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19章 019(修)

第19章 019(修)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溫柔一事可謂是近幾年來娛樂圈里最勁爆的新聞,

    先是會武功人設崩塌引起全網群嘲,后替身的事情爆料出來后更是刷新廣大群眾的三觀。

    就算是關系再不好,那也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親姐姐,骨子里流著一樣的血,怎么能狠的下心一直利用。

    大家回想起溫柔以前一直在大眾面前的形象, 明明心如蛇蝎, 卻裝的跟個小白兔一樣柔弱單純,真的是惡心。

    感覺自己受到蒙騙的網友們立即在網上聲討溫柔,一定要溫柔站出來向姐姐溫瑤和曾經喜愛過她的粉絲和觀眾道歉。

    很快, 網上便掀起了軒然大波,除了微博上的每一個平臺的新聞都在報道這件事,就連不網上沖浪的老人家都對這件事有所耳聞, 然后憤怒的罵著溫柔白眼狼。

    網友罵歸罵, 溫柔的經紀公司和溫柔本人一直沒有站出來回應這件事,仿佛失蹤了一般。

    網友們一想到他們在這里義憤填膺,而溫柔這個罪魁禍首拿著姐姐溫瑤賺的錢指不定在哪兒逍遙呢,就氣憤不已。

    正在大家正在氣頭上卻找不到釋放的地方的時候,溫柔微博更新了!

    沖在前線的網友們本想將溫柔怒懟一遍,替溫瑤打抱不平的同期,再平復一下自己的內心。

    可在看見溫柔發的那條微博內容的時候,不少人愣住了。

    溫柔這條微博透露了兩個信息。

    一,承認的確利用姐姐溫瑤做了替身。

    二, 姐姐溫瑤是自愿的。

    溫柔溫瑤兩姐妹的情況被曝光之后, 大家雖然氣憤溫柔用替身欺騙廣大觀眾, 但他們更為溫瑤抱不平。

    溫柔為了名利用病重的父母要挾姐姐,簡直是喪盡天良,道德敗壞,活脫脫的一白眼狼。

    可若真如溫柔所說,姐姐溫瑤是自愿的呢?

    網友們回想起溫瑤的武功,以一敵四,劍法剛勁有力,而妹妹除了心里深重之外,的的確確手無縛雞之力。

    溫瑤若是不愿意,反抗起來不是輕而易舉,真能受到柔柔弱弱的妹妹威脅?

    如今的微博風氣非常不好,很多鍵盤俠吃瓜群眾都是墻頭草,因此在看到溫柔這條微博之后不禁猶豫起來。

    溫柔在形象沒有崩塌之前的形象經營的非常好,特別惹人喜愛,所以即便這次事發,仍有不少腦殘依舊選擇相信她。

    腦殘粉們看到大家覺得溫柔說的有道理,原本支持溫瑤的心開始松動的時候,他們趕緊站出來幫溫柔說話。

    “溫柔真的是好慘一女的,明明溫瑤是自愿成為替身的,卻被營銷號說成是逼迫。”

    “大家沒發現營銷號們在聯動抹黑溫柔嗎?大扒車先領頭其余的營銷號一人拋一個錘,一晚上的時間就把溫柔砸的死死的。這情況明顯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啊。”

    “溫瑤真的是玩的一手好計謀,只要溫柔被大眾厭棄了,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替代她了。”

    “溫柔四年前出道,溫瑤兩年前才成為替身,估摸著溫瑤從那時候便計劃著今天這一幕了,溫柔真的是傻白甜,被人算計的好慘。”

    ……

    溫柔的腦殘粉們開始倒打一耙,替溫柔賣慘,而網絡上的吃瓜群眾們紛紛覺得溫柔說的有道理,但又不敢輕易站隊,怕事情再次反轉。

    一時間網絡上聲討溫柔的聲音少了不少。

    午休時間,在辦公室內翻看著網頁的韓慕堯看見這一幕后,擰緊了眉頭。

    原本在得知真相的時候,韓慕堯便打算替溫瑤曝光這件事,讓溫瑤不再受妹妹要挾可以做回自己。

    可卻有人先他一步曝光了這件事,后來一查發現是溫瑤自己。

    想來溫瑤早有計劃,韓慕堯便沒有插手,只是每天留意著事件的走向,如有需要再出手。

    前兩天他得到內部消息,輝煌傳媒已經放棄溫柔,將其雪藏了,不僅如此,因溫柔個人原因導致代言的品牌利益也跟著受損,所以她還需要賠付高昂的違約金。

    這些違約金足夠讓溫柔后半輩子都過得十分艱難了。

    韓慕堯本以為事情到此便畫上了句號,接下來只需要費點心思將溫瑤推向大眾即可。

    結果溫柔到了這個境地都還不死心,偏要做垂死的掙扎。

    韓慕堯作為圈內最大的一家娛樂公司的幕后老板以及電影投資人,他在圈內的人際非常廣泛,大大小小的導演認識不少。

    當年溫瑤首次出境的那部電視劇《歡喜冤家》的導演李銳,他正好有過合作。

    于是韓慕堯立即讓助理聯系了李銳。

    李銳身為導演換一個劇組就得換一批人,一個小小的群演他本該記不住的。

    但溫瑤卻讓他記憶十分深刻。

    因為溫瑤實在是太漂亮了,漂亮的在娛樂圈都很難找出第二位能與其媲美的,特別是在當時的那家小餐館那種環境的襯托下,他只看了一眼便被驚艷住了。

    溫瑤不僅長得漂亮,還非常有表演天賦。

    當時的溫瑤還不到15歲,臨時被拉出來當群演卻絲毫不畏懼鏡頭,一場三句臺詞,兩分鐘的戲在沒有任何排練的情況下,一遍就過了。

    他當時便覺得這是個好苗子,特意問了對方的名字,然后將其推薦給了作為經紀人的同學袁敏。

    他清楚的記得,那個女孩親口告訴他,她叫溫瑤。

    后來出道的時候名字卻變成了溫柔,他還以為是為了樹立溫婉的形象而特意改的。

    直到前幾天他看了新聞才知道,原來溫瑤和溫柔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當初他中意的溫瑤一直沒有出道。

    知道真相的李銳也震驚了好久,他真的都沒想到會鬧出這樣的事情來,而他的大學同學袁敏上學那會看起來那么靠譜,如今卻和溫柔一起做出這種荒唐事來。

    有天賦的演員十分難得,導演都惜才,偏愛這類演員。

    因此在韓慕堯聯系他的時候,李銳沒有任何推遲就發了微博聲明出來。

    李銳V:大家都知道溫柔在熒幕上首次亮相,是在四年前我導演的那部《歡喜冤家》,也是我將她推薦給了輝煌傳媒的經紀人袁敏,但我清楚的記得當初出演《歡喜冤家》的小演員告訴我她叫溫瑤,而我向袁敏推薦的人也是溫瑤。

    后來怎么變成了溫柔我完全不知情,還曾以為溫柔這個名字是演員為出道改的藝名。這幾天得知真相的我悔不當初,若我當年更仔細一點,多確認一下演員的情況,便能發現這出調包計了,溫瑤也不至于被埋沒這么長時間。

    好在是金子總會發光的,而某些搶人機會的強盜終于迎來了報應。

    韓慕堯一直關注著李銳的微博,等李銳的聲明一出來,他就馬上安排公關團隊將這條微博的熱度擴散出來。

    網友看到溫柔事件又有新爆料,再次震驚了。

    剛剛他們還在因為溫柔的微博而舉棋不定,懷疑整件事到底是不是溫瑤在炒作。

    結果事情再次反轉,溫柔連出道的機會都是搶的溫瑤的。

    這樣的話,就算溫柔落得現在的下場是溫瑤策劃的又怎么樣?

    溫柔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本來就應該屬于溫瑤,她只是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而已,有什么不對?

    于是輿論再次朝向了溫柔。

    溫柔看著本來有所好轉的局勢突然惡化,她再也想不出其他辦法

    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

    溫柔整個人崩潰至極,她緊緊的攥著手機,祈禱著奇跡出現。

    而就在這時,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她拿起手機一看仿佛看見了救命稻草一般趕緊接通。

    結果對方說的話卻讓她徹底絕望了。

    “溫柔,限你一個月內把違約金結清,要不然咱們法庭見!”

    ------

    《將門》的官博刪掉了所有帶有溫柔名字的微博和海報,全部重新編輯制作換成了溫瑤。

    而文安則專門為溫瑤寫了一篇長微博,告訴大家這段時間內溫瑤在劇組的表現,并表示《將門》的女一號只能是她,絕不可能更改。

    文安作為電影界的權威人物,他一表態,其他人也跟著發聲力挺和鼓勵溫瑤,而譴責溫柔。

    之前因為劍法視頻而關注溫柔微博的粉絲們早已經取關,紛紛求官博和文安指路女神的微博。

    作為唯一一個知道溫瑤微博的魏靈立即發了一條微博,為大眾指明方向。

    當溫瑤再次登陸微博的時候,比當初的溫柔還要震驚!

    上次登陸的時候粉絲量還是個位數她,如今已經有了九百多萬粉絲量了,而她僅有的幾條動態點評贊均已經破百萬。

    從未和粉絲互動過的溫瑤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面對大家熱情的評論,她一條條的回復著,旁邊的魏靈看見后拍了她一巴掌,道:“我的小姐姐呀,你這好幾十萬的評論量,挨個回復得到何年何日去啊?”

    “可是不回復不太禮貌吧?”

    “小瑤瑤,你是不是沒上過網?”

    “嗯。”

    溫瑤老老實實的點頭,在穿越來這個時間前她確實沒有接觸過,而微博也是進這個劇組才使用的,她除了偶爾會翻看熱搜和評論之外,其他功能確實不太熟悉。

    此刻的溫瑤像極了一個乖寶寶,魏靈沒忍住噗呲一笑,學著平時溫瑤捏她臉蛋的模樣捏了捏溫瑤。

    “你發一條微博統一感謝大家關注自己,然后再表示自己以后會努力演戲,拿出更好的作品出來回饋大家的喜愛。”

    溫瑤聞言恍然,趕緊照著魏靈說的發了條新微博。

    微博剛發完,文安的助理便過來了。

    “溫老師,文導叫您過去一趟。”

    溫瑤聞言來到了文導所在的辦公室,她輕叩房門,在得到許可后才進去。

    辦公室內除了文導之外還站著一位中年女人,女人體型微胖面色和善,但眼神中卻透著精明。

    溫瑤稍做打量后將視線轉向了文安:“文導,您找我。”

    文安點點頭,道:“小溫,現在你已經不再是任何人的替身了,有沒有想過要簽約經紀公司。”

    經紀公司一事溫瑤還真沒想過,主要是沒在她的概念內,

    但身為演員似乎有經紀人和團隊似乎會方便很多,就像溫柔一樣,很多事情都是由經紀人和公司去安排和處理。

    于是溫瑤回答道:“如果有好的選擇,我自然是愿意的。”

    文安和在場的中年女人聞言一喜。

    文安道:“那我給你推薦一位,這位是瑞韓娛樂的王牌經紀人李晴。”

    說著李晴便站了起來將自己的名片遞給了溫瑤,隨后又介紹了一下公司和她自身的情況,態度十分親切熱情,和袁敏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介紹的差不多之后,文安關心道:“小溫,你覺得怎么樣?要是不合適直說就是,沒關系的。”

    瑞韓娛樂乃圈子里最大的一家娛樂公司,旗下藝人眾多且大部分都位居一二線,從這一點便可看出公司捧紅藝人的能力。

    李晴作用王牌經紀人曾將一位男藝人從小新人捧成了頂級流量,后又令其從流量成功轉型實力派演員,可以說是經驗非常豐富了。

    至于公司給她開出的條件,溫瑤沒有對比過,也不清楚情況,但想到是文安導演所推薦的,定錯不了。

    溫瑤回答道:“這些我都覺得不錯,但我有一個要求。”

    “什么要求。”

    “我所接的工作必須經過我的同意。”

    李晴還以為是什么事,原來只是這一點,她笑道:“當然。瑞韓公司條例第一條就是尊重藝人的選擇權。”

    溫瑤聞言:“那就好,晴姐希望未來的幾年我們能合作愉快。”

    ------

    轉眼,《將門》電影就進入了尾聲,而溫瑤在經紀人李晴的安排下,開始計劃接下來的工作。

    “瑤瑤,目前我這邊篩選出來一個野外探險類真人秀節目和一個熱門ip改編的武俠劇本,我拿給你看一下,你看看有沒有興趣。”

    溫瑤接過李晴遞過來的劇本,她先翻開了武俠劇本,才看了三分之一便看不下去了。

    這位作者筆下的武俠世界太過浮夸,完全不貼合實際。這劇本拿給別人演可能沒什么問題,但對于她這個生活在那個時代的人講,有些難以接受。

    她放下武俠劇本,拿起了真人秀節目的內容介紹,很快她便被吸引住了。

    將嘉賓投放至危險重重的荒島上一個月的時間,完全不提供生活所需,全靠嘉賓自給自足。

    而節目會采用直播的形式讓觀眾觀看,所以嘉賓的表現會毫無保留的展現在觀眾面前。

    行軍打仗的時候,再艱難再刻苦的環境溫瑤都經歷過,所以她不僅不畏懼這種環境,甚至覺得在這種條件下才是更真實的自己。

    她抬起頭來,對著李晴說道:“晴姐,我決定參加《荒島求生》。”

    李晴一聽這話,面色有了些許變化,她道:“你知不知道有的嘉賓上了這檔節目后圈粉無數,有的嘉賓上了這檔節目后名氣一落千丈,而有的嘉賓……”

    李晴頓住了。

    溫瑤問:“有的怎么了?”

    “徹底消失。”

    聽到這四個字,溫瑤頗有些意外,畢竟這是一檔真人秀節目,是娛樂性質的。

    李晴繼續道:“徹底消失的那些嘉賓,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是死是活,至今節目官方都沒有給出一個正面解釋。”

    “那觀眾和他的家人不會追究這人的下落嗎?”

    “荒島求生危險重重,你所要面對的不僅是填飽肚子這種低級要求,還要謹防自己變成野獸們的食物,同時你的同伴也可能會是你的敵人,在荒島上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所以每位嘉賓在前往荒島之前都會簽一份生死狀,有了這份生死狀節目組就能免責。”

    生死狀這東西溫瑤是知道的,跳傘、蹦極一類的極限運動都會簽署。

    不過溫瑤總覺得這樣的節目并不符合華國當前對影視方面的管控局勢。

    直覺告訴她有些不對勁,不過這念頭一閃而過,她沒有深想。

    經歷過九死一生的溫瑤從來不畏懼生死,她只想遵從自己的內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語氣堅定的回答道:“我愿意。”

    李晴早就料到了會是這樣的結果,本來她不想把這檔節目的邀約告訴溫瑤的,可公司資源部那邊卻給她施壓。

    現在只能看溫瑤的造化了。

    而與此同時的另一邊,溫柔已經變賣了自己所有資產還是沒能還清欠下的違約金。

    身無分文的她看著那八位數的欠款,整個絕望到了谷底。

    她抬頭看了眼眼前的高樓,慢慢的走進了這棟樓的電梯,按亮了最高樓層的按鍵。

    電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樓頂,溫柔走出來拖著沉重的腳步走上了天臺邊緣。

    她深吸了一口氣正準備了結自己的生命時,電話鈴聲的響起嚇了她一大跳,腳步一滑差一點就要掉下去了。

    溫柔慌忙的退下來,接通電話。

    “請問是溫柔嗎?”

    “是我。”

    “溫柔你好,我這邊是《荒島求生》節目組的,想邀請你參加這一季的荒島求生。”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