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姐姐會種田 > 鬼老七

鬼老七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抵達縣城后, 剛到達門面房,果然就看到花店里或坐或站著七八個男人,目光鬼祟又陰沉,看起來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對于這群人的來歷, 姜沁渝也心里有底,不過這房子過戶的時候,本身就不是從彭萬里的手里轉出來的, 況且她也是真金白銀出了錢的, 至于彭萬里跟這些高利貸的糾紛,這跟她姜沁渝可沒什么關系。

    那邊萬思琪一直在店里守著,看到姜沁渝過來,頓時就疾走幾步迎了上來:

    “姜姐姐, 那個叫德哥的說要見你。”

    萬思琪眼神里滿是驚慌, 看起來很是擔憂害怕。

    但就算是這樣, 她也沒棄了這家店自己逃跑。

    這讓姜沁渝心下對這個姑娘愈發滿意, 忙伸出手來拍了拍她的手背寬慰道:

    “沒事兒,不用緊張。”

    說著姜沁渝就和傅明琛對視了一眼,兩人徑直往店里走去。

    那個叫德哥的也注意到了姜沁渝跟傅明琛倆人, 見他們進來,開門見山道:

    “你們兩口子是從彭萬里的手里租的這個門面房吧?叫什么名字, 你們知不知道這房子是有主的, 彭萬里早就把這房子給抵押到我們典當行了,這門面你們租了也是白租,趕緊地收拾東西走人吧。”

    姜沁渝淡淡笑道:“您這話可真有意思, 彭萬里是誰?這房子我是從房主劉先生手里買的,房產局都登記過戶了,白紙黑字真金白銀做的交易,你們莫名其妙地跑上來就說我這房子抵押了,不是搞笑嗎?”

    那個德哥當然知道彭萬里這房子是怎么一回事,也沒指望著靠嚇唬幾句就解決這個糾紛,但他還以為這房子是這對年輕小夫妻租的,沒想到那彭萬里直接把房子給賣了,頓時心下惱火:

    “小姑娘,是不是搞笑的,你遲早都會知道。”

    “我不管你這房子有沒有過戶,又是不是真金白銀買的,總之我只要這房子,至于你跟彭萬里或者是這個前房主是怎么談的,那我不管,你自己去找他們協商,但你想要在這門面房搞裝修做生意,那是門都沒有!”

    說著,那個叫德哥的就沖著身后的幾個手下眼神示意:

    “還等什么?把這些東西都砸了,礙事的全都給老子扔出去。”

    姜沁渝都要被這幫人的流氓行徑給氣笑了,這是什么鬼道理,這房子都到她名下了,這幫人居然還敢這么蠻橫霸道,這簡直就是明搶了!

    “你們這屬于非法擅闖民宅,我可以直接報警的!”

    姜沁渝瞪著眼睛警告地看向這幫人。

    那個叫德哥的抬起頭來,陰惻惻地笑道:

    “是嗎?那你就去告好了,什么都有個先來后到,這房子抵押給我們了,彭萬里拿著錢就跑,轉頭把房子又賣給你,這世上可沒這個道理,你報警管用那你就讓警察來斷這官司,老子還就在這兒等著了!”

    這些開高利貸行當的,還真就沒個怕事兒的,真要警察來了,說幾句好話認個錯,警察和稀泥一頓批評教訓就算完事兒了。

    但這幫人轉頭還得來鬧事兒,絕對能鬧得她這花店開不成才肯罷休。

    姜沁渝的臉色徹底黑了,這要不是有傅明琛在,她絕對不會跟這幫人多說二話,戴上大力手套,直接將這幫人一個個都團成團全部都給扔出去。

    傅明琛之前一直在旁邊站著沒說話,這會兒看到手機上老高那邊發過來的消息,輕嗤一聲,抬起頭來看向那個叫德哥的家伙:

    “警察不管用,那總有人是管用的吧?你們幾個都是鬼老七手底下的吧?”

    那幾個混混聞言表情一愣,倒是那個德哥,抬起頭來就惡狠狠地瞪著傅明琛:

    “小子,鬼叔的名字也是你能在背后隨便叫的?!”

    傅明琛呵呵一笑,知道這幾個混混是對他直呼他們老大是“鬼老七”這事兒很不滿,但他卻很不給面子地道:

    “我不但敢在背后叫,當著他的面我也這么稱呼呢!”

    “行了,我跟鬼老七認識那會兒,你們這幫人還不知道在哪兒混呢。我看鬼老七這些年可收斂了很多,怎么手底下的人倒是這么不長進,盡干這些雞鳴狗盜的事兒?”

    “奉勸你們一句,下回別來了,不然別怪我不留情面,直接把你們拎到鬼老七跟前去讓他發落!”

    “你們老大是什么脾氣,你們可比我清楚,真要送到他跟前去,你們會是什么下場,不用我說了吧?”

    那個德哥被傅明琛這番話給驚著了,其他混混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驚疑不定。

    這小子看起來這么年輕,別不是唬他們的吧?鬼叔真跟這人認識?可是他們跟著鬼叔這么多年了,從沒聽說過東川還有這號人物啊?

    幾個人表情詫異,都有些懷疑傅明琛話里的真實性,但到底是有所顧忌,也不敢再打砸店里的東西了。

    傅明琛原本是打算直接找人來料理下這個門面房的后續事宜的,但看到老高發來的消息后,不免覺得有些意外,擺擺手,也不欲跟這些人計較:

    “信不信隨你,鬼老七那兒,你們替我跟他打個招呼,就說多年不見,要是有空的話,傅老三去找他討杯酒喝!”

    見傅明琛叫鬼老七的外號叫得非常自然,又自報家門,看起來完全不像是說謊的樣子,這下那個德哥真有些慌了。

    他是調查過這回從彭萬里手中接手這個門面房的老板是個小姑娘,才敢這么囂張地帶著人直接上門鬧事兒的,可沒想到還會遇到傅明琛這樣的角色。

    做他們這一行的最會識人,這個德哥雖然還不確定傅明琛話里說的跟鬼老七是舊識這話到底是真是假,但光是看傅明琛這一身的氣度還有行頭,就知道這個叫傅三的男人絕對不是一般人。

    這樣的人,不管是不是真的認識鬼叔,但輕易還是不要招惹的好,不然真要是踢到了鐵板,那這事就不好收場了。

    識時務者為俊杰,那個德哥這會兒也不敢耍橫了,打算先回去搞明白這個傅三的身份再說,他有些干巴巴地開口道:

    “傅先生,這,今天這事兒真對不住,我們哥幾個有眼不識泰山,居然沖撞到您頭上來了……”

    傅明琛淡淡道:“明人不說暗話,咱們也別兜啥圈子了,你們是準備來找我家這門面房的麻煩的,但這門面房,你們還真就動不了!”

    “道歉的話就不用了,下回招子放亮點,別再來招惹我們,否則的話,就別怪我做事不留情面,行了,趕緊滾吧!”

    傅明琛這話說得可是半點都不客氣,但那個德哥不但不生氣,反而陪著笑臉點頭哈腰:

    “是是是,我們馬上就滾,您放心,再也沒有下回了!”

    說著,他轉頭就帶著那幾個混混往外跑,一眨眼就跑沒影了,竟是逃得比兔子還要快。

    姜沁渝就站在旁邊,見傅明琛這么三言兩語地就把這幫窮兇極惡的混混給嚇走了,頓時又是驚訝又是不解。

    “這些人真就這么走了?這也太好騙了吧?”

    傅明琛頓覺好笑:“你覺得是騙嗎?”

    這些高利貸催債的可不是傻子,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一套,他們玩得可比普通人溜多了,真要這么好打發,那這世上也就沒那么多被高利貸追債追得家破人亡的了。

    姜沁渝立刻就聽出了傅明琛這話里的潛臺詞,不由得詫異道:

    “你還真認識他們老大,那個叫鬼老七的?”

    傅明琛笑了笑:“就是早些年曾經有過一面之交,那會兒鬼老七還是個落魄可憐人,我救了他一命,之后這人回東川后就再沒聯系過。”

    姜沁渝撇了撇嘴:“搞高利貸的,恐怕沒幾個是好人吧?”

    傅明琛一眼就看出了姜沁渝的想法,這是覺得他救了人家一命,反而讓這種人為禍一方,禍害了更多的人?

    “貓有貓道鼠有鼠道,鬼老七這個人是邪氣了點,走的都是旁門左道,但為人仗義,也算是個很講道義和原則的人,至少就我調查的情況來看,這家伙雖然開著典當行,但還算正規,沒聽說還做灰色生意。”

    “所以我估計剛剛那個叫德哥的家伙,應該是借著鬼老七的名頭在外面撈錢,這事兒恐怕鬼老七自己都不知情。”

    姜沁渝下意識地就反駁道:

    “你都這么多年沒跟他聯系過了,你怎么知道他就不知情?也許是他默許的呢。”

    傅明琛聳聳肩:

    “那你就看吧,以那家伙的本事,估計很快就能聽得到風聲,不用我找他,他自己就會主動來找我了。”

    姜沁渝覺得傅明琛這么說有些邪乎,搞得好像這個叫鬼老七的家伙跟長了千里眼順風耳似的,但很快,傅明琛的話就得到了驗證。

    就在她將那些裝修師傅重新請回店里,把一些砸壞的東西做出清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門口就忽然開過來一輛越野車,從車里跳下來一個高頭大馬的中年男人。

    一看到那人,傅明琛的嘴角就勾了勾,沖著一旁姜沁渝挑眉道:

    “看吧,我說什么來著?人來了!”

    那人率先走了進來,看到傅明琛就忍不住沖著他喊道:

    “老三,你這到東川來怎么也不跟我聯系啊,咱們哥倆都好久沒見了,正好聚聚啊。”

    傅明琛沒接茬,只目光淡淡地瞥向鬼老七后面瑟縮著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德哥等人。

    鬼老七頓時就笑了:“事情我都了解了,這事兒是我手底下的人干的,保證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待。”

    傅明琛這才點點頭,朝著一旁的姜沁渝指了指:“這是我女朋友,店是她盤下來的,沒想到這房子還牽涉到了糾紛。”

    “現在這房子已經過戶,你的人跟原來房主的糾紛,這跟我女朋友無關,冤有頭債有主,你的人怎么找原房主人麻煩這我管不著,但別把我的人扯進去。”

    鬼老七趕緊表態:“哎喲,你這說的哪里話,這事兒本來就應該我這個當哥哥的來給弟妹排憂解難的,哪里還能把她給牽扯進去?”

    “今天這事兒算是哥哥我的不是,砸壞了弟妹多少東西,我一定讓他們照價賠償,往后弟妹有什么事兒,只管找老哥哥我吩咐,肯定都幫你辦得妥妥的。”..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