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20章 020新增1200字

第20章 020新增1200字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020

    已經走到絕路準備輕生的溫柔, 被剛剛的電話鈴聲嚇了一大跳, 輕生的勇氣也被這一嚇, 給嚇沒了。

    她往危險的邊緣退了好幾步, 確保安全后, 才認真聽清楚電話那頭的人在說什么。

    溫柔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你說什么?你是《荒島求生》節目組的?”

    《荒島求生》作為國內最火的一檔真人秀節目,溫柔身為圈內人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只是她從未想過這檔節目會邀請她,而她以前也從未想過要參加。

    因為這是一檔完全真實的野外冒險類真人秀, 每期甄選三十位合格嘉賓參與節目。

    在節目里, 嘉賓們需要完全依靠自己力量在遍布危險與未知的荒島上生活長達一個月的時間, 節目組不會給予任何的幫助。

    節目從首播到現在已經進入到了第五季, 幾乎每一季都有人在節目中喪命或者受重傷。

    除開死亡情況之外, 幾乎每位嘉賓都是身強力壯的進去, 最后傷痕累累的出來。

    即便是這樣,還是有不少人自愿報名參加節目。

    并且這類人還基本上都是這個社會的佼佼者, 他們亦或者是在自己的人生中已經實現自我價值,開始追求刺激,亦或者是天生的冒險者。

    當然出于節目看點考慮, 節目組不可能隨便選人, 他們會對報名者進行嚴格的篩選, 一定要身體素質達標才行。

    溫柔曾好奇這種危險性的節目,為什么會在廣電局那邊過審, 要知道現在國內的電視劇這不能播那不能演, 被控制的非常嚴格。

    不過在此時此刻她無暇顧及這一點, 溫柔只想知道節目組為什么會邀請她參加, 她并不認為自己的身體素質達到了節目的甄選標準。

    溫柔直接問道:“你們為什么找到我?”

    節目組那邊聞言似乎早料到溫柔會問出這個問題,沒有任何隱瞞的回答道:“因為溫瑤也會參加。”

    聽到“溫瑤”兩個字溫柔的神色一怔,很快便明白了。

    以她和溫瑤現在的敵對關系,如果出現在同一畫面里,那肯定會引爆話題,熱度可想而知。

    節目組明明知道溫瑤會武功,而她不過是個普通人卻還是來邀請她,明顯是為了收視率不顧她的死活。

    提到死,溫柔看了一眼幾步外的天臺邊緣。

    如果不是這通電話,她現在應該已經粉身碎骨了吧。

    溫柔攥緊手,眼中浮現出一抹不甘。

    反正她也不想活了,倒不如放手一搏,萬一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呢。

    溫柔想若是她能在節目中替自己洗白,再活著出來,那她不僅能將欠下的違約金還清,還能再次博得大眾的關注,重回聚光燈下。

    若是活不下去,那她就拖著溫瑤一起死。

    當初她們同年同月同日生,那如今她也要溫瑤和她同年同月同日死。

    想到這一點,溫柔也管不得節目組到底有多卑劣,答應道:“好,我參加。”

    ------

    原計劃拍攝時間為三個月的《將門》在文安導演的嚴格把控下,準時完成了拍攝計劃。

    一直提著一口氣不敢松懈的劇組成員們終于卸下了重擔,整個劇組的氛圍都輕松了起來。

    文安拍戲的時候嚴厲到令人膽怯,但私下里對大家卻非常好。

    電影殺青等于他的又一個孩子平安降世,當然要好生慶祝一番了。

    于是文導大手一揮,請全劇組幾十人海島度假一周。

    其他演員通告排的緊都沒有這么長時間的假期,而文安知道溫瑤接下來是沒有安排的,便親自打電話邀請。

    而溫瑤一想到自己即將前往荒島,得好好計劃和籌備一下,提前準備好必需品,便拒絕了。

    文安知道溫瑤這孩子做事情有自己的節奏,便沒有強求,自己帶著團隊出去玩了個盡興。

    在劇組的時候,溫瑤雖然年紀小但能力強,經常照顧大家,再加上她功夫,大家都對她都有些崇拜,因此整個劇組都非常喜歡溫瑤。

    一想到這次拍完戲,以后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見面,便覺得有些舍不得,便求著文安再在帝都組織一次聚會。

    魏靈作為溫瑤的頭號粉絲,也積極的附和道:“文導過兩天就是瑤瑤的生日了,我們不如就接著聚餐給她一個生日驚喜好了。”

    電影殺青了,劇組的工作人員解放了,但他這個導演可還有得忙一兩個月的后期,所以還不確定什么時候有時間組織,結果一聽魏靈這話便立即答應了下來。

    溫瑤從小家境不好,家里又偏愛妹妹,肯定沒有好好過過一個生日,再加上這個生日又是成人禮十分重要。

    于是文安道:“小魏,你跟小溫關系要好,又是同齡人知道小姑娘喜歡什么,就你來布置和安排,我負責以聚餐的理由通知大家。”

    魏靈沒想到這個重任就這么落在了自己肩上,她和溫瑤年齡差的不多是沒錯,可溫瑤哪里像個小姑娘了。

    不過魏靈并沒有推遲,答應了下來,也不知道鋼鐵直男·瑤看見她布置的生日趴之后會是什么表情,會不會喜極而泣?

    魏靈想到就有些激動。

    生日的頭一天晚上,正在家里看書的溫瑤突然接到了文安的電話。

    文安寒暄道:“小溫,這會兒有事嗎,在干什么呀?”

    溫瑤看著手中的高中課本,有些頭大,她順口說道:“高中的課本好難啊,特別是英語。”

    原主初中畢業就出去打工補貼家用了,后來當了溫柔的替身后,為了在言談學識方面不露出破綻,溫柔請了各學科的輔導老師在家中對原主秘密補習。

    但落下的功課光靠補習還遠遠不夠,特別是這英語,原主本身學的就不太好,而她更是接都沒有接觸過。

    文安聞言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問道:“你看這個做什么?”

    “我想把落下的功課都補上來,再找時間參加高考。”

    無論在哪個朝代都需要知識與文化,另外她還有一個想法,溫瑤語氣頓了頓,“我想報考軍校。”

    雖然前世的君王辜負了她的忠心,但她仍然向往軍隊,想將自己的滿腔熱血揮灑在戰場,為國為民為一方平安。

    不過時代不同,她清楚情況也不同了,所以這個想法還只是想法,但無論怎么樣高考是肯定要參加的。

    電話那頭的文安聽到這句話后,整個人一驚,隨即對溫瑤的好感再度增加。

    要知道這世界上沒有幾個人會主動跳出舒適的名利圈,而選擇一條滿是荊棘的道路。

    未來溫瑤會不會走的下去是一回事,但她小小年紀有這樣的想法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他勉勵道:“加油,我相信你。英語方面別擔心,我幫你聯系最好的輔導老師。”

    “那就太好了,文導謝謝您。”溫瑤感謝完才想起來文導打電話的目的還沒有說,便問道:“文導,您的事還沒說呢。”

    文安聽到這話拍了一下腦門,差點就忘了。

    他趕緊道:“之前殺青旅游你沒去,所以大家想在今晚在補一次,你必須得來啊。”

    溫瑤合上手里的課本站起身,道:“文導,我馬上就來。”

    原主沒過過生日,而溫瑤常年征戰哪里顧得上這種日子,也早就不當回事了。

    腦海中沒有生日這個概念,自然不會想到這一點。

    所以當聚餐聚到一半,所有人起哄換場地的時候,溫瑤一點都沒有起疑心。

    她這人生活過得粗糙,吃什么玩什么都行,只要朋友們開心就行。

    哪知道到了新餐廳的時候,餐廳的燈突然全滅了,緊接著一點點燭光從最里端慢慢走出來,緊接著餐廳里開始亮起一圈圈的暖色小燈。

    小燈閃爍著,導致光暈斑斕,映在人臉上顯得格外溫馨。

    而這時餐廳的音樂響起,她周圍的人慢慢將她圍住,開始唱歌。

    溫瑤反應了一下才發現這是生日快樂歌。

    從未遇到這種情況的溫瑤愣住了,只見魏靈端著蛋糕走到她的面前,將生日皇冠戴到她的頭上,然后道:“小瑤瑤,Happy birthday! 十八歲生日快樂!恭喜你踏入我們成年人的世界。”

    魏靈說完便將一抹奶油點在了她的鼻尖。

    溫瑤這才想起過了0點就是原主的生辰了。

    她看著眼前的大家,個個臉上都洋溢著祝福的笑容,她第一次眼角有點泛酸。

    她溫瑤各種陣勢都見過,卻唯獨沒見過這樣的,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么,老半天才吐出句謝謝。

    魏靈見溫瑤第一次這么木訥,又往她臉上糊了一點奶油。

    這種時候不“欺負”以后就沒機會了。

    “誰要你道謝呀,趕緊許愿,蠟燭都快燃沒了。”

    溫瑤這才反應過來,依著記憶中的別人過生日的模樣,開始許愿。

    許愿,吃蛋糕,收禮物,玩游戲……

    很常見的生日流程,但對于溫瑤來說卻是人生第一次,將會成為永遠的記憶。

    -----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了《荒島求生》節目開播前半個月。

    《荒島求生》從第一季開始便收視火爆,后面三季更是一季比一季精彩,所以早已經有節目粉在期待著這一季的到來。

    因此在《荒島求生》節目組官博一公布開播時間,便立即引起了粉絲們的一陣高·潮。

    大家十分好奇這一季參加的嘉賓會有哪些人。

    想起第四季的時候有位偏愛極限運動的影帝去參加了節目,結果滿臉自信的進去,沒到三天就慫了,最后險些被野狼咬掉一條腿。

    還有一位搏擊冠軍赤手空拳和模樣類似犀牛的野獸搏斗,看的人膽戰心驚,最后被牛角刺穿整個肩胛骨,是死是活到現在都無人知曉。

    每一季總共三十位嘉賓,最后能勉強站著離開荒島的屈指可數,更多的是滿身傷痕被抬著離開。

    按照節目老套路,他們會在開播前半個月開始以每天兩位的速度,開始向大眾公布參與嘉賓的名單。

    節目組搞這么多花樣的目的,自然是為了吊著網友們的胃口,達到最好的宣傳效果。

    網友們心知肚明,可偏偏就吃這一套。

    他們耐著性子等待著,在看到第一位人選公布出來的時候,便大吃了一驚。

    “亞洲拳王、野外生存專家、退役特種兵……第一個人就這么牛逼的嗎?”

    “這一季精彩了!期待期待!”

    “越往后面人物身份越特殊越厲害,所以后面都是些什么大觸?好奇!”

    “垃圾節目每年都玩這種套路,趕緊全部公布出來,別藏著掖著了!”

    “這次壓軸的兩位會是誰呢,上一季是劉影帝和某國首富之子。”

    ……

    大家都滿心期待著壓軸人物的出場,在等待中熬過一天又一天,終于迎來了第十五天。

    晚上八點,官博準時發微博公布了第29位與第30位參與嘉賓。

    然而就在大家看到那兩張照片上相同的一張臉時,瞬間就炸了。

    “臥槽!溫柔和溫瑤!!!”

    “反目成仇姐妹花一同荒島求生,臥槽,刺激了!”

    “不會在節目里搞謀殺吧,我的天!!!”

    “溫柔屁本事沒有,能在荒島活的過一天嗎?節目組這明顯是為了搞噱頭,不怕人命當回事啊!”

    “往季的壓軸是真壓軸,今年的enmmm,溫瑤真的有那么厲害嗎?”

    “我賭溫柔活不過三天!”

    “溫柔雖然道德敗壞但罪不至死,大家這種心態真的好嗎?”

    “還真有人以為這節目會死人啊?這一屆網友這么天真?”

    ……

    《荒島求生》節目組名單公布后,立即在網上掀起了一陣前所未有的熱度。

    原本這檔節目就收視火爆,現在又加上溫瑤溫柔這對反目成仇后的姐妹花作為噱頭,更加令人期待了。

    與熱情四溢的觀眾完全不同的是所有認識溫瑤的人。

    自從節目組在官博將溫瑤和溫柔公布出來之后,溫瑤就不斷的接到電話和微信。

    大家都好奇她為什么要參加這檔節目,最后都紛紛勸她趁著節目還沒有開始,趕緊退出,別自找苦吃。

    其中情緒最為激動的是文安。

    文安在得知消息后,立即給溫瑤打了電話,一開口便發了火。

    “溫瑤,你不要命了?真的自詡有點功夫就什么都敢做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你去了之后面對的是什么?”

    “你這可是在拿命玩兒。”

    不怪文安說話難聽,而且經過三個月的居住相處,他早已經將溫瑤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

    自己的女兒要去荒島求生這種遍布危險的地方吃苦受罪,他能不著急上火嗎?

    正在檢查這次參加節目所需要攜帶的物品的溫瑤,聽見這話停了下來。

    她用輕松的語氣安慰道:“文導,您就別擔心了,我肯定毫發無損的回來。”

    “毫發無損?你以為你去郊游呢?”

    聽到溫瑤的話文安更火大了,這丫頭恐怕是連情況都沒搞清楚就答應參加了。

    一個有天賦且肯努力的演員來之不易,文安又是一個格外惜才的人,所以他并不想看著一個好演員出現一丁點的意外。

    文安的怒氣透過手機傳到溫瑤的耳朵里,溫瑤知道文安這是在擔心她,她心里充滿感激。

    可自己已經決定了的事情是不會改變主意的。

    一時間,溫瑤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文安的關心,她只能靜靜地聽著。

    文安在電話那頭又□□臉又唱白臉,可謂是苦口婆心,嘴都說干了,可電話那端的人就是不松口。

    最后文安只能作罷。

    打這通電話時,其實他就知道希望不大,但總想試試。

    文安嘆了口氣,叮囑道:“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要去了,我也攔不住你,這次你去我就只有一個要求,給我平安回來,《將門》還有一堆宣傳等著你做呢,你這個女主演別想偷懶。”

    溫瑤聽到這話后,趕緊道:“當然,我還記得文導您下部電影要找我拍呢,我可不能讓您的電影又找不到女主演。”

    “就知道嘴貧,注意安全,去了島上能不出頭的就別硬出頭,聽到沒,熬過一個月最重要。”文安知道這話說了也沒用,但他還是想叮囑。

    溫瑤爽快的答應下來,又語氣輕松的說了幾句寬慰的話,這才掛斷電話。

    溫瑤掛斷電話之后,再次仔仔細細的清點了一遍背包,確認無誤后才拉緊抽繩和拉鏈。

    這一趟求生之旅,所有人都很緊張,但溫瑤卻將心態擺的很正,她相信自己的生存能力可以應對這一切。

    嘉賓們的集合時間是在《荒島求生》官博將嘉賓名單徹底公布的一周后。

    而在出發前兩天,溫瑤竟然還接到了公司資源部打開的電話。

    對方表示如果她不愿意參加《荒島求生》的話,還有反悔的機會,合同所規定的違約金將由公司承擔。

    對此溫瑤十分感激,她沒想到公司竟然會這么替藝人著想,連違約金都愿意承擔。

    不過她去意已定,不會再更改了。

    兩天很快便過去了,溫瑤按照節目組要求,準時來到集合場地。

    然而她才剛在場地站定,就見到溫柔踏進了場地。

    溫柔也參加了這檔節目一事,溫瑤是知道的。

    可眼前的溫柔不僅服裝發型和她一致,就連肩上的背包都和她的一模一樣。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