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26章 026

第26章 026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026

    溫柔一行五個人,誰都沒想到這處山洞會是毒蛇的聚集地。

    在叢林中, 這些毒蛇比體積龐大的野獸還可怕一萬倍, 遇到野獸他們還能搏斗一番, 就算受傷也是能醫治的傷。

    可毒蛇就不一樣了, 只要被它們小小的咬傷一口,能不能活命就是未知數了。

    幾人不自覺的往山洞里面退,然而腳步還沒有邁出兩步, 他們就發現最里面那片翠綠色的藤蔓上纏繞著一條一條的蛇。

    那些蛇似乎發現洞內闖進了異物,都探起了頭,還有一些扭動著身子朝他們爬來。

    前后都是蛇, 而蛇的反應力極快,根本不是人可以匹敵的。因此被團團圍住的幾人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難道被毒蛇咬死就是他們的結局?

    此刻有人回想起了溫瑤的話,真的是悔不該當初。

    如果他們早聽了溫瑤的話, 根本不會遇見這些, 沒準已經躲在一個安全的山洞內,舒服的睡著覺呢。

    可惜這世界上沒有如果,眼前的現實格外的殘忍。

    “節目組就看著我們被蛇包圍, 真的不插手管管?”說話的人整個人都在哆嗦, 聲音被壓得很低,生怕自己稍微大聲了一點就激怒了這些可怕的玩意兒。

    “合同你沒看嗎?節目組怎么可能管你的死活。”

    “就算是死,我也不想被這些毒蛇咬死。”想到這些冰冷丑陋的玩意兒纏繞在自己身上,袁兵立即就腿軟了。

    五個人中還是董彬瑞稍微淡定一點, 他咬了咬嘴唇喉結滾動了兩下, 說道:“現在我們沒有別的辦法, 只能硬著頭皮沖出去。”

    “沖出去?”幾人看向洞口盤踞的那數十條蛇,都咽了下口水。

    “我以前了解過蛇這類動物,這個季節其實是蛇冬眠的季節,但因為荒島氣候原因,蛇還沒有進入冬眠,但其實你們看它們的狀態,并沒有平時那么精神,也這是它們沒有主動攻擊我們的原因。”

    大家一看還真是,這些蛇對他們其實也很防備,現在雙方就是敵不動我不動的狀態。

    “我們的衣服面料材質特殊,蛇的牙齒雖然尖銳,但想要咬穿還是有一點難度,所以大家盡量用衣服包裹住我們的皮膚,不要暴露粗來。”

    此刻大家都沒有好的主意,只能聽從董彬瑞的。

    “因為沖出去的動靜太大肯定會激怒這些蛇,所以我們必須一起行動并且一鼓作氣,中間無論發生什么,就算是被咬也都不能停下腳步,各位清楚了嗎?”

    “嗯。”幾人重重的點頭。

    董彬瑞拉緊衣服拉鏈的同時,看向溫柔,溫柔此刻害怕的渾身都在顫抖,感覺整個人都是懵的。

    董彬瑞叮囑道:“溫柔,不要害怕,你緊跟著我,一心往外面沖就可以了。”

    溫柔咬著嘴唇瞪著布滿驚恐的雙眸,認真的點頭。

    隨后,伴著董彬瑞的“3、2、1”倒數,幾人開始奮力往外沖刺。

    此刻山洞外的大雨似乎成了他們的救贖,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擁抱它。

    他們當初是為了避雨而躲進山洞的,所以走的不深,距離洞口就不到五米的距離,五米的距離擱在平時不過是兩三秒的事情。

    可放在現在,這短短的兩三秒時間卻顯得格外漫長,因為他們是在與死神博弈。

    被人踩踏之后的蛇瞬間活躍了起來,以極快的速度攻擊著這些不速之客,很快就有人感覺到自己被蛇咬了,但即便是被咬他也沒有停下來。

    幾人拼命跑出山洞之后,又跑了一段路確定和蛇已經有一段安全距離之后,才停下來。

    而這時候暴雨已經轉小,電閃雷鳴也已經停止。

    幾人虛脫的坐在地上,根本不敢回想方才的自己經歷了些什么,那些盤繞的蛇瘋狂朝褲管上卷來,那觸覺簡直讓人心中仿佛有千萬只螞蟻在爬似得,是難以描述的恐怖。

    率先沖出蛇洞的董彬瑞檢查了一下身上,確定自己沒有受傷之后,問道:“你們怎么樣了?誰被咬了?”

    鄭文捧著自己的腳踝,看著上面四個正在冒血的小窟窿,心里害怕極了,還不知道咬他的這兩條蛇有沒有毒。

    不過荒島上的蛇,百分之八十可能都含毒,他必須要盡快將傷口處理了。

    鄭文迅速從包里拿出細絲線將腳腕緊緊綁住,將傷口隔離開,然后又找出兩個透明塑料袋,道“你們誰來幫我將蛇毒吸一下。”

    袁兵也被蛇咬了,此刻自顧不暇,根本沒心思管鄭文,而另外一位名叫周奇的嘉賓顯然不太愿意。

    雖然有塑料袋作為隔離,但將毒血吸出來還是有一定的風險,他不愿意冒險。

    那就只剩下董彬瑞,董彬瑞接過塑料袋本想幫忙,但他突然意識到少了個人。

    “糟了,溫柔沒跟上我們,還在蛇洞內。”

    剛剛從鬼門關逃離出來的大家這才反應過來,剛剛這一路上都沒有感覺到溫柔的存在。

    周奇看著短短幾分鐘內,嘴唇便開始變色了的鄭文,很明顯蛇是含毒的。

    如果要去救溫柔,肯定不可能再讓兩個受傷了的人去,那勢必是他和董彬瑞,然而他根本不想再闖一次鬼門關。

    周奇道:“那沒辦法了,我們不可能再進去了!”

    董彬瑞聞言沉默了。

    雖然親眼看著伙伴置身危險之中內心很難受,但他們的確不可能再闖入一次蛇洞了。

    坐在地上捧著腳脖子的鄭文,著急的喊道:“溫柔我們肯定救不了,先別管了,放棄吧。”

    “對啊,這種情況下我們自顧不暇,別去冒險了。”

    袁兵知道董彬瑞和溫柔關系不錯,但關系再不錯也不值得拿命去冒險。

    直播間的觀眾們看到這一幕后,不禁唏噓。

    “這節目再次教會我們關鍵時候只能靠自己。”

    “雖然鄭文和袁兵說的沒錯,但之前兩人那么跪舔溫柔,現在根本不管溫柔的嘴臉真讓人惡心。”

    “溫柔雖然壞,但被那么多蛇咬死,未免太殘忍了吧,看不下去了。”

    “溫瑤當真不去救妹妹嗎?這也太殘忍了吧。”

    “溫瑤憑啥去救?憑溫柔欺負她那么多年?說溫瑤不去救的都有病吧。你當溫瑤是神仙啊,溫柔值得讓人為她冒險嗎?”

    “雨停了,溫瑤一個人從山洞出來了,她是要來找這幾個人嗎?”

    “臥槽,這輕功,無人機都跟不上了,畫面你別糊啊……”

    ……

    董彬瑞看了眼遠處的蛇洞,在心底嘆了口氣,正準備從包里取出醫藥包幫鄭文和袁兵處理傷口,就看到一個人出現在眼前。

    四人被突然冒出來的人影嚇了一大跳,但看清楚是溫瑤之后,心里頓時回想起當初溫瑤給過他們的提醒。

    如果他們從一開始就乖乖聽溫瑤的話,也不會經歷剛剛的那一切了。

    幾人后悔不已,此刻看到溫瑤,以為對方是來看他們笑話的,頓時面紅耳赤慚愧的半句話都不敢說。

    溫瑤掃了一眼受傷的兩人,看到那尖銳的牙齒印,便知道他們定是已經進去過山洞了。

    他們的情況比她預料的要好得多,至少還能脫身出來。

    只是……

    她問道:“溫柔呢?”

    “那個山洞是個蛇窩,我們一進去就被蛇團團圍住了,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硬著頭皮沖出來,但溫柔卻沒有跟上來,現在她還在洞里也不知道情況怎么樣了。”周奇解釋道。

    董彬瑞看到溫瑤,趕緊道:“溫瑤,你趕緊去救救你妹妹吧,我怕再晚就……”

    董彬瑞話還沒說完,溫瑤便奪過他頭上的安全帽,然后消失在了眼前。

    轉瞬,溫瑤便來到了山洞前,她將安全帽上的燈調到最亮,往洞內照去,光亮所到之處全是蛇的身影,至于溫柔卻不見蹤影。

    雖然溫瑤覺得溫柔的這一切都是自己活該,自己有幾斤幾兩都沒弄清楚,就不自量力的來參加這檔節目。

    可話雖然是這么說,她再怎么說都是原主的妹妹,如果是原主在的話,她肯定不會坐視不管。

    所以溫瑤決定看在原身的面子上,救溫柔這一次,當還占據了她這具身體的人情。

    這一次之后,溫柔是死是活與她再無關系了。

    溫瑤看向洞內,就這么闖進去太危險了,她必須要先將蛇引開一些。

    溫瑤抬頭看了眼洞口的蛇藤,經過大雨的沖刷,蛇藤上的蛇已經不見了,應該全部已經進到洞內避雨去了。

    溫瑤迅速拽下幾根蛇藤,將葉子掐爛,讓藤草的味道散發到最大,然后將其團成一個球,順著地面拋進去。

    這些蛇感受到濃烈的蛇藤的味道,果然追隨藤球而去。

    溫瑤趁機進入洞內,手里的長劍緊握著,隨時準備著將靠近自己的蛇斬為兩段。

    大概是溫瑤手上沾了藤葉的汁水,她一進入洞內就有蛇瘋狂地朝她爬過來。

    刀光劍影中,溫瑤已經斬斷了不知多少條蛇,但沒有命中要害,這些蛇還是跳動著想要來襲擊她。

    洞內蛇的數量太多了,現在又是夜間,她的視線受阻可蛇的視力卻不受影響,再加上蛇是反應力極快的動物之一,再待下去她恐怕也得慘遭毒口。

    溫瑤趕緊環視了一圈洞內的情況,快速尋找著溫柔的身影,終于在一處角落看到了溫柔。

    溫柔躺在地上沒有任何反應,一條手臂粗細的蟒蛇纏繞在她的脖子上,身上還有一些小蛇盤繞著,看著十分駭人。

    溫瑤揮動著長劍,毫不留情的刺向那條蟒蛇,因為蟒蛇纏繞在溫柔身上,溫瑤不敢用力,那條蟒蛇只受到了輕傷。

    受了傷的蟒蛇迅速從溫柔的身上逃走,溫瑤趕緊用劍將溫柔身上剩下的那幾條小蛇挑開,然后背著溫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離開了山洞。

    直播間的觀眾全都看傻了,等反應過來之后,屏幕上的彈幕簡直是有史以來最統一的一次。

    “溫瑤牛逼!!!”

    董彬瑞顯然沒有想到溫瑤真的能救出溫柔,他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激動的都有些口吃。

    “溫、溫瑤,你怎么做到的?”那可是滿滿的毒蛇啊,多少武俠劇里的大俠最后都敗在了一條小小的毒蛇上。

    溫瑤睨了一眼董彬瑞,將溫柔放到地上。

    她先探了一下她的呼吸,后又摸了一下溫柔的脈搏,“還活著。”

    確定溫柔還活著之后,她又檢查了一下溫柔的傷口,最為明顯的是脖子上那兩顆巨大的牙齒印,應該是那條蟒蛇咬的。

    溫瑤捏住溫柔的皮肉將里面的臟血擠出來看了下顏色。

    血液顏色鮮紅,咬的不深,再加上蟒蛇一般無毒或者是毒性不大,毒性大的往往是那些顏色怪異的小蛇。

    想到溫柔身上盤踞的那幾條小蛇,溫瑤趕緊檢查溫柔身上的其他傷口,暴露的皮膚上光潔一片,并沒有看到任何傷口。

    溫瑤剛在心中感嘆溫柔命大,就發現溫柔的衣服,手臂上破了個小洞,她掀開一看,溫柔的小臂臂內側三對牙齒印。

    那牙齒印十分細小,但破了皮的地方已經發黑了,很明顯是有劇毒的。

    董彬瑞見狀道:“需要將蛇毒吸出來嗎?”

    “沒用,只能將這塊肉都剜去。”

    “什么?不行,傷口會感染的。”荒島沒有醫療條件,傷口感染會出人命的。

    “現在毒還沒有大范圍擴散,把這個部分剜去,她才有存活的可能,不然等蛇毒蔓延全身,只有死路一條!”

    “刀給我。”

    手臂上削去一塊肉,這得多恐怖啊,可董彬瑞不敢說什么,顫抖著將刀遞了過去。

    刀尖在白皙的胳膊上劃出一個范圍,緊接著溫瑤沒有任何猶豫的將那塊帶有六個牙齒印的肉削了下來,溫柔被痛的醒過來尖叫了一聲,隨即又暈了過去。

    止血、上藥、包扎傷口,動作一氣呵成。

    做完這一切,溫瑤起身說道:“該做的我已經做了,能不能活看她的命。”

    她這話是在對董彬瑞說,也是在對原身說,畢竟溫柔再惡毒也跟原主留著相同的血液。

    說完溫瑤便要走,鄭文突然拉住了她。

    “溫瑤,你別走,救救我……救救我行不行。”他雖然只是腳踝被咬了一口,但他總覺得自己已經在死亡邊緣徘徊了。

    現在的鄭文誰都不相信,他只信溫瑤。

    溫瑤創造了太多的奇跡了,她如果肯救他,那他肯定能活到最后。

    溫瑤目光斜視,睨了眼董彬瑞腳踝處的傷口,又看了眼董彬瑞的面色,嘴唇已經發黑了,說明毒已經蔓延開了。

    腳踝處本身就沒什么肉,再加上有腳腕上的經脈。

    如果要活命恐怕……

    溫瑤道:“只能截肢。”

    聽到截肢兩個字,鄭文瞪大眼睛,“怎么可能!溫瑤你別嚇唬人。”

    現代的醫療條件是可以控制蛇毒蔓延的,根本不需要截肢,但現在是在荒島,他們什么都沒有,但截肢的風險太大了,很容易失血過多而亡。

    溫瑤也束手無策,她撥開鄭文的手,道:“你就當我是嚇唬你的吧。”

    說完溫瑤便離開了。

    溫瑤不在,陸云溪哪里敢睡覺,她戰戰兢兢地守在山洞門口,既擔心溫瑤又擔心自己。

    就這樣忐忑了一個小時,才見到溫瑤的身影。

    溫瑤手里握著一柄長劍,身姿挺拔的朝她走來,沒有任何受傷的痕跡,陸云溪這才放心下來。

    她急切的問道:“瑤瑤,那邊情況怎么樣了?”

    陸云溪并不知道溫瑤去哪兒了,但按照溫瑤的性格,肯定是去救溫柔她們了。

    “還好。”

    情況確實比她想象的要好太多了。

    她本以為這幾人全都逃不出蛇洞,可沒想到他們沖出來了,其中有兩人還沒有受傷,果然人的求生欲是非常頑強的。

    陸云溪聽到這個回答,一直惦記著的心也放下了。

    溫瑤說還好,情況肯定樂觀。

    然而事實上并非如此。

    溫柔擺脫了蛇毒的威脅后,卻因為淋雨和傷口發炎而導致高燒不斷,而鄭文的蛇毒沒有及時處理干凈,第二天也由蛇毒引起了高燒。

    發高燒的兩人狀態是完全迷糊的,根本就走不了路。

    董彬瑞將攜帶的退燒藥全給兩人吃了,情況完全不見好轉,甚至愈加嚴重。

    袁兵運氣好,他被咬的地方是手指,再加上咬他的那條蛇可能毒性不大,只是整只手腫了兩圈,但他也只顧得了自己。

    這幾天他們遇到了不少的狀況,昨天的那場大雨和誤闖入蛇洞,讓他們丟失了不少東西。

    不僅食物見底,就連工具也開始缺乏,再加上累贅的兩個病號,一時間讓董彬瑞和周奇感到了恐慌。

    荒島生存才過去一小半的時間,他們就陷入了這樣的境地,接下來的路到底應該怎么走。

    午后,最后一包壓縮餅干用水煮成糊糊之后,又加進去了不少野菜,難吃的要命,但三人還是咬牙將其吞進了肚子里。

    肚子沒有絲毫被填滿的感覺,反而更餓了。

    周奇看了看董彬瑞又看了看袁兵,最后將視線停在了帳篷里的兩位病號身上。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攥緊手,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來說這段話,“董哥、袁哥,我們不能再帶著溫柔和鄭文了。”

    董彬瑞和袁兵垂下頭沒有應答,周奇又道:“再這樣下去,我們也會被耗死的。”

    吃不飽穿不暖的他們本身體力和精力就不好,還要照顧兩個病號,并且是兩個沒有希望活下去的病號,這簡直是在做無用功,白白浪費精力。

    他知道董彬瑞和袁兵心里其實早有想法,只是礙于人性與道德,以及節目前的觀眾不好開口,怕節目結束后受到譴責,沒法做人了。

    他周奇不是什么大人物,參加節目就是沖著高昂的酬勞來的,所以只要能活下去,之后被唾罵成什么樣都沒關系。

    董彬瑞和袁兵不愿意當這個壞人沒關系,他來當。

    “荒島求生這個節目從一開始就說的很清楚,既然選擇參加,他們就已經準備好了將命交代在島上,所以我們沒必要再堅持了,這幾天為他們所做的,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董哥,袁哥,救人的前提是我們有能力去救,但現在我們根本沒這個能力。”

    周奇將話說到這個份上見袁兵和董彬瑞依舊沒有答話,他起身道:“對不起,你們既然不準備放棄他們,那我只能選擇離開了,這兩人我實在是帶不動了。”

    周奇說著便拿起背包準備和他們分道揚鑣。

    坐著的袁兵和董彬瑞對視了一眼之后,說道:“我們放棄。”

    兩人說完這句話后,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倒不是因為他們跟兩人的關系有多親密,而是在人命面前,就算是陌生人也不可能做到冷漠,這是人的本性使然。

    幾人將溫柔和鄭文搬出帳篷,放在一棵樹下,隨后帶著一片愧意快速離開。

    而此刻直播間內一片安靜,屏幕上一條彈幕都沒有。

    所有的觀眾都沉默了,因為他們沒辦法去說三人的對錯,在這種環境下就如周奇所說,他們已經仁至義盡了。

    而對于溫柔和鄭文,觀眾們之前再討厭他們,此刻眼前著他們被放棄,也不忍心再去說出“活該”兩個字。

    ————-

    “云溪,你那邊看見魚了嗎?”

    “沒有。”

    “那今天沒希望了,不過今晚應該會漲潮,漲潮之后就容易多了,我們先去林子里面看看昨天挖的陷阱有沒有收獲。”

    “好。”

    “別往那邊走,走這邊。”

    溫瑤腿長又喜歡邁大步,陸云溪得小跑著才能跟上,她邊跑邊道:“我們已經到荒島整整兩周了,今天節目組應該會播報嘉賓們的最新狀況。”

    上次播報有3人失去聯系,4人重傷,這一次又會是什么情況呢。

    溫瑤剛這么想著,就聽到袖標上的微型喇叭傳出來的聲音。

    “恭喜各位,為期一個月的荒島求生已完成了一半。”

    “在最新的這一周內,又有三位嘉賓離開大家的視線,請剩下的嘉賓們一定要小心保護好自身安全,我們和觀眾都很期待你們平安歸來。”

    陸云溪聞言嘆了口氣道:“又有人死了,這一季節目傷亡太嚴重了。”

    節目組沒有直接用“死”這個字眼,但意思表達的很清楚,離開大家的視線其實就是死亡或者是失聯。

    溫瑤回想起上次消失的那位男嘉賓,喃喃道:“真的都死了嗎?”

    “不然人能去哪兒呢,節目結束之后他們也都沒再出現過了。”

    溫瑤心中的疑惑越來越重,可她沒辦法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瑤瑤,我們好像走錯路了,這不是我們埋陷阱的地方啊。”

    溫瑤一直在思考,連走錯了方向都沒有發現,還是陸云溪提醒才驚覺,已經偏離方向很遠了。

    原路返回太費事了,她指著前方道:“我們從這邊繞過去。”

    “好。”

    然而她們還沒有走出幾步,便看到了靠在樹邊的溫柔和鄭文,陸云溪被嚇了一大跳,隨后大著膽子走過去探了探兩人的呼吸。

    “瑤瑤,他們還有氣。”

    溫瑤看著兩人昏迷的狀態,搖了搖頭,朝前走去。

    “走吧,我們救不了他們。”

    陸云溪聽到這話,心底雖然不忍心,但還是抽回了手追上了溫瑤的步伐。

    這周圍溫瑤勘察過,沒有大型動物出沒,還算安全,兩人想著漲潮之后去捕點魚,便沒有走遠就在附近生了火堆,搭了帳篷。

    夜間,陸云溪在帳篷內輾轉反側,一想到溫柔和鄭文就睡不著。

    雖然束手無策,可在兩人還沒死的時候就放棄他們,這讓她良心太難安了。

    陸云溪想來想去,最后還是決定偷偷摸摸回去看看溫柔和鄭文的情況,雖然什么都做不了,但她還是想回去看看。

    她知道溫瑤的脾性,便沒有驚動溫瑤,一個人悄悄地溜了出去。

    反正不遠,這附近也沒什么危險。

    溫瑤的睡眠很淺,周圍一有什么動靜,她都非常清楚。

    所以陸云溪出去她是知道的,也知道她是去干什么,但溫瑤并沒有阻止,由著她去了。

    可隔了快一個小時陸云溪還沒有回來,這大半夜的,附近沒什么野生動物,但潛伏著的其他小危險卻不少。

    溫瑤有些擔心陸云溪,便立即準備出去看看情況。

    結果她剛從帳篷出來,就看到陸云溪回來了。

    陸云溪走路的姿勢十分僵硬,看起來有些滑稽,但溫瑤笑不出來,反而覺得陸云溪臉上的表情瘆得慌,仿佛受到了巨大驚嚇一般。

    她趕緊問道:“云溪,你怎么了?遇到了什么。”

    陸云溪看了眼空中的微型無人機,咬著嘴唇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隨后她搖了搖頭,“沒事,時間很晚了,我們回帳篷休息吧。”

    陸云溪說完便鉆進了帳篷里,微型無人機跟蹤拍攝需要保持一定的距離,所以微型無人機是不會進入帳篷內。

    溫瑤聽出陸云溪話里的意思,也趕緊鉆進了帳篷。

    她一進帳篷,陸云溪便立即塞了張紙條到她手中。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