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息影后他成了電競大神 > 第303章 番外篇:言歌篇

第303章 番外篇:言歌篇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雖然決定了去杭州參加少年杯, 可怎么和家里說又是一個問題,張嘉言腦袋里只能想到四個字——坦白從寬,但吳鶴不這么想。(格 格 黨小說網)

    現在已經是月底,少年杯在下個月14號,因為報名還沒有截止, 也不知道要打幾天, 不過按照往年的時間推斷, 至少也要兩天時間。

    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讓張母對打游戲這件事改變看法難度太大, 可如果不坦白, 兩天的參賽時間也很難蒙混過關。

    當務之急還是先想辦法去杭州,等到了杭州,再提少年杯的事也不晚。

    吳鶴對自己的生命已經沒什么期待的了,他活下來只是希望小言能過得好,所以他的愿望,自己都會努力去實現。

    他把在網上找到的資料給張母看,張母愣了愣,“李倫醫生坐診杭州心理康復醫院, 你想去看?”

    吳鶴點點頭。

    張母猶豫了一下,吳鶴最近的狀況看上去還不錯,至少不用像之前那樣24小時盯著,也不會做出傷害自己的事, 雖然還是不說話, 可用手機和手寫的方式和家人溝通倒也沒太大障礙, 不過保不準這些都是那些藥物的作用。

    看看也好, 那些抗抑郁藥物中的激素會影響發育,長期服用副作用也很大,而且價格昂貴,總不能靠吃藥活一輩子。

    “行,那下周一我帶你去。”

    吳鶴聽張母的口氣,知道她是想把張嘉言留在家幫張父照看生意,于是連忙敲了兩個字,“小言。”

    “不行,”張母皺起眉,“小言最近玩得太野了,還是在家里呆著吧!沒事的小鶴,阿姨陪你去,我們提前掛號,運氣好的話當天就能回來。”

    吳鶴點了頭,結果沒等到下周一就犯了病,他開始頭暈嘔吐,半夜出了一身汗,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

    “這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張父擔心地問。

    張母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階段性復發?這個樣子還怎么去杭州?先帶到張醫生那看看吧!”

    吳鶴胡亂地擺著手,死活不肯去。

    張嘉言抱著他給他擦汗,“小鶴聽話,不看醫生怎么能好?”

    吳鶴緊緊地抓著張嘉言的手,五官都揪在了一起。

    張母當即下定決心,“等小鶴好一點,周四我們就去杭州,小言也一起去。”

    吳鶴這才睜開眼,感激地看向張母。

    張父張母繼續忙去了,張嘉言留下照顧吳鶴,“小鶴你怎么突然就這樣了?會不會只是感冒了?”

    吳鶴摸出手機,打字道,“我沒事,只是這兩天沒有吃藥。”

    “什么?我每天問你的時候你不都說已經吃過了嗎?”他說完很快也就反應過來,“你是故意停藥,好讓媽媽答應帶我們去杭州的?”

    張嘉言心疼極了,抱著吳鶴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小鶴你怎么能這樣?家里不答應,少年杯我不去就是了,醫生不是說過這個藥不能私自停用的嗎?”

    吳鶴也沒想到他不過停藥兩天就會變得如此糟糕,這段時間他雖然每天還是渾渾噩噩的,可感覺比之前好多了,他以為自己已經在好轉了,可沒想到這些不過是藥物麻痹下的假象罷了。

    吳鶴趴在張嘉言懷里不住地冒虛汗,想著如果這樣能讓小言實現他的夢想也值了,想著想著就睡了過去。

    感受到懷中人漸漸沉重的呼吸聲,張嘉言在心底下定決心,一定不能辜負小鶴對自己的期待。

    小鶴吃了藥后情況緩慢地好轉,周四那天一家人關了店面趕去了杭州,而少年杯的比賽就在這周五。

    張嘉言提前約好了肖肅,第二天一早肖肅就趕到了他們落腳的酒店。

    “我是嘉言同學的哥哥,在杭州這邊念大學,聽說你們帶小鶴過來看病,我弟弟讓我來看看有什么能幫得上忙的。”

    張母沒見過肖肅,不知道他也是張嘉言的“狐朋狗友”之一,十分高興地說,“真是太客氣了,你能幫我們帶路嗎?我們事先研究了路線,可還是不太熟。”

    肖肅給他們指了一條路線,還十分體貼地寫了下來,“這樣吧,你們帶小鶴去看病,我和小言呆在賓館。”

    “這……”張母看了看小鶴,“小言得跟著一起去吧。”

    肖肅道,“醫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人多混雜,帶著兩個孩子阿姨您也顧不上。”

    吳鶴也點了點頭,張母便道,“好,那就麻煩你了。”

    張父張母帶著小鶴離開了,臨走前吳鶴偷偷地朝張嘉言比了一個加油的手勢,張嘉言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入選職業戰隊。

    見他們離開了酒店附近,肖肅連忙背起包帶張嘉言離開,“快走快走,一會來不及了。”

    張嘉言道,“他們要多久能回來?”

    “等他們回來你今天的比賽估計已經結束了。”

    “這么慢?”張嘉言震驚。

    肖肅打了個響指,邀功似的說,“我給他們指了條最賭的路,放心,杭州的交通不會讓你失望。”

    張嘉言:“……”

    張嘉言到了現場才算知道肖肅之前說的人山人海一點都不夸張,“回”字形的涼棚足足有五層,入場口被堵得連點空隙都沒有,再加上外圍賣周邊的、賣水的、拍照的、COS的,熱鬧得好似要開春節晚會。

    “快走,這邊!”肖肅帶著他熟門熟路地從選手通道入場、報名,登記的工作人員居然還認識他。

    “喲,肖肅!今年挑戰杯還來嗎?”

    “當然,我肖肅不來還有什么意思?”他在紙上快速寫下自己的簽名,又連忙劃掉,“哎呀,忘了忘了,嘉言你來簽名。”

    挑戰杯的年齡限制是13至18歲,張嘉言過幾天才滿14周歲,在參賽選手中也屬于年紀最小的一撥。

    他往那一站根本沒人拿他當回事,倒是有認出肖肅的人對他多看了兩眼。

    “你在這坐著,我去WG那邊打個招呼。”肖肅說著往主席臺那邊的涼棚走去。

    張嘉言看著他的背影有些羨慕,他在網上看過WG很多比賽,昌神的暗黑魔法師更是如雷貫耳,如果能和這樣的選手一起比賽、奪冠,一定是非常光榮的事吧!

    第一天打的是團戰戰,由現場的工作人員按照報名選手的職業為他們分出團戰分組,再隨機抽簽決定對手,除了比賽輸贏外,選手的個人戰績也非常重要,賽程持續三天,期間不淘汰任何選手,但可以主動棄權。

    張嘉言這一天一共打了五場比賽,四勝一負,在小隊中表現十分優異,少年杯不乏高手,能打出槍魂的選手大有人在,但這么小的年紀就能打出槍魂的只有張嘉言一個。

    比賽到下午三點半就結束了,明天是2V2對抗賽,2V2的搭檔由選手自由決定上報,離開賽場后將無法更改。

    因為今天剛打過團戰,大部分人選擇的都是更熟悉的同隊隊友,也有人不打不相識,選擇了敵方選手。張嘉言表現不錯,愿意和他組隊的人很多,隊里的弓箭手第一個邀請他,張嘉言想也沒想就同意了。

    肖肅對張嘉言今天的表現也挺滿意的,一邊和他探討今天比賽中的不足,一邊跟他分析戰況。

    張嘉言的手機響了一下,是吳鶴發來的消息。

    肖肅問道,“怎么了?是阿姨他們先到賓館了嗎?”

    “不,不是。”張嘉言這么說,神情卻格外凝重,“小鶴說他把我來參加少年杯的事告訴媽媽了,讓我帶你回去幫忙說情。”

    肖肅一愣,但很快就想通了,“小鶴那邊應該是碰到什么難題了吧。”不然以他對小鶴的了解是不會主動告訴阿姨的。

    兩人先回到賓館,等了一會張父張母便帶著小鶴回來了,張母的表情十分嚴肅,只和肖肅打了聲招呼,壓根沒理張嘉言。

    肖肅有些頭疼,勸服父母同意孩子打電競是最難的事了,想當初他也費了不少功夫。

    但再來一次肖肅也有了經驗,從各個角度為張母分析利弊。

    “嘉言現在沒有上學,與其讓他在家里幫您賣包子,不如去打電競,電競行業的發展前景真的非常好,嘉言在這方面很有天賦,只要他肯吃苦努力,將來一定能出人頭地。”

    “只要有心,年紀大了再念書也來得及,但電競就這么幾年,嘉言現在是黃金年齡,等他到了十□□再想進職業戰隊,不僅需要遠超普通選手的實力,還需要俱樂部的賞識,是非常難的事。”

    肖肅給張母講了自己當年落選WG的事,又講了現今電競圈頂級選手的待遇。

    “嘉言的天賦是我十倍,而且他腦子轉得快、領悟能力強,又是非常勤奮認學的孩子,前途不可限量,興許就是明日的世界冠軍也說不定。阿姨您不能用老眼光來看問題了,任何一個新的產業剛起步的時候都飽受質疑。”

    張母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么夸贊自己的兒子,小言什么水平她很清楚,勤奮有余,天資不足,完全不是會舉一反三的料。可肖肅口中的小言卻是個思路活躍、能擔大任的人。

    或許兒子真的在游戲上更有天分?

    這個結論讓做父母的有些難以接受。

    吳鶴寫了一張紙,“阿姨,您明天去看看小言的比賽吧!賽場上的小言真的很不一樣。”

    肖肅有些納悶吳鶴為什么要用手寫,他之前一直以為吳鶴不說話是因為他性格靦腆,可現在看,在家里也戴著口罩,和親人溝通也用手寫的方式,顯然身上有什么難言之隱。

    但肖肅很快就把注意力拉了回來,“對,阿姨您明天和我們一起去看看嘉言比賽吧,相信您也不忍心破壞一個孩子的夢想。”

    張嘉言適時道,“媽媽,我想打電競。”

    張母的心軟了,但又很遲疑,“那退役之后呢?那個時候他的年紀對于這個社會來說已經不小了,卻沒能掌握同齡人已經掌握的技能,他要怎么生活?”

    這話問到了點子上了,職業選手退役后的處境確實有些讓人心痛。很多選手年紀輕輕就出來打拼,除了游戲什么都不會,退役后能留下來當官方解說算是好的,可僧多肉少,就那么幾個名額。

    做主播,保持熱度也是個問題。選手退役后狀態肯定不如從前,年紀也大了,既要和主播圈有顏有料的小鮮肉爭,又要和在役選手爭,何況很多選手平時都是默默努力訓練,連記者采訪時都回答得結結巴巴,就更別提說騷話哄粉絲開心了。

    剩下的,有用自己的積蓄做生意的,有為了情懷留下來當領隊當教練的,說到底也是從臺前轉移到幕后,再無昔日的輝煌了。

    “但是,現在說這些還太早吧,等嘉言退役,至少也是十年后的事,就算還在念書,也沒法確定以后會做什么。”

    張母也愣住了,是啊,未來的事哪有都能一一規劃好的呢?重要的是抓住眼前的機會。

    “好,那明天我和你們去看看。”

    張嘉言高興地道,“謝謝媽媽!”

    第二天他們一起去了比賽現場,眼看著簽到時間就要結束了,張嘉言的搭檔還沒有來,電話打不通,微信也沒消息。如果到了規定時間還沒有簽到就會被視為棄權,不僅喪失了當天的比賽資格,也無法參加第三天的個人賽。

    張嘉言不停地在門口張望著,肖肅比較有經驗,問道,“你搭檔是個什么樣的人?”

    “什么?水平嗎?弓箭手,技術挺不錯的,比賽結束后主動邀請我組2V2。”

    “年紀呢?”

    “好像18了吧?”

    肖肅頓時明白了,那人怕是知道自己的年紀無法被職業戰隊選上,又眼紅張嘉言的技術水平,故意和他組隊再棄權,就是為了讓張嘉言同他一起失去比賽資格。

    這種時候再說這些也沒意義,肖肅連忙跑到選手報名處說情,他和這些工作人員都比較熟,又有昌隊這層關系在,工作人員想著張嘉言或許是WG看上的選手也說不定,于是網開一面。

    “如果報名結束前他的搭檔還沒到,你們就再出個人吧!只要是18歲以下,報沒報過名都可以。”

    肖肅立刻行動起來,“來現場的觀眾大都是會玩游戲的,只要找到年紀在18歲以下的玩家,應該都愿意幫你這個忙。技術怎么樣無所謂,反正主辦方更多是看個人表現。”

    張嘉言拉住他,“那我要小鶴跟我上場。”

    “小鶴?”肖肅一時都懵了,好像不知道小鶴是誰似的,“小鶴從來沒玩過這游戲吧?”

    “嗯,”張嘉言毫不在意地道,“但你不是說技術怎么樣無所謂嗎?”

    肖肅:“……”..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 排列3试机号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江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什么叫配资 分分彩大底700注计划 三期必出特一肖 东北期货配资 广东快乐10分乐彩时彩 3d棋牌游戏源码 十二生肖平特一肖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任六 有玩快乐8的吗 甘肃11选五开奖中3个号 江西十一选五测下期出号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遗漏 买股票场外配资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