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1章 001(小修)

第1章 001(小修)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001

    “怎么回事?”

    “糟了,是威亞卡住了!”

    “怎么辦,演員還掛在威亞上呢,你們先盯緊機器,千萬別滑繩,我現在就去找人來修。”

    控制威亞的師傅將已經失靈的機器控制權交給了兩個劇組的雜務,自己則趕緊抽身出來給維修師傅打電話。

    這是一場跳樓戲,導演為了呈現出來的效果逼真,要求演員站上四樓天臺真跳。

    雖然有安全設備,但要真的從天臺上跳出來,仍需要鼓起不小的勇氣。

    好不容易這女演員做好了心理建設,也醞釀好了情緒,跳了下來,結果綁在身上保證生命安全的威亞卻卡住了。

    大家看著懸在十幾米高空之上搖搖晃晃的威亞,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要是摔下來不死也得高位截癱吧,這可怎么得了。

    “快打119!!!”

    “氣墊、氣墊呢?沒有就用被褥,別管那么多救人要緊。”

    導演焦急的指揮著大家趕緊將能用的東西鋪在演員底下,以防威亞失控,演員突然掉下來。

    今天的戲份全都是外景戲,需不上的物件全都被清理出片場了,這一時半會連床被褥都找不到,更別說面積足夠大的軟墊了。

    大家一邊想辦法求救,一邊捏緊小心臟祈求著這威亞繩千萬別失控。

    然而現實往往是害怕什么來什么。

    就在“咔嚓”一聲響之后,懸在半空中的女演員突然極速往下墜。

    眾人的驚叫聲還沒來得及發出來,就見女演員在即將接觸到地面的時候,突然使出了一個側空翻。

    讓原本應該頭部朝地的姿態,變成了臀背先觸地。

    盡管如此,現場所有人還是被嚇得怔住了神,大腦一片空白,反應了兩秒鐘才圍了上去,入眼便是滿地的鮮血。

    他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親眼看見了什么,導演更是嚇得腿軟直接跌在了地上。

    這場戲本來是要在棚里拍的,演員在綠幕布前跳一下就行了,其他的場景靠后期特效就行了。

    可女一號宋薇薇非得說這樣不夠逼真,是不尊重觀眾,應該嚴謹。

    宋薇薇是投資方塞進來的人,且和廣電局那邊有點關系,到時候劇能不能過審還得靠宋薇薇。

    所以導演對宋薇薇的要求根本不敢拒絕,再說宋薇薇要求也是為了呈現更好的劇情效果,合情合理。

    哪知道就出了這檔子事,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不知是誰喊道:“快打120叫救護車——”

    被嚇懵的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拿出手機急急忙忙的打急救電話。

    溫瑤從血泊中撐起身來,看著圍上來的這一大群人,發現他們裝束十分怪異,她立即謹慎了起來。

    通過觀察,溫瑤發現大家并無惡意,反而十分擔心自己的狀況。

    唯獨角落里的一名女子在發現她視線探過去的時候,十分躲閃不敢對視,感覺慌慌張張的。

    直覺告訴溫瑤這人肯定有問題,但她還沒來得及細想,突然感到一陣頭疼。

    隨即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等溫瑤再次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個四面都是純白色的房子里。

    她微微一動,發現自己受傷的左臂被白色的堅硬物給牢牢裹住了,根本動彈不得。

    溫瑤雖不清楚這是什么,但肯定是對傷勢有益處的,便放心下來,開始整理腦海中那些原本不屬于她的記憶。

    哦不對,更準備的說,是她本不屬于這具身體。

    原身與她同名,也叫溫瑤,出生在一個十分貧窮的家庭里,并且有一位孿生妹妹名叫溫柔。

    這位妹妹雖然名叫溫柔,卻是個狠角色,不僅從小爭強好勝欺壓姐姐,還在三年前搶了原本屬于姐姐的機會,成功踏進娛樂圈成了一位演員。

    “演員”也就是“戲子”,但在這個時代“演員”的地位被捧的很高。

    不似在大興朝,“戲子”屬于下九流的行當,是不被人正眼瞧的。

    演員這個行當,屬于臺上風光無限,但臺下卻需要吃苦受罪,付出努力。

    妹妹溫柔既想要名利又不想勞累辛苦,便用病重的父母要挾原身,讓原身成為她的替身。

    溫柔不愿意干的活兒全都由原身來干,若是原身不愿意,她便斷掉父母高昂的醫藥費。

    這次也是溫柔不愿意拍吊威亞的戲,便讓原身代替她前去劇組拍戲,結果不幸喪命。

    了解到這兒,溫瑤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她的魂魄穿越到了原身身上,這就相當于借尸還魂,那是不是代表她也已經命喪黃泉?

    她帶領大興將士在邊塞苦耗三年,終于擊敗敵寇,班師回朝。

    她替陛下解決了心腹大患,再加上這些年她戰功顯赫,于是陛下冊封她為一品大將軍,手握兵符掌管三軍。

    溫瑤仔細想了想,她最后的記憶停在了慶功宴上。

    慶功宴是陛下為她舉辦的,在皇宮之內,有士兵里三層外三層的保護著,而且以自己的身手一般人想要靠近都難,怎么可能無端喪命。

    溫瑤疑惑的擰緊眉頭,但很快她便明白了。

    在大興朝除了那位九五之尊外,誰敢動她分毫?無非是覺得她功高震主,已形成威脅罷了。

    溫瑤心寒至極,攥緊手自嘲的笑了一聲,隨即無奈的松開。

    就在這時,房間門被推開,兩人快步來到她的面前。

    溫瑤沒著急說話,先將面前的人與記憶一一對應。

    是導演張云和副導演羅兵。

    張云見溫瑤坐在病床上,精神狀態非常不錯,除了左臂骨折之外并沒有其他傷況。

    張云雖然覺得不可思議,從十多米的高空下來,怎么著也不可能只是小小的骨折而已,再何況當時鮮血四濺。

    可事后他們發現那些血是他們提前準備好的血漿道具,都是虛驚一場。

    張云放下一顆懸著的心,關心道:“溫老師,你現在感覺怎么樣?身體有沒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今天發生的事都怪我,竟然沒有提前讓人檢查好威亞,出現這么大的疏忽……”

    張云的道歉十分誠懇,而溫瑤的腦海中卻浮現出了暈倒前所看到的那名女子的面容。

    溫瑤帶兵打仗十余年,閱人無數。

    她相信自己沒有看錯,那名女子絕對有問題。

    不過在沒有證據之前,還不能打草驚蛇。

    “張導,此事錯不在您,您就不必自責了,我這點小傷勢不妨事的,修養幾日便好。”溫瑤回答。

    張云見溫瑤如此善解人意,內心也感動到不行,天知道他之前有多害怕出事,只要出事他這個小導演鐵定完蛋。

    “溫老師,那這幾天你就安心養傷,劇組的事完全不用擔心,威亞那場戲我安排替身演員幫你拍,你不用再親自上場了。”

    再來一次,別說溫瑤,就連他都要有陰影了。

    溫瑤聞言頷首:“那多謝張導了。”

    張云又關心了一番溫瑤的傷勢,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之后,道:“我已經通知你的經紀人袁敏了,她說她馬上就到。”

    張云話音剛落,病房門再次被推開。一位中年女人急急忙忙的走進來徑直的奔向了溫瑤,嘴里十分擔憂的問道:“柔柔,你怎么樣了?”

    不待溫瑤回答,中年女人就起身,質問張云是怎么擔任導演的,竟然發生這種事。

    張云態度誠懇的道著歉,袁敏倒也沒有理不饒人,兩人交談了一會兒,袁敏便笑著將二人送走了。

    待二人走后,袁敏的臉色瞬間轉變,一臉不喜的瞥了眼床上的溫瑤,緊接著撥了個電話出去。

    電話掛斷后沒兩分鐘,一名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女子進入病房,隨即房門被反鎖。

    溫瑤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這位身形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女子。

    女子摘下口罩,露出一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

    這就是溫柔,原身的孿生妹妹。

    妹妹溫柔見到躺在病床上的姐姐溫瑤,眉頭緊鎖,滿臉的不悅。

    她嫌棄的睨了一眼溫瑤,開口咄咄逼人的質問道:“溫瑤,你說說,要你特么有什么用?一條那么簡單地跳樓戲都拍不好,居然惹出這么大的麻煩?”

    “從十幾米的高空摔下來,怎么沒把你摔死?”

    “就只是胳膊受了點傷?我看你是故意的吧,就是不想干活了故意把自己搞受傷才好偷懶對不對?”

    “我跟你說溫瑤,你心里那點小九九我清楚的很,你最好別起這些歪心思,不然有你好看的。”

    ……

    姐姐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差點喪命,妹妹擔心的竟不是姐姐的安危,而是指責與謾罵。

    可妹妹有沒有想過,要不是姐姐代替了她,那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就是她了!

    這分明是姐姐替她擋了災,她卻不知感恩。

    溫瑤抬頭看向溫柔。

    明明是一模一樣的臉,卻是天差地別的兩個人。

    要想指望溫柔懂得感恩,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溫瑤在了解過原身的情況之后,本就為原身抱不平。

    此刻再看到妹妹這副嘴臉,覺得這樣的妹妹不要也罷,更不可能容忍自己被這樣的人當木倉使。

    溫柔罵了好一陣還是覺得不夠解氣,現在溫瑤受傷,那就等同于她受傷,這幾日原本安排的工作也都不能再進行了。

    原本定好的通告安排,往后推一天就得賠一天的違約金。

    想到這一點,溫柔就氣不打一處來。

    她道:“溫瑤,你最好搞清楚,你能給我做替身是你上輩子積德,你別不知足!”

    溫柔話音還沒落下,就聽到溫瑤發出一串笑聲。

    笑聲中滿滿地嘲諷,溫柔覺得那笑聲如同一記耳光似得,扇在自己臉上。

    她頓時氣急敗壞的想要再次指責溫瑤,卻聽見溫瑤擲地有聲道:

    “既然這樣,那這個替身我不當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