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27章 027

第27章 027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027

    帳篷內只開了一盞小燈, 小燈已經用了半個月的時間了,電量早已不足,燈光十分的微弱。

    溫瑤借著這微弱的光, 看著陸云溪遞給她的紙條。

    “我覺得節目組有問題。”

    溫瑤看到這句話后,正打算開口, 陸云溪就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后指了指外面, 又指了指手臂上的袖標。

    無人機是攝像頭,而收音的麥卻在袖標上。

    溫瑤知道陸云溪的意思,她剛剛本來也只是打算用口型而已。

    她還是用口型問道:“什么問題?”

    陸云溪見狀, 趕緊拿著筆在紙上快筆疾書, 將自己看到的一切全都寫了下來。

    陸云溪埋頭描述著經過, 溫瑤等不及陸云溪寫完,便探過頭去看。

    隨著筆下的字一個個出現, 溫瑤的神色也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溫柔和鄭文只是陷入了昏迷,其實還活著, 所以陸云溪放心不下便想過去看看情況。

    她過去的時候,溫柔和鄭文還是在那棵大樹下面, 但兩人的姿勢有了一些變化,下午的時候是靠著大樹坐著的, 如今都倒在了草叢里一動不動的。

    陸云溪趕緊過去探兩人的呼吸和脈搏,發現兩人還活著的時候松了一口氣, 打算將兩人扶起來, 靠在樹上總比躺在濕漉漉的草地上要好。

    雖然這一切都是無用功, 根本救不了兩人,但這就跟給逝世的親人上墳一樣,主要是讓自己心安。

    陸云溪也是這樣的心理,她覺得自己做了這一切,見死不救的愧疚感可以減少一點點。

    可她還沒有開始扶,就聽到附近有動靜。

    雖然溫瑤已經排查過周圍的環境,說還算安全,但這畢竟是黑夜,又是荒郊野地里,誰知道會不會突然冒出來一個可怕的東西呢。

    于是陸云溪趕緊躲了起來,決定暗中觀察一下情況。

    她本以為發出動靜的會是荒島上的野生動物,可沒想到四個黑衣男人出現在她的視線中。

    這四個男人身材魁梧,身上被黑色的布料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就連臉上也帶著黑色口罩,幾乎整個人都淹沒在了黑暗中,陸云溪只能看到一圈輪廓。

    但陸云溪可以確定的是這四個男人絕不是其他嘉賓,他們身上并沒有背包,手臂上也沒有佩戴袖標。

    緊接著四個男人徑直走向了溫柔和鄭文,等靠近之后才打開身上的燈。

    其中一個男人蹲下開始檢查兩人的情況。

    他手里沒有拿任何的設備,但從查看眼白和舌頭,以及把脈的動作來看,感覺十分的熟練和專業。

    男人做完檢查之后,看了眼身后的人,身后那人便立即遞過去一支注射器。

    男人掀開溫柔的胳膊,看到那被剜掉一塊肉的傷口,又換了一只手臂,然后將注射器內的液體注入了溫柔的身體,而鄭文同樣如此。

    親眼見到這一切的陸云溪完全懵了。

    她不知道這些黑衣人到底是誰,也不知道他們給溫柔和鄭文注射的什么,但節目組一再強調過,這個荒島上除了嘉賓之外不會在存在其他人,那現在又怎么解釋。

    這些人如果不是節目組的人,那又會是誰?

    難道是附近國家有人知道他們在這個荒島錄制節目,所以一些不法分子過來打劫?

    一瞬間,陸云溪腦海中浮現出各種販賣器官的新聞。

    她看著四人將溫柔和鄭文放到擔架上就要抬走,又覺得不太可能,溫柔和鄭文都病重成這樣了,他們的器官能賣的出去嗎?

    還有剛剛四人過來得時候直接走向了溫柔和鄭文,很明顯是早就知道他們在這兒,而不是碰巧。

    在荒野中,能這么精準定位嘉賓所在位置的,只有在他們身上綁定了定位系統的節目組才能做到。

    陸云溪又回想起之前那個身受重傷卻無端消失的嘉賓。

    難道都是節目組動的手腳?

    那之前失聯或者死亡的嘉賓,也許不是因為在荒島遇難才……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陸云溪恐懼極了,她看著四個黑衣男離開的背影,心臟緊張的快要跳出來了。

    她努力按住胸口,生怕心跳聲也會引起幾人的注意。

    然而就在這時,一團不知道具體是什么的東西,從天而降砸在了她的頭頂。

    本就神經緊張的陸云溪被嚇了一大跳,雖然及時捂住嘴沒有發出聲音,但腳下卻踩到了一根樹枝,發出了“咔嚓”一聲。

    四個男人聽到這聲音之后,立即高度警惕起來,其中一人趕緊朝聲音來源追來。

    陸云溪見狀拔腿就跑,那男人一直緊跟在后面。

    陸云溪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知道最后她完全沒力氣了,只能找個地方躲起來。

    值得慶幸的是這時候一只體型肥碩的野兔冒了出來,男人看見野兔之后便放松了警惕,掉頭回去了。

    陸云溪見男人走遠后,整個人虛脫的攤在地上緩了好一陣才艱難的走回去。

    溫瑤看完陸云溪的經歷之后,擰緊眉頭陷入了沉思。

    其實在剛到荒島后沒幾天,她便意識到一些不對勁。

    例如第一周在自備食物充足的情況下,大家絕對是以自保為前提,不會去冒任何險,但第一周卻有3人失聯、4人受重傷。

    人數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失聯。

    “失聯”這個詞要怎么解釋?

    每個嘉賓都會佩戴袖標,袖標上有GPS定位儀和無人機追蹤器,除非嘉賓傻到自己將袖標扔掉,不然又怎么會失聯。

    還有之前無端消失的那位男嘉賓,她可以確定男嘉賓受了重傷已經命在旦夕了,后來節目組的周播報時,那位男嘉賓的名字的確出現在了“離開”名單中。

    可男嘉賓到底是怎么離開她們的視線,“死”在別處的?

    還有這個節目最讓溫瑤想不明白的一點,就是邀請溫柔。

    節目組在篩選嘉賓的時候是有考核標準的,標準分為兩方面:一方面是身體素質,另一方面是生存能力。

    就例如陸云溪,陸云溪雖然看著弱,缺乏野外生存的經驗,但其實陸云溪的身體素質非常好,體力和耐力都不輸她。

    而溫柔呢,用“手無縛雞之力”六個字來形容完全不過分。

    全國人民都知道溫柔根本不會武功,一直呆在舒適圈里連拍戲都叫苦叫累要讓姐姐當替身,放到荒島上肯定活不下去。

    難道節目組真的會為了反目成仇姐妹花同上一檔節目這個噱頭,就邀請溫柔來送死?

    這一點困惑了溫瑤好久,但現在有了這幾個黑衣人的存在,之前沒法兒解釋的一切,似乎都能解釋了。

    溫瑤覺得黑衣人可能是節目組派來救人的,但為了保證節目的真實性,他們不會輕易出動,只會在嘉賓命懸一線的時候出現。

    那些“失聯”“離開”的人其實都沒有死。

    觀眾之所以會認為他們死了,是節目組故意模糊視線,渲染出一種他們死了的感覺。

    溫瑤仔細回想起來,發現節目組還真的從來沒有指名道姓的說過誰死亡,都是用“失聯”“離開”“告別”這樣的字眼在打插邊球,給人錯覺。

    溫瑤拿過陸云溪手里的紙筆,寫道:“別怕,他們可能是節目組安排來救人的,因為怕被觀眾發現,所以才鬼鬼祟祟的。”

    雖然欺騙觀眾這一點,溫瑤認為節目組做的也不對。

    但現在的真人秀都有劇本的,魔術表演都是障眼法,鬼屋都是真人假扮的,這似乎已經成了公認的秘密,大家對此并不排斥。

    若是這樣,沒有人命傷亡倒是一件幸事。

    然而陸云溪卻反駁她:“不!他們身上沒有一絲善意。”

    陸云溪回想起當時的情景,黑衣人手中的注射器針尖在光線下泛著銀光,她光是看著雞皮疙瘩就起來了,絕對不是什么好玩意。

    還有他們對待兩位病患的動作十分粗魯,后來那個男人追擊她,如同是在追擊仇敵似得。

    陸云溪敢確定,這些人絕對不是救人那么簡單。

    她怕溫瑤不信,又寫到:“荒島求生這節目因為傷亡問題,每年都會引起巨大的輿論風波,節目還會被抵制,如果有人救,那節目組沒理由不回應呀。”

    “還有往季節目中那些死亡了的嘉賓,真的再也沒有在大眾視野里出現過,如果活著不可能沒人知道。”

    越分析,陸云溪越覺得可怕。

    現在她覺得洪水野獸,饑寒交迫都不算什么了,什么都沒有人心恐怖。

    事情的沖擊性太大,再加上溫瑤沒有親眼看到這檔節目以前的輿論風波,所以她沒有想到以前那些嘉賓徹底消失了的這個問題。

    現在陸云溪提出來后,溫瑤之前的疑惑本以為得到了合理的解釋,結果現在更多疑惑冒了出來。

    那些徹底消失的嘉賓到底有沒有死?

    如果死了,那四個黑衣男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么?

    如果沒有死,那節目組又是怎么處理他們的?

    溫瑤想不明白,但她敢確定的是這檔節目肯定存在貓膩。

    而她身為節目嘉賓,已然成了被節目組擺弄的一顆棋子。

    從小到大,溫瑤從來都是下棋之人,又怎么會允許自己成為棋子,任人擺布。

    她一定解開迷霧,將事情弄清楚!

    溫瑤看著還沒有從剛剛的經歷中緩過來陸云溪,伸手攬過她的肩,掌心剛好觸碰到陸云溪的袖標。

    她突然意識到一件事。

    溫瑤指了指袖標,陸云溪沒有反應過來,一臉懵的看著溫瑤。

    溫瑤趕緊寫到:“剛剛無人機一直跟著你,你所看到的那些內容,直播間的觀眾會不會也看到了?”

    陸云溪聞言立即坐直身子,激動地拍了一下大腿。

    “對啊,節目是實時直播的!”

    ————-

    然而真實情況,并沒有兩人想的那么樂觀。

    直播間內一群觀眾都打算跟著陸云溪的視線,看看溫柔和鄭文最后的情況,結果陸云溪才剛看到兩人,屏幕就突然黑了,整個頁面都顯示無信號。

    他們切換到其他嘉賓的頻道,發現其他頻道都是正常的,只有陸云溪這邊沒了信號。

    可其他頻道的嘉賓哪有溫柔有吸引力啊,于是大家瘋狂的刷著彈幕吐槽節目設備垃圾。

    “這一季節目都無信號多少次了,無語死了。”

    “上次那個男嘉賓為什么會消失也是因為無信號,每次都是這種關鍵時候就沒信號!”

    “@荒島求生節目這么紅火,就不能給嘉賓搞點好設備嗎?”

    大家刷著彈幕,寫著投訴反饋,耐心等待了將近四十分鐘,陸云溪的頻道畫面才恢復正常。

    觀眾們看著癱坐在地上的陸云溪,仿佛剛死里逃生一般,完全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

    “陸云溪怎么了,發生了什么?”

    “溫柔和鄭文呢?這四十分鐘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陸云溪渾身都在發抖哎,究竟出了什么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