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29章 029

第29章 029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029

    韓氏集團有長期合作的專業調查公司,因此《荒島求生》前面四季的死亡者個人信息很快就被調查清楚了。

    韓慕堯快速的翻看著手里的資料, 很快他便發現了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點——

    他們在沒有參加節目前經濟上都出現了問題, 非常缺錢。

    除此之外, 他們幾乎都沒有關系非常親密的家人。

    韓慕堯注意到這一點之后, 又趕緊查了查正在進行中的第五季到目前為止,死亡的那些人的情況,發現他們都和前四季的死亡者情況一樣。

    要不就是負債累累, 要不就是社會關系十分糟糕,獨身一人的。

    韓慕堯緊盯著屏幕上的直播, 覺得情況比他想象的微妙, 他必須要趕快著手調查了,不然節目就要進入尾聲了。

    ————-

    自從那晚的事情發生后,溫瑤和陸云溪兩人對節目組就心存芥蒂了。

    她們本以為無人機會將當時陸云溪看到的那一幕直播給觀眾,可幾天過去了,直播還是在繼續,節目組那邊風平浪靜。

    如果觀眾看到了那一幕,此刻外面的世界應該已經掀起軒然大波了,節目組不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

    溫瑤覺得既然節目組背著所有人在搞貓膩, 不可能這么容易就被泄露出去。

    那些黑衣人身上可能攜帶了信號屏蔽儀一類的東西, 可以讓無人機的直播被切斷。

    但不管觀眾有沒有看到當晚的情況,溫瑤都不打算坐以待斃,她一定要想辦法將事情調查清楚。

    因為這件事關系到嘉賓們的生死, 而她們作為嘉賓之一, 萬一下一個被黑衣人抬走的人就是自己呢。

    節目組到底安的什么心, 溫瑤和陸云溪此刻完全不清楚,所以為了不打草驚蛇,她們白天還是表現的跟以往一樣,想辦法讓自己生存下去。

    到了晚上兩人進入帳篷后,她們便用紙筆交流,開始計劃該如何讓節目組露出馬腳。

    那四個黑衣男既然會用擔架將病重的嘉賓們抬走,那他們在這個荒島上肯定有一個根據地,亦或者是交通設備。

    想到這一點,溫瑤抬頭看了眼天空。

    倒是一直都有節目組安排的直升機在上空盤旋,節目組之前告訴她們,這些直升機的作用是為了給無人機提供信號樞紐,而非為了給嘉賓提供幫助。

    之前溫瑤對此深信不疑,但現在她覺得沒那么簡單。

    荒島面積非常大,當初節目組將嘉賓們分成了六撥,分別投放在了荒島上。

    現在節目時間已經過半,溫瑤才遇到幾位嘉賓,所以想要徒步去找那些黑衣□□本不可能。

    更別說她們根本不知道節目組的下一個目標是誰,去什么方向找都不知道。

    現在唯一的切入點只有黑衣男,而要想找到黑衣男,只能讓他們送上門來。

    可要讓黑衣男送上門來,那就必須要有人命在旦夕才行。

    溫瑤和陸云溪視線交匯,溫瑤緊緊的抓著陸云溪的手,道:“你信我嗎?”

    陸云溪看著溫瑤,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我信。”

    在荒島上同行半個多月的時間,要不是一路上有溫瑤幫忙,她早就沒命了,現在又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

    “那就這樣……”

    溫瑤在紙上快速的寫著她的計劃。

    第二天傍晚,兩人和平常一樣開始為今日的晚餐奔波。

    很快溫瑤便摘了一把野菜回來,她將野菜遞給陸云溪,說道:“云溪,我去附近布個陷阱,看看會不會有野味上鉤,你沒事做的話,再去采一些這種野菜回來。”

    溫瑤將野菜樣品遞給陸云溪,然后又拿出一株和野菜十分相似的植物,叮囑道:“你別走遠了,附近就有很多,還有摘的時候一定要看仔細,千萬不要摘到這種了,這種是含毒不能吃的。”

    陸云溪順手將溫瑤所說的含毒的植物也接了過來,她看著左手的野菜和右手的“毒草”,道:“放心吧,你交給我的事情什么時候出過岔子。”

    溫瑤還是一臉的不放心,“你別搞混了。”

    “不會,我有那么笨嗎?”陸云溪俏皮的撅起小嘴,表示不服。

    溫瑤見到陸云溪這副模樣,戳了戳她的手臂,“是是是,你不笨。”

    “好了,我得去布置捕獵陷阱了,再晚今天就吃不上肉了。”

    溫瑤說著便從包里拿出工具,朝早就勘測好的區域走去,而這邊的陸云溪也開始尋找野菜,等走到野菜生長的區域后,她喃喃道:“可不能搞混了,我得把毒草放進包里,不確定的時候再拿出來看一眼,不然得弄混了。”

    隨后她便將左手的那株植物收進了腰包里。

    此刻直播間的彈幕瘋狂飄過。

    “臥槽,你左手拿的不是野菜嗎?老大你把野菜收進包里了。”

    “還信誓旦旦說不會搞錯,結果還沒開始就錯了!!!”

    “天啊,我瑤沒被野獸害死,沒被毒蛇害死,沒被狂風暴雨害死,最后不會被陸云溪這個蠢貨給害死了吧。”

    “呸呸呸呸呸,前面的閉上你的烏鴉嘴。”

    “老天保佑瑤瑤能發現野菜有問題啊!”

    ……

    陸云溪照著溫瑤給她的樣品,采摘了一大把野菜回去。

    野菜摘回去之后,她又擔心溫瑤沒有抓到野味,這點野菜不夠吃,畢竟植物都是看著體積大,開水一燙就沒多少了。

    于是她又回去摘了不少。

    野菜摘回來之后,她從包里取出“毒草”對比了一下后,發現自己并沒有摘錯后,嘴上還哼起了小調,然后將“毒草”扔的遠遠地。

    直播間的觀眾們看到陸云溪這副高興的模樣,氣的捶胸頓足,恨不得鉆進屏幕里拎著陸云溪的衣領告訴她,她到底有多蠢。

    然而他們再怎么著急上火,溫瑤和陸云溪都不知道,他們只能刷著彈幕。

    “有毒啊!!!”

    “陸云溪你這個拖油瓶早點去死吧!”

    “啊啊啊啊,好擔心我瑤啊。”

    “溫瑤肯定能發現吧,拜托一定要發現啊。”

    然而溫瑤還沒回來,大家便看到陸云溪將野菜簡單的清理了一下后直接掐成了兩段裝進了鍋里。

    她將裝著青菜的鍋放在一旁,然后熟練的開始生火,很快火便燃的旺旺的了。

    陸云溪左右看了看,見溫瑤還沒有回來,這火又燃的很起勁,便看了眼鍋里的野菜,摸了摸餓扁了的肚子。

    反正野菜很多,先煮一鍋蔬菜湯好了。

    于是陸云溪便將在火上架起了小鍋,將清水放進去,等水開之后又將野菜扔了進去。

    很快鍋里的水便變成了綠色,而蔬菜湯的清香便撲面而來。

    陸云溪用小勺嘗了一口菜湯,雖然沒有調味品,但蔬菜的鮮香還是讓味覺有了反應。

    正巧這時候溫瑤領著一個蛇皮口袋回來,而蛇皮袋里面沉甸甸的,明顯有收獲了。

    陸云溪趕緊問道:“瑤瑤,今天這么快就有收獲了啊,你捕到了什么?”

    溫瑤一邊將口袋打開,一邊道:“我怕你不敢吃。”

    “這些日子我跟著你什么沒吃過,還有什么不敢的。”

    溫瑤聞言將蛇皮口袋里的獵物倒了出來,陸云溪定睛一看,瞬間小臉便被嚇得慘白了。

    “怎么是蛇。”

    “蛇肉可是美味,無論是煲湯還是火烤,味道都還不錯。”

    陸云溪看著地上那條被斬成三節后還在蠕動的蛇身,將腦袋搖成了撥浪鼓。

    “這種美味你一個人享用吧,我還是喝我的菜湯好了。”說著陸云溪便將蔬菜湯倒進碗中,將鍋讓給了溫瑤用。

    溫瑤看著正在小口喝著蔬菜湯的陸云溪,道:“你把野菜都煮了?”

    “我喝完湯再去幫你摘。”

    “不用了,蛇肉不用配菜,熬出來的湯呈奶白色才最鮮美。”

    “那你要先喝一點蔬菜湯嗎?”陸云溪說著便將碗捧到了溫瑤面前。

    直播間內的大家心都懸在了半空中,緊捏著一把汗,呼喊著,溫瑤你千萬不要喝啊!

    他們盯著屏幕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只見溫瑤看了眼冒著熱氣的蔬菜湯,說道:“我口渴,熱湯不解渴,你幫我拿一下水壺吧,我謝謝。”

    觀眾們聽到這話,暫時松了口氣,又開始擔憂起陸云溪來。

    陸云溪不會真的中毒了吧,這毒什么時候才會發作啊,要發作乘早發作呀,免得溫瑤也誤食。

    還有這草毒性究竟有多大,發作之后還有沒有辦法救?

    陸云溪平日里雖然笨笨的,沒什么用處,可陪了溫瑤這么久,她如果突然死了,溫瑤得多難過啊。

    溫瑤的粉絲們憂心忡忡,紛紛祈求上蒼保佑那草是無毒的。

    然而現實十分的殘酷。

    陸云溪從帳篷里取出水壺后,剛沒走幾步路,嘴角便溢出了鮮血,隨后整個人都栽到在地。

    溫瑤見狀趕緊跑過摟住陸云溪,“怎么回事?”

    她用手指蘸了一點陸云溪唇邊的血,兩根手指摩擦開后觀察了下顏色,隨后又看了下她的舌頭,緊張的擰緊眉頭問道:“你吃了什么?”

    陸云溪瞪大眼睛緊盯著溫瑤,手抬起來又落了下去。

    溫瑤著急的四周環顧了一圈,然后在火堆旁撿起了一片遺落的葉子,瞬間臉色大變。

    緊接著她立即將陸云溪扶起來,也不顧陸云溪此刻的狀態,命令道:“張嘴。”

    溫瑤直接將手指伸進了她的嘴里,扣動著嗓子眼,隨即陸云溪便開始干嘔起來。

    “把吃進去的東西全都吐出來。”

    然而陸云溪干嘔了一會兒什么都沒有吐出來,她哭喪著一張臉:“溫瑤,我會死嗎?”

    溫瑤此刻滿臉的凝重,沒有回答陸云溪。

    起先陸云溪還在吐,可一直吐不出來東西,后來直接噴了一口鮮血出來,整個人徹底沒力氣了。

    溫瑤看著陸云溪這樣,她面色上沒有任何表情,但眼神中布滿了著急與恐慌。

    她給陸云溪把了一下脈搏,臉色更凝重了,手忙腳亂的將背包里的藥箱翻騰出來,可一瓶有用的都沒有,她緊張的手都開始發抖。

    直播間彈幕里已經炸了。

    “我的天啊,溫瑤什么時候緊張害怕到手抖過!!!”

    “溫瑤那么重情重義的一個人,陸云溪要是死了,溫瑤得崩潰吧,一個人在荒島情緒又崩潰了,好可怕!”

    “我哭了,天啊,好心疼瑤瑤,云溪小姐姐一定要挺住。”

    ……

    溫瑤將陸云溪扶進帳篷里,她看了看已經黑下來的天色,從背包里摸出一支手電筒,放進口袋里,然后忍住情緒對陸云溪說道:“我記得之前我們呆過的那個地方有解毒功效的藥草,我現在就去找。陸云溪我告訴你,我沒有回來之前,你絕對不能死!”

    隨后溫瑤迅速便離開了帳篷,她運用輕功速度很快,導致無人機反應不及,畫面開始模糊。

    陸云溪和溫瑤兩人走了一整天才來到這個地方,溫瑤的輕功再快也不可能在短時間一來一回。

    再加上天已經黑了,黑燈瞎火的怎么尋找藥草?

    溫瑤這明顯是不忍心看著陸云溪死,而握著一絲渺茫的希望,做最后的掙扎。

    大家看著中毒的陸云溪和陰郁到下一秒就會情緒崩潰的溫瑤,心疼到不行。

    在這一刻他們一點都不覺得求生節目精彩了,反而覺得格外殘忍。

    就在他們捏緊小心臟,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盯著陸云溪和溫瑤的頻道,生怕兩人會出現什么狀況時,兩個頻道同時黑了屏。

    “臥槽!又tm無信號了!!!”

    荒島上。

    溫瑤其實根本沒有離開,她說要回到原來的地方尋找草藥不過是忽悠節目組的。

    她運用輕功營造出自己已經離開很遠的假象,其實她一直在附近并沒有走遠。

    反正叢林處處都是一個樣,肉眼都分不清差別,更別說屏幕后的節目組了。

    轉悠了幾圈之后,溫瑤覺察到附近有動靜,便找了個能看到帳篷的地方將自己隱藏了起來。

    溫瑤緊緊的盯著帳篷,等待著。

    約莫十分鐘后,幾位穿著黑衣的男人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中。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