流,席卷著尖銳冰棱和刀片般的霰雪,狂暴的白色冷氣掃過焦黑的土地,所過之處罪火皆盡熄滅,灰燼破碎成齏粉。

    一條冰雪洪流匯聚的瀑布傾瀉而下,在空中凝結出無數長短參差的層疊冰刺,銳利的冰錐和晶瑩的冰河在虛空中肆意延伸,張牙舞爪地匯聚成一頭冰龍撲向了金發神祇。

    在震耳欲聾的撞擊聲中,神罰的劍刃上蔓延出一道不斷延伸出細縫的裂痕,緊接著,這把在神話中多次出場的圣劍寸寸碎裂!

    埃爾維斯的力量早就耗盡了大半,在這樣的戰斗中再也無法支撐,對面還是巔峰期的龍族神明,年輕,瘋狂,充滿力量,亟待復仇。

    他半跪在地上,細碎的冰霜在指尖蔓生纏繞,宛如一道道白色的煙絲,看似十分美麗,已經無比殘忍地侵入到血肉之中,順著雙臂向上游走,不過瞬息之間就遍及整個軀體,然后——

    千百根或長如利劍、或短如針刺的冰棱,從他的胸腹腰背和四肢中伸展而出!

    它們輕易而殘忍地穿透臟器折斷骨骼、撕裂血肉刺破皮膚,一瞬間就將主神的身軀扎得千瘡百孔,那些破損的碎塊甚至從內而外迸濺出來,有些還搖搖欲墜地掛在冰刃上,甚至比萬箭穿心的死法更加恐怖和惡心。

    龍族收斂雙翼,姿態傲慢地居高臨下斜睨著他。

    那雙冷光輝耀的霜藍眼眸里,逐漸浮現出笑意,滲透著毫不掩飾的惡意,還有那種發自內心的愉快。

    “從一百年前,我第一次掌握這種力量的時候,就幻想著這一幕能發生在你身上。”

    她興奮地喘息著,嘴邊翻騰的白霧里濺射出細碎的霰雪,閃耀著輝彩的藍色眼眸里漸漸被瘋狂填滿。

    “我得到了那些記憶,也承受了他們的感覺,永恒的分離,徹骨的悲傷,心如死灰的絕望——所以什么是勝利呢?就是看到我想要復仇的人面對他最害怕的結局,一個為了永遠高高在上、永遠受膜拜敬仰、而不惜向昔日仇敵下跪的人,即將死去,永不能重生。”

    “是嗎……”

    埃爾維斯慘不忍睹的身軀已經搖搖欲墜,冰刺甚至從咽喉氣管中伸出,讓他的聲音聽上去十分詭異,那張俊美的臉也被縱橫交錯的傷痕所扭曲,他搖晃著抬起插滿冰錐的手臂,指尖似乎想要指向某個地方。

    “你的敵人并不是我啊……深淵征服者……你只會得到……注定的結局……”

    他的身體在盛放的光輝中炸成碎片!

    唯有象征本源的神魂還停留在半空中,蘇玟抓住他的神魂,看著光團在利爪中痛苦地扭動。

    她秒殺了一個主神。

    盡管是一個力量損失大半的主神,然而對方也擁有最多的信仰之力,因此——

    難以抑制的喜悅,伴隨著對力量的重新認知,瘋狂地沖刷著她的腦海。

    無盡的血紅開始向四面八方蔓延,鮮血在布滿裂縫的焦黑土地上流淌,化成無數起伏而崎嶇的紅河,那些血液來自最原始的神族,創世神的首生子,也來自最強悍的龍族,血脈最純凈的古龍們。

    現在,他們都輸給了自己。

    她眼中的世界逐漸染上了血色。

    年輕的古龍急促地喘息著,越來越多的冰霧涌動在她的嘴邊,每一次的呼吸都伴隨著無數翻卷的雪屑冰棱,寒冷的白色霧氣纏繞著她的四肢和身軀,在長長的尾巴上雀躍徘徊。

    蘇玟再一次體會到了記憶里霜風之歌的感覺。

    無堅不摧的冰雪,無所不能的力量,仿佛萬事萬物的生滅,都掌控在她的手中——

    但是,我要做什么呢?

    在漸漸吞噬理智的混亂中,她依稀間想起自己的本意,對了,她還有一個敵人沒有被毀滅,深淵,如果沒有深淵的存在,光明神也不會變成后來這個樣子,龍族也不會險些滅亡,還有著數千年來無數死難的東西大陸的生靈。

    深淵和光明神想要通過消耗伊利亞斯的肉身力量削弱他,所以才牽出那些古龍,反過來說的話,假如想要削弱深淵呢?

    深淵沒有肉身,所以他才想得到炎神的身體。

    蘇玟迷迷糊糊地想著,但是,這仍然有跡可循,因為,此時此刻,她就佇立在深淵之中——

    在陰森恐怖的天空中,那些光柱頂端出現的黑洞依然不斷扭曲塌陷,深淵不再說話,只是腳下的大地不斷震顫著,像是在憤怒,也像是在恐懼,更多的罪火順著能量柱奔騰而下,它們在空中橫飛狂舞,飛濺的星火漫天爆裂,甚至再次蒸騰出恐怖的黑紅色煙霧,沸騰的熱浪重新翻涌而起,徒勞地撲向她所站立之地。

    “罪火和普通的火焰的區別,是它更喜歡吞噬靈肉而并非柴薪。”

    在橫空彌漫的煙霧中,銀發少年的身影隱隱約約浮現出來,“不過,它不是不可擊敗的存在,人們說它不能被水流澆熄,不能被冰雪凍結——”

    冰龍振翅而起,巨大的雙翼不斷扇動著,每一次的舒張都伴隨著平地卷起的冷風和冰霧,吐息的寒流再次在腹腔中凝聚。

    蘇玟豁然清醒。

    “……那只是因為他們不夠強而已。”

    龍族們的身影重合起來。

    在這魔法湮滅的位面里,越來越多的冰元素層層疊疊浮現。

    蘇玟用盡全力吐出了蘊藏著毀天滅地之力的龍息,寒冷的銀霧在風中圈圈蕩漾擴散,宛如殘酷的寒冬席卷過境,癲狂燥熱的火焰寸寸熄滅,焦黑的土地被染上了純凈的銀白,凝結的冰層在吱嘎響聲中不斷向四面八方延伸,仿佛在她佇立之處盛開出一朵巨大的冰蓮!

    冰層繼續向外洶涌,它們填滿了土地上龜裂的縫隙,覆蓋了山峰溝壑里流淌的熔漿,攀上一道又一道高聳入云的漆黑光柱,涌動的冰霧鉆入其中,堅冰在外將之層層包裹,所有的能量柱都變成了流淌著寒光的冰柱,宛如黑紅地獄的深淵也化作一座冷酷剔透的水晶宮殿。

    恍惚中,她聽見深淵發出痛苦的呻|吟。

    “霜風之歌,你這個——我——”

    它吐出了一連串糟糕至極的臟話。

    蘇玟無瑕去辨別那都是些什么東西,她甚至分不清對方在說哪一種語言,她也不想去這么做,因為她沉溺在近乎癲狂的快感中,她能感受到理智的堡壘正在崩塌淪陷,或者說一部分的她是清醒的,另一部分則是徹徹底底的混亂著。

    恐怖的血霧在眼中肆意蕩漾彌漫,很快充斥了整個世界。

    不過百年時間,她從龍族的嬰兒期進入成長期,在短短數日之內又進入完全期的巔峰,跨越了一個古龍數千年的成長過程,在相比之下短暫的歲月里就擁有了同樣的力量,這就是人類血脈所締造的奇跡,但也是讓諸多龍裔陷入自我毀滅的根源。

    ——年輕的靈魂抑制不住深埋骨血中的瘋狂。

    靈魂深處的摧毀欲如同雨后春筍般瘋狂滋長。

    如同毒藥般甜美,擁有力量的感覺,輕松殺死敵人的感覺,在她短暫的生命里,從未如此的放縱、無拘無束、這毫無限制的強大!

    她只想繼續體驗這美好的感覺。

    所以,就只能繼續毀掉眼中所見的一切生物。

    然而,除了那些意識依然在沉眠之中、身軀被凍結在冰層之下,在她眼中與死亡無異的古龍之外,這位面里唯一還能被毀滅的存在——

    深淵就開始刺耳地獰笑起來,“你以為這就結束了嗎,小雜種,你以為這里是你們兩個和我決斗的戰場嗎?不,你搞錯了參賽者的身份——這將是你們廝殺至死的地方——看看你,從頭到尾都像極了你父親,你那個在瘋狂中淪亡的父親——”

    大雪紛紛揚揚從天空中飄落,代替了宛如凋零的灰燼,年輕的古龍勉強回身,這冰雪世界剔透純凈如水晶宮殿,銀白之外的顏色幾乎消失殆盡。

    “那些龍只是誘餌,你才是那個毀滅他的武器——”

    透過破碎斷續的、漫天飄飛的霰雪,模糊中,她望見冰原盡頭的身影。

    “你還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嗎?”

    作者有話要說:  嗯下章搞定副本!我發誓!

    ——

    謝謝:Darchel、魚子醬、雲起、urel 的地雷~

    謝謝Flos 63瓶;公子有幾思? 60瓶;世界第一咔吹 47瓶;風信子 36瓶;SakurabaNao、小野獸、墨檸、(?ω??)!!!、祈、一來扎20瓶;緋露妲、三月梨落、今天蘇玟變龍了嗎、愛冰山的熊、余澤、你的老父親、愛吃糖的唐 10瓶;瓜時未秋 7瓶;  安格妮絲。、玻璃諾、 5瓶;只想嗑糖、云逐我 1瓶的營養液~..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 澳门正规赌场平台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时时彩早上几点开始 天津11选五一定牛 甘肃快3走走势图爱彩乐 浙江快乐12图表助手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有 农业银行理财产品 快三预测最准十专家 北京赛车开奖网址 股票视频教程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直 排列五对应杀号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 河南福彩快三开奖预测 时时彩软件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