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23章 023

第23章 023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023

    溫瑤順著陸云溪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果然看到了溫柔的身影。

    此時的溫柔不似以前在大眾面前顯露出的那般嬌弱, 她在面對兩匹餓狼的時候,雖然能看得出心底是害怕的, 但行為上卻表現的很勇敢。

    而和溫柔一同出現的那名男子搏擊手法非常厲害, 招招命中餓狼的要害。

    很快在男子的幫助下,兩頭餓狼栽到在地,奄奄一息。

    危險解除, 原先的那三名男子一邊用衣袖擦著額間的汗,一邊朝兩人道謝道:“你們好, 我叫袁兵,剛剛多虧你們出手幫忙。”

    董彬瑞回想起方才的情形,眼底的笑意中含著一絲精明。

    他不會告訴他們, 其實他和溫柔已經在暗地里觀察了好一陣, 待兩匹狼已經受到重創的時候才出手。

    這樣他們既不需要消耗太多的體力, 同時又能博得別人的好感,分上一杯羹。

    董彬瑞笑道:“我們這算什么幫忙,都是幾位自己的功勞。”

    幾人手臂上都佩戴的有節目組配發的袖標, 袖標上有他們的名字, 因此不需要單獨的進行自我介紹了。

    其中一位名叫鄭文的男子,看著溫柔,想到方才那張一模一樣卻無比冷漠的臉, 他說道:“溫柔, 真沒想到會出手幫助我們的人竟然是你, 看來廣大網友真的是誤會你了。”

    溫柔聞言內心一喜, 事情正朝著她計劃好的方向一步步的前行著,不過她表面卻不顯。

    溫柔謙虛且帶著歉意的回答道:“沒有沒有,和姐姐之間的事情,確實錯在我,大家沒有誤會。”

    娛樂圈水渾,真真假假的事情太多了,他們這些圈外人并沒有親眼看見,只是從娛樂新聞報道中得知一二,因此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們根本不能確定。

    但他們能確定的是眼前的溫柔根本讓人討厭不起來,和前陣子新聞中報道的那個利用姐姐圈錢的蛇蝎女子完全不同。

    鄭文安慰的拍了拍溫柔的肩膀,道:“好了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現在我們只知道你比某些人好多了,幫助我們是你。”

    “好了,別廢話了,這狼肉可是好東西,咱們趕緊分一分,填飽肚子要緊。”

    一群人的話一句不落的飄進坐在樹枝上的兩人耳朵里。

    陸云溪擔心的看向溫瑤,她原本以為鄭文那充滿諷刺的話會惹怒溫瑤,卻沒想到溫瑤一臉輕松吃著木棍上串著的最后一口肉。

    吃完后將木棍隨手一扔,拍了拍掉在身上的肉屑,仿佛什么都沒有聽見似得。

    她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們要下去嗎?”

    溫瑤道:“當然,現在這里滿是血腥味,其他肉食動物很容易尋著血腥味找過來,所以這里已經不能再待了。”

    陸云溪明白的點了點頭。

    樹底下的五人正在研究該如何瓜分狼肉,卻見溫瑤和陸云溪突然跳了出來。

    原先的三人以為溫瑤和陸云溪這時候冒出來是想分一杯羹。

    他們想到剛剛看見餓狼的時候這兩人跑的到挺快,現在居然還好意思跑來分享他們的戰果,便立即沒了好語氣。

    “溫瑤,方才你這脾氣不是挺剛嗎?怎么現在瞧上這狼肉了?”

    “說實話,這兩匹狼我們五個人也吃不完,分一點給你們也不是不行,這樣吧,你叫聲爸爸,我就分給你。”

    這話一出,幾人便笑成了一片。

    溫瑤皺著眉頭看著得意的幾人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說話,就見溫柔站了出來。

    溫柔一臉怒氣的瞪著刁難溫瑤的鄭文,道:“你們幾個說話也太過分了,溫瑤不過是一個女孩子,女孩子見到餓狼害怕的躲起來有什么不對?你們何必把話說得這么難聽呢?”

    “溫柔,你也是女孩子,怎么沒見你害怕,再說溫瑤不是一直自詡武功高強嗎?”

    溫柔聞言沒有任何猶豫的繼續說道:“就算武功高強也是女孩子,你們幾個要是男人,有種就別欺負女孩子。”

    幾個男人聽到溫柔把話說到這份上,于是看在溫柔的面子上,不屑的瞪了一眼溫瑤,沒有再說話。

    緊接著溫柔走到溫瑤面前,語氣誠懇道:“姐姐,我知道你不想看見我,但荒島生存不易,要不你和這位小姐姐就留下來和我們一起吧,就像剛才對付狼一樣,人多力量大,相互也有個照應,可以將危險降到最低。”

    溫瑤目不轉睛的盯著溫柔。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溫柔是什么性子的人,溫瑤再清楚不過,她絕不相信溫柔會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變成好人了。

    不過是想在鏡頭面前為自己洗白罷了。

    溫瑤看了眼周圍的所有人,道:“在真正的危險來臨時,大家都自顧不暇又何談組隊同盟。荒島生存一直都是個人戰役,我希望大家認清楚這一點,不要將生存的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

    溫瑤這話是在警醒大家,更是在警醒溫柔。

    溫柔一向喜歡將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希望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收獲一切。

    以前溫柔這么做到最后失去的只是名利,而如今她如果再次這么做,失去的將會是她的性命。

    溫瑤覺得自己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對溫柔已經仁至義盡了。

    她輕飄飄的睨了一眼溫柔,沒再搭理她,快速幫陸云溪將帳篷收拾好裝進背包里,就在準備離去時,溫柔再次攔住了她們的去路。

    溫柔將手里的兩塊狼肉,遞到溫瑤手邊,道:“姐姐,既然你不愿意和我們呆在一起,那這個給你們,能填飽一餐肚子也是好的。”

    溫瑤拒絕了溫柔的好意,拒絕后她又提醒道:“這里血腥味太重,不宜久留,你們最好盡快離開,離開的時候千萬不要攜帶大量狼肉,不然渾身腥味很容易成為肉食動物追蹤的目標。”

    言盡于此,溫瑤和陸云溪沒有再停留,背著背包打著手電,徑直朝前方走去。

    而留下來的幾人正激情澎湃的處理著來之不易的美食,聽到溫瑤提醒的只有溫柔一人。

    溫柔不傻,她知道溫瑤說的有道理,在這樣遍布危險的荒島上,血腥味肯定會引起野獸們的注意。

    她趕緊道:“我這兒有密封袋,大家將狼肉切割成小塊,裝進密封袋里保存下來,咱們先轉移到安全一點的地方再生火烤肉,這個地方血腥味太重了,我怕會引起其他野獸或者是狼群的主意。”

    鄭文聽到這話之后,第一個響應:“溫柔說的對,咱們動作得搞快點了。”

    兩匹狼體積不小,但他們幾人并不貪心,每人只取了兩餐的量裝進背包里,便迅速離開了,剩下的大部分就扔在了原處。

    第二天天亮后,口渴的幾人在叢林中尋找水源,不知不覺又走到了殺狼的地方。

    幾人看著現場,心底猛地縮緊。

    昨天的兩頭狼此刻已經被撕碎了,肉已經被啃食了個干凈,只剩下幾根枯骨還立在那兒,證實著這里曾有生命存活過。

    袁兵捏著冒汗的手掌心,雙腿打著顫,對溫柔道:“柔柔,昨天還好有你提醒,要不然被撕碎的可就是咱們了。”

    “是啊,還好咱們聽你的乘早離開了,要不然這后果可不敢想。”

    “柔柔,對虧有你啊。”

    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溫柔也在后怕,還好昨天聽了溫瑤的,不然他們幾人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溫瑤面對大家的夸贊想到在荒島發生的每一幕都直播給了觀眾,不敢居功,坦白道:“這都是溫瑤告訴我的,我只是轉述給了大家而已,大家該謝的人是溫瑤。”

    通過這件事溫柔也清楚的認識到溫瑤的本事不小,有溫瑤在他們也許能避開更多的麻煩。

    于是溫柔繼續道:“等再次遇到溫瑤,我們一定要邀請溫瑤加入我們,有她在我們會省事很多。”

    然而溫柔話雖然這么說,但眼前的幾人卻不信。

    他們都覺得是溫柔心善,不忍心看溫瑤單打獨斗,怕她出現危險,所以將自己的功勞歸在溫瑤頭上,好讓他們接納溫瑤。

    董彬瑞有些感動道:“柔柔,溫瑤能有你這樣的妹妹真的是她的福氣!相信你和你姐姐很快就會和好的,畢竟沒有什么事情比得上生死。”

    溫柔心中并不這么認為,但她仍鄭重的點下了頭。

    而與此同時,直播間的彈幕卻再次刷了屏。

    “臥槽,這些嘉賓是腦殘嗎?溫柔說的話也相信?”

    “溫柔可真是裝的一手白蓮花,明明整件事沒她半點功勞,結果說的她好像起了大作用似得。”

    “島上的哪頭野獸開開眼,趕緊消滅溫柔這個禍害吧,她再蹦跶,我真看不下去了!”

    “只有我一個人覺得溫柔是真心想要變好嗎?”

    “是,只有你一個人!”

    ……

    日月更替,很快溫瑤就在荒島上待了一周的時間了。

    這一周的時間,溫瑤將這座荒島了解的差不多了。

    這座荒島面積非常大,的確處處存在危險,但對溫瑤而言并沒有從往季視頻中看到的那么可怕。

    荒島危險主要存在于三個方面。

    第一、水和食物的缺乏。

    第二、兇狠的野獸會攻擊人類。

    第三、大量植物昆蟲是含毒的,稍有不慎就可能一命嗚呼。

    對于正常人來說,這三個方面已經是天大的難題了,但對于溫瑤而言除了第三點需要謹慎小心一些之外,第一二點根本威脅不了她。

    所以這一周來,溫瑤和陸云溪背包里攜帶的壓縮食物分毫未動,一直靠著野味和野果果腹。

    在沒有調味品的情況下,這些食物不算美味,但在饑餓面前能填飽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一直跟著溫瑤的陸云溪更是無時無刻不在慶幸著自己的好運,本以為跟了個青銅,結果沒想到對方是王者中的王者。

    溫瑤當初說別指望她會幫她,而事實上溫瑤一直在幫她,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兩人除了夜間的休息外,一直在行走,步伐就沒有停過。

    陸云溪好奇的問道:“我們為什么不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多停留一兩天時間。”

    “那你說什么地方是安全的?”溫瑤反問。

    陸云溪被噎住答不上來,只能繼續跟著溫瑤前行。

    溫瑤從旁邊的樹上摘下來一把青澀的野果,扔了幾個給陸云溪后,然后放了一個進嘴里,牙齒一咬酸澀的感覺頓時迸開。

    溫瑤被酸的眉頭緊蹙,緩了一會兒才開口:“你是不是想問我為什么摘這些青澀的而不選那些已經成熟的紅果子?”

    陸云溪望著樹上誘人的紅果,點點頭。

    溫瑤解釋道:“此果名為碧瑤果,青色未成熟時期食用有清熱解毒利尿解渴的功效,而這種果子成熟后則果核中含有劇毒,食用后當場斃命。”

    陸云溪聞言嚇得趕緊扔掉手中的野果,一臉慘白的看向溫瑤。

    溫瑤笑著又將一顆青果放進嘴里,道:“同一樣東西在不同的時期,它含帶的危險性也不同。在荒島上是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的。”

    “我明白了。”

    陸云溪提了下背包立馬追上溫瑤的步伐。

    兩人繼續在叢林中前進著,而這時候他們袖標上的微型小喇叭發出了聲音。

    “恭喜各位,為期一個月的荒島求生已完成了四分之一。”

    “在這一周內,有3位嘉賓與節目組失去聯系,4位嘉賓身受重傷命在旦夕,情況并不樂觀,請剩下的嘉賓們一定要小心保護好自身安全,我們將在21天后的直升飛機上等著你們歸來。”

    總共30位嘉賓,這才第一周就少了3人,受重傷4人,這完全不應該啊。

    第一周內,大家食物和水都是十分充足的狀態,不應該有這么大量的傷亡情況才對。

    想到這一點,溫瑤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卻又說不出來到底哪兒不對勁。

    她不禁開始擔心起未來的三個星期。

    未來的三個星期嘉賓們的食物和水耗盡,他們將要面臨更大的難題,傷亡人數可能會更大。

    溫瑤掂了掂背上的背包,和陸云溪對視一眼,兩人的神色都不輕松。

    這個節目就是這樣,不止讓嘉賓們身處惡劣的環境之中,還要給嘉賓們制造無形的心理壓力。

    兩人正打算繼續前行,突然聽到一陣撕心裂肺的求救聲。

    溫瑤和陸云溪聽到聲音后,沒有任何猶豫的朝著呼救聲的方向跑去。

    一頭模樣跟犀牛十分相似的獨角獸正在攻擊一位男嘉賓。

    男嘉賓身上已經受了好幾處重傷,身上的衣服已經被鮮血打濕透了,而獨角獸并沒有打算放過男嘉賓,正卯足勁兒朝著男嘉賓全力沖刺,打算給他最后一擊。

    溫瑤見狀二話沒說,便拾起一塊石頭便獨角獸砸去,獨角獸的注意力成功被溫瑤吸引,它立馬調轉方向朝溫瑤的方向沖來。

    “云溪,我將獨角獸引走,你去檢查一下嘉賓情況。”

    陸云溪聞言點了點頭,叮囑道:“你小心。”

    溫瑤一邊跑一邊從背包里掏出至今還未使用過的長劍,待將獨角獸引出一段距離后,她才開始攻擊。

    獨角獸體型大,有著一股子蠻力,普通人很難對付,但溫瑤會輕功身手靈巧,雖然也費了些功夫,但最終獨角獸還是敗下陣來,帶著重傷飛速逃走了。

    溫瑤見獨角獸逃走并沒有去追,而是立即折回原地去找陸云溪和那位受傷的男嘉賓。

    可讓人沒想到的是,等她回去的時候,兩個人都不見了。

    陸云溪一向聽她的話,不會亂跑,更何況她還帶著那位受了傷的男嘉賓,能去哪兒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