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14章 014

第14章 014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014

    韓慕堯看著眼前被沈逸軒摟著的溫柔,眉頭緊蹙。

    他放下酒杯立即掏出了手機,給文安導演打了個電話。

    劇組里,正忙得腳不沾地的文安,接通電話后,語氣有些急切的問道:“慕堯,什么事啊?我這兒正忙著呢。”

    “文導,還沒收工嗎?”

    “這才幾點鐘就收工,這幾天都在拍夜間戲,不到凌晨三四點結束不了。”

    “溫柔呢?也這么晚?”

    “慕堯你這問的是什么話,溫柔是女一,她不在還怎么拍。”

    “那文導,現在溫柔在干什么?”

    “你這小子這么關心溫柔做什么?不會是看上了人家小姑娘吧,我可跟你說人家還是未成人,可不行。”

    文安和韓慕堯關系非常好,所以說話也很隨意,不用顧忌什么。

    房間里播放著音樂,一群人又在喝酒玩游戲,十分吵鬧,而韓慕堯又坐在角落的位置,因此不用擔心打電話的聲音被人聽見。

    他說這話,抬頭看著眼前正與沈逸軒親昵的女人,跳過文安的問題,道:“文導,你能不能拍個此刻溫柔的小視頻給我,幾秒就行。”

    “韓慕堯你到底要做什么?”

    “文導,我之后再跟你解釋,你趕緊拍了發給我,這件事很重要!關系到電影。”

    韓慕堯的性格文安很了解,不會隨便拿事情開玩笑。

    他說重要,那肯定十分重要。

    文安掛斷電話后,立即用微信拍了個小視頻發過去。

    手機振動了兩下,韓慕堯看到新微信消息提醒,他趕緊點開。

    文安傳過來的小視頻中,“溫柔”正坐在臺階上,拿著筆在劇本上勾勾畫畫,嘴唇一張一合在默念著什么,狀態十分認真。

    看完視頻,下面還有文導發來的信息。

    【文導:溫柔正在背下一場戲的臺詞,有什么問題嗎?】

    韓慕堯看著文安的詢問,點開錄制視頻功能,抬起頭見大家并沒有注意到他這個方向,便朝著溫柔和沈逸軒,快速錄了個小視頻。

    視頻錄好,韓慕堯猶豫了一下選擇了保存到相冊,沒有發送給文安。

    韓慕堯剛把手機收好,沈逸軒領著溫柔來到了他的面前。

    沈逸軒道:“柔柔,這位你知道是誰嗎?”

    溫柔看著眼前容貌氣質均十分出眾的男人,搖了搖頭。

    “韓慕堯韓總,他可是影視圈的投資大佬,文安導演的好多戲都是他投資的,對了你現在拍的那個戲叫什么來著?好像也是他投的。”沈逸軒端著酒杯,看起來有些醉了,他沖著韓慕堯問道:“慕堯,是你嗎?”

    韓慕堯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嗯”了一聲。

    沈逸軒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紈绔子弟,吃喝嫖.賭養養玩的嗨,韓慕堯其實一起瞧不上他,今天這個局他本來也不想來。

    可偏偏沈逸軒最近開始學乖,進了家族企業,還掌管了一個大項目。

    而韓慕堯盯了這個大項目好久,一直想談下來,所以今天沈逸軒約他,他不得不給個面子。

    不過現在他面子已經給了,再待下去也沒什么意思,他起身道:“逸軒,剛剛助理打來電話說,有個合同出了點問題,我現在必須回公司一趟查看情況,你和大家慢慢玩。”

    言語間,韓慕堯將視線落在了溫柔身上。

    一直被沈逸軒摟著的溫柔,看著韓慕堯深邃的目光中透出來的神色,眼皮沒由來的跳了一下,內心莫名開始煩躁起來。

    沈逸軒此刻心情非常好,對于韓慕堯的提前抽身,他并未介意,道:“行,咱們改日再約,可說好了下回不能提前走人啊!”

    韓慕堯揚起嘴角,“沒問題,下次我請。”

    說完,韓慕堯便拿著外套離開了包廂,等出了會所,他立即拿出了手機給助理打了個電話。

    “小周,幫我調查一下溫柔,她從出生到現在所有信息我都要。”

    “好的,韓總。”

    ——-

    還待在劇組認真拍戲的溫瑤對外面的一切毫不知情,她專心琢磨著手中的劇本,感到有些頭大。

    女主角的動作戲或者對手戲,溫瑤都能夠很好地詮釋,可唯獨這感情戲讓她十分棘手。

    這部電影中女主角并未結婚生子,獨自一人活到了九十歲,一生都在為國家效力。

    但沒有結婚不代表沒有喜歡的人。

    女主角在一次追擊敵軍的時候,落入了敵方陷阱,她拼死掙脫出來卻身受重傷,倒在了荒郊野地里。

    她本以為自己會死在這兒了,可沒想到卻被一名男子救到了家中。

    在養傷期間,兩人暗生情愫,可沒想到男子卻是敵國的三皇子,身份讓他們無法相知相愛。

    女主角在國家與兒女私情之間抉擇,最終選擇了效忠國家。

    后來兩人在戰場上刀劍相遇,大戰一場后,男主角敗在了女主角劍下,但女主角卻不忍心殺害他,決定放他一馬。

    可男主卻不想讓女主角背叛自己的國家,主動撞上了女主手中的長劍。

    女主看到心愛的人死在自己眼前,情緒崩潰的摟著尸體哭了整整一夜。

    可溫瑤從未喜歡過男子,并且她打心眼里覺得在國家百姓的安危面前,兒女私情根本不值一提,所以她無法感同身受女主放棄心愛之人的痛苦。

    這讓溫瑤一直不知道該如何呈現當時的情緒。

    她醞釀了好久,表現出來的效果還是十分生硬。

    她無奈的抓了抓頭發,求助身邊的魏靈,“靈兒,如果是你的話,這段戲你會怎么演呀?”

    魏靈雖然演過不少戲,但她之前都是作為替身上場,嚴格說來《將門》是她第一部露臉的戲。

    以前做替身不用露臉,她哪研究過什么情緒呀,反正又拍不到。

    而今也幫不了溫瑤,她替溫瑤捏了捏肩膀,道:“找不到感覺就先休息一會兒吧,你這樣容易掉進死胡同,更加找不到感覺了。反正這場戲要明天才拍。”

    溫瑤想想也是,她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身子,在片場環視了一圈問道:“文導呢?”

    “剛剛還在呢,這會兒不知道干嘛去了。”魏靈一邊回答一邊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喪氣道:“已經凌晨兩點了,不知道四點的時候能不能收工,我已經喝了三杯咖啡了,還困得要死。”

    說著魏靈就打了個哈欠,眼淚都打出來了。

    溫瑤見狀打趣道:“手給我掐一下保準比咖啡有效果。”

    魏靈聞言趕緊將手臂藏在身后,道:“你當我傻呀,就你那手勁兒掐一下得掉塊肉,我才不干。”

    溫瑤見魏靈幼稚的小動作,簡直可愛極了,她伸手輕輕地捏了捏魏靈的臉蛋,“捏臉還不是一樣。”

    被捏了臉的魏靈頓時戲精的捧著臉頰,浮夸的哭喊了起來。

    “嗚嗚嗚嗚,好痛!!!痛死我了,你太歹毒了,我要跟文導告狀!”

    溫瑤見狀魏靈浮夸的行為,頓時笑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一個和藹的聲音冒了出來。

    文導一本正經的問道:“小魏,你這是怎么了?告狀告什么狀?”

    “她欺負我!”

    “我沒有!”

    “她掐了我臉,文導你看我現在是不是臉腫的都沒法拍戲了?”

    文導聞言當真仔細看了看魏靈的臉,看了半天冒出來一句:“小魏你這臉上粉太厚了,都能按出指紋印了。”

    溫瑤及周圍的人聞言,瞬間大笑了起來。

    只有魏靈一人傻眼的問道:“真的?”說著就朝化妝間走,結果被文導拉了回來。

    “沒有,我開玩笑的。”

    “啊啊啊,文導你怎么能這樣?與溫柔同流合污!”

    魏靈性格特別有趣好玩,平日里劇組里的人都喜歡逗她,她也開得起玩笑,經常惹得大家捧腹大家,漸漸地成了劇組氛圍放松劑一般的存在。

    笑過之后,溫瑤適可而止,從包里掏出兩顆糖果遞給魏靈。

    魏靈看見糖果后,哼了一聲,“真當我是小孩子呀,兩顆糖就能哄好。”

    結果話音還沒落下,魏靈就把糖塞進了嘴里,“真好吃,還有嗎?”

    “道具組的小吳給我的,就兩顆。”

    “我去問問啥牌子有鏈接沒。”

    說著魏靈便嘴饞的去找小吳要鏈接了,留下溫瑤與文安。

    文安拍戲的時候嚴肅的可怕,可私底下對年輕一輩的演員們,和藹的就像個老父親似得,所以魏靈才敢在文安面前開玩笑。

    魏靈走后,溫瑤想起自己一直找不到感覺的戲份,立即拿起劇本向文安請教。

    文安看著溫瑤,說實話他合作過的演員不少,勤學好問十分刻苦的也有不少。

    但演員分兩種,一種是老天爺賞飯吃,指表演天賦;另一種是祖師爺賞飯吃的,也就是說靠后天刻苦努力的。

    而溫瑤則是兩者的結合,既有天賦又刻苦努力。

    這樣的人在這個行業中簡直是萬里挑一,十分難得。

    所以文安非常欣賞和喜歡溫瑤,并且有再次合作的想法。

    可想到晚上韓慕堯那通電話,文安就十分納悶。

    電話里韓慕堯的語氣聽著可不像是什么好事,但眼前如此優秀的女孩身上還能有什么事情竟然會大到直接影響到電影?

    要知道在圈子里,即便是演員約.炮,被包.養這種消息被爆出來,也不至于影響大到直接威脅到電影。

    再說電影的上映時間還沒定呢,最快也得半年之后。

    更何況眼前的女孩怎么看都像是個三觀端正,渾身充滿正能量,且努力上進的好孩子。

    文安想不出韓慕堯到底是指什么,只能暫時不去想,回頭讓韓慕堯好好給他一個解釋。

    溫瑤自己想破了腦袋都沒有找到拍攝這段感情戲的感覺,可經過文安導演一講解一指點,她頓時就摸到了門路了。

    她之前一直在糾結男女之情,而文安導演卻一語道破,說基本雖然是男女之情,但演員醞釀情緒的時候卻可以換成親情、友情等。

    因為鏡頭捕捉到的只是演員呈現出來的外在神態,觀眾看見的也是表面的東西。

    所以演員不一定要體會到戲中的男女感情,

    就像演員的哭戲,在劇情可能是讓她為了男主角哭,而她在醞釀情緒的時候想的都是自己的傷心事。

    只要呈現在鏡頭里的效果是符合劇情的就行,其他的不用管。

    文安導演這么一講,溫瑤立即豁然開朗,她想到自己曾經被一個跟了自己十年的親信背叛,在手刃對方的時候她內心也十分煎熬,也曾想過要饒對方一命。

    這件事雖然和男女感情不能比,但好歹讓溫瑤摸到了一點門路。

    她朝文導道謝之后,在心中順了一下思路,便開始接下來的拍攝了。

    原計劃凌晨四點收工,可因為中間道具出了一點小問題,耽誤了不少時間,等到他們真正拍完的時候,天已經開始亮了,遠處能看到一點點太陽的邊緣。

    帝都的天氣場面霧霾,呈灰白色,根本看不見云彩,而今天難得居然看到了日出。

    魏靈拿著手機記錄這一刻,溫瑤見狀也將拍了一張。

    “真好看,發微博嗎?”

    溫瑤搖了搖頭,“不了。”

    “哎,我還說咱倆一起呢,那我自個兒發。”魏靈說著打開了微博。

    溫瑤在一旁看著,想了想也打開了微博,將照片傳了上去。

    眼尖的魏靈瞧見后,激動道:“你不是說不發嗎?是不是不愿意和我互動才說不發的?!”

    魏靈又看了一眼,覺察除了不對勁。

    “咦,你這是小號嗎?”

    溫瑤聞言順勢點了下頭,魏靈道:“那我關注你,放心我沒人氣,不會被發現的。”

    溫瑤想到了什么,立即答應,“好,我們互關。”

    溫瑤回到酒店洗漱好已經是早上七點鐘了,連續拍攝了十幾個小時,就算是鐵打的人也已經疲憊不堪了。

    她趕緊上床進入了夢想。

    可還沒有睡一會兒,就被電話鈴聲給擾醒了。

    她揉著很不舒服的太陽穴,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袁敏后,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電話接通。

    “喂,有事嗎?”溫瑤語氣冷淡。

    “瑤瑤,你還沒起來呢?”

    “昨天拍夜戲,剛睡。”

    “原來是這樣,那真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

    “有什么事直說吧。”

    袁敏語氣十分客氣,溫瑤料定肯定有事需要她做。

    果不然袁敏便直接開口,“瑤瑤,情況是這樣的,《娛樂大本營》最近要搞一個直播節目,想要邀請你去參加。”

    “袁姐,文導的規矩你也清楚,拍攝期間不允許演員離開劇組的。”

    “是,我知道,可《娛樂大本營》作為老牌綜藝節目,有多紅你應該知道,這可是提升人氣的好機會,公司這邊給我施加了壓力,說一定要讓你上。”

    “那你讓溫柔去,她最擅長應付綜藝節目了。”

    “瑤瑤節目是直播的,沒辦法。你放心不會耽誤太久的,就兩天,每天晚上8到9點兩個小時而已。”

    溫瑤聽到“直播”二字之后,腦海中靈光一閃。

    雖然現在粉絲們已經發現了溫柔有些不一樣了,但只是通過視頻看到的而已。

    而直播可以讓粉絲更直觀的看到本人的表現。

    以前溫柔在這種綜藝節目中可是表現的嬌滴滴的,如果這次反差太大的話,觀眾肯定會起疑心。

    想到這一點,她回答道:“我可以去,但要看文導同不同意。”

    袁敏見溫瑤松口,面露喜色,道:“瑤瑤你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孩子,柔柔能有你這樣的姐姐真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電話這頭,溫瑤聞聲冷笑一聲。

    原主倒了八輩子血霉,才攤上這么個妹妹。

    文安的確不允許演員在進組后接其他通告,但這個規定并不是死的,如果演員平時表現好,在不耽誤太多時間的情況下是可以的。

    所以溫瑤跟文安一說,文安便同意了。

    時間一轉,很快便到了《娛樂大本營》的直播當日。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