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3章 003(小修)

第3章 003(小修)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003

    溫瑤所在的劇組雖然只是一個小劇組,組內也沒什么大咖,但主演們都有一定的人氣基礎,所以仍有不少媒體在關注著。

    因此威亞出現故障險些釀成大禍這件事很快就被報道了出去,溫柔的粉絲得知后,強烈要求追究劇組的責任,掀起了一陣不小得風波。

    此事劇組道歉態度十分誠懇,而溫柔這邊在微博上大度原諒,還安撫粉絲情緒,表現的十分善解人意,攬獲了一大波好評。

    只是溫瑤對此事完全不知情,她還住在醫院中與世隔絕。

    左臂骨折對于經歷過無數次九死一生的溫瑤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不存在多大影響。

    只是劇組導演不放心,強烈要求她留院觀察幾天再回家休養。

    原身自從成為妹妹的替身后,妹妹怕被人發現這個秘密,便斬斷了原身與外界的聯系,所以她就算離開了醫院也別無去處,只能暫且住下,再從長計議。

    待在醫院的這幾天,溫瑤一直在用自創的療傷法加速手臂的恢復。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

    現代的醫療設施十分先進雖用不了一百天那么久,但少說也需一個月。

    可溫瑤只用了十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因為著急拍攝進度,再加上這次出事,劇組責任重大,所以導演張云一直在密切關注著溫瑤的傷況。

    在得知溫瑤已無大礙之后,張云立即聯系了經紀人袁敏。

    按道理來說,應該讓演員再休息幾天,可拍攝進度不能一直拖著。

    拖一天就是十幾萬的成本,他們這小劇組可耗不起。

    之前溫柔與溫瑤兩人關系鬧得非常僵,袁敏本打算讓溫瑤冷靜幾天,就去將溫瑤接回家養傷。

    畢竟對外溫瑤就是“溫柔”,住在醫院無人照料傳出去,蒙在鼓里的粉絲又得將她和經紀公司撕一番。

    可溫瑤態度堅決,不愿意回去,袁敏想著溫瑤的利用價值,便想讓溫柔去說幾句軟話。

    溫柔心氣兒高,覺得應該多晾溫瑤幾天,讓她知道天高地厚。

    袁敏想著溫瑤傷況得個把月才會好,也就沒急。

    哪知道溫瑤的傷竟好的如此快,而且劇組那邊也在問什么時候能復工,這就沒辦法拖下去了。

    袁敏立即給溫柔打了通電話。

    “柔柔,溫瑤的傷好的差不多了,劇組在問什么時候能復工,你和溫瑤的關系不能再這么僵下去了,這對你很不利。”

    溫柔當然清楚失去溫瑤這個替身,對自己有多不利。

    想想以后那些臟活累活都得自己親自上,她趕緊回答道:“我知道,袁姐。”

    “那我過來接你,我們馬上去醫院。”

    “行。”

    ——-

    溫瑤在病房內住了十天,這十天袁敏和溫柔都沒有主動聯系她。

    溫瑤覺得十分奇怪。

    雖然當初她不當替身的態度表現的非常堅決,有一刀兩斷的架勢,可就她對溫柔的利用價值來說,對方不可能這么輕易就放棄她。

    更何況她的存在對溫柔來說是個威脅,溫柔就算不再用她,也不可能任由她在外面拋頭露面。

    這十天,溫瑤覺得平靜的太過異常了,仔細想了想今后的計劃,她決定主動聯系溫柔。

    誰知道這想法剛冒出頭,溫柔就來了。

    溫瑤內心一喜,但面上卻不顯,隨手拿起放在床頭的劇本翻看起來,將兩人視若無物。

    推門進來的溫柔見到溫瑤竟然無視自己,怒氣瞬間浮上心頭,但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還是揚起了一張笑臉。

    她笑著晃了晃手上的甜品袋子,聲音甜美溫柔的喊道:“姐,你看我給你帶了什么!”

    溫瑤聞言抬頭瞧了眼又低下了頭,并不打算理會。

    溫柔如同沒看見她的動作似得,依舊熱情的說道:“姐,這可是你最喜歡的草莓蛋糕,你不知道這家蛋糕有多緊俏,我提前了三天預定呢。”

    溫柔說著話,將蛋糕取了出來遞到溫瑤面前。

    溫瑤合上劇本,抬頭與溫柔對視。

    溫柔余光注意到溫瑤手里的劇本,在內心鄙夷的冷呵一聲。

    她還以為溫瑤會多有骨氣呢,還不就是嘴殼子硬。

    要真不打算再做替身,又怎么會看劇本呢。

    之前經紀人還一直擔心溫瑤會反抗,事實證明,她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

    同一個屋檐下相處了十幾年,她太清楚溫瑤的脾性了。

    溫瑤看著溫柔遞過來的小蛋糕,圓圓的蛋糕中間鑲著一顆嬌艷欲滴的大草莓。

    不過對溫瑤來說,這是一種陌生的食物。

    于她而言陌生就代表著危險。

    溫瑤毫無食欲,她只是覺得新奇而已。

    溫柔見溫瑤目光緊緊的鎖在了蛋糕上,心里暗暗覺得溫瑤已經氣消了。

    她趕緊將蛋糕塞到了她的手里,裝出一副誠懇的模樣:

    “姐,上次是我不對,你也知道我這個脾氣一點就著,我跟你道歉,保證下次再也不會了。”

    這不是溫柔第一次向溫瑤道歉,在原主的記憶中這種情況屢見不鮮,但原主重親情又心軟懦弱,毫無底線的原諒溫柔。

    不過這一次溫瑤打算行緩兵之計,同樣先原諒溫柔。

    目前她一無所有又頂著一張和溫柔一模一樣的臉,無論到哪里都擺脫不了“溫柔”這個名字,并且溫柔也不會任由她這個定.時.炸.彈存在。

    就目前的處境來看,先將計就計,尋找機會站上比溫柔更高的位置后,再一舉揭穿溫柔,讓溫柔永無翻身之日,更為合適。

    想到自己的計劃,溫瑤醞釀了一下情緒,再次抬頭時,眼中淚光閃爍,仿佛受了極大委屈的似得望著溫柔。

    她放緩語調,一派天真的問道:“你說真的?”

    此前溫柔還覺得溫瑤似乎冷漠過了頭,可此刻她頓時消掉了這個想法。

    眼前的女生還是她熟悉的樣子,又笨又蠢。

    溫柔激動地握住溫瑤的手,一臉認真的回答:“當然是真的,姐,爸媽癱瘓不省人事,我在這世界上相當于只有你一個親人了,你可不能也拋下我呀。”

    溫瑤聞言,臉上流露出一絲感動,含淚回答了一聲“好”。

    可她的內心卻若冷若冰霜,對溫柔的話不信分毫。

    ——-

    溫瑤出院后,再次回到了溫柔和袁敏的眼皮子底下。

    溫瑤還是和原來一樣,沉默寡言,性格封閉,但他們卻感到有些不對勁。

    具體哪兒不對勁卻又說不出來。

    溫柔和袁敏內心不安,觀察了一段時間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才徹底放心,讓她回到了劇組。

    回到劇組的溫瑤一邊看劇本,一邊結合原身的記憶琢磨著這戲該怎么演。

    原主在表演方面非常有天賦,一點即通,對原主來說演戲并不困難。

    可對于打打殺殺慣了的溫瑤來說卻有些難度,一時摸不著頭緒。

    溫瑤將劇本背了個滾瓜爛熟,準備找人請教一下時,突然瞧見女一號宋薇薇和一個男人前后腳離開了片場。

    溫瑤一直記得剛穿過時,在暈倒前看見的那個神情鬼祟慌張的女人。

    后來她得知那個女人正是這部戲的女一號宋薇薇。

    因為原主在劇中飾演的角色是男一號的妹妹,兩人并沒有對手戲,所以在原主的記憶中兩人并沒有過多交集。

    記憶窺探不出什么,之后她回到劇組,也并沒有發現宋薇薇有什么異常。

    但溫瑤總覺得這事蹊蹺,一個劇組再怎么粗心大意也不可能出現這么大的紕漏。

    她懷疑是有人動了手腳。

    而今和宋薇薇一起離開的男人,恰好就是負責威亞機器的黎師傅。

    女演員和威亞師傅平日里根本不存在交集,怎會一同出去?

    定有貓膩。

    溫瑤當即放下劇本跟了上去。

    果不然,溫瑤發現兩人一前一后走向了通往后院的小徑,最后在一處極為隱秘的地方停下了腳步。

    雖然是借尸還魂,但慶幸的是溫瑤的功夫全都帶了過來。

    此刻她運用輕功悄無聲息的跟在兩人后面,完全沒被察覺。

    只見宋薇薇站定后,先檢查了一下四周,確定無人后,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事情不是兩清了嗎?還找我做什么,而且這是在劇組,要是叫人看見怎么辦?”

    “宋老師,咱們當初說好的可是這個數,你現在才給了一半。”

    黎師傅比劃了個數字。

    提到錢,宋薇薇臉色瞬間陰了下來,道:“你還好意思說,你當時可是拍胸脯保證萬無一失的,現在呢?人還好端端在那兒呢。”

    提到這事黎師傅也委屈,他道:“這真不賴我,你也親眼看見了,十多米的地方摔下來,這不死也得殘吧,誰想到她只是手臂骨折還幾天就痊愈了,真是見鬼了。”

    黎師傅這么一說,宋薇薇擰緊了眉頭。

    這事的確見鬼了。

    當時溫柔摔下來腦袋朝地鮮血四濺,可最后那血卻成了道具血漿,而溫柔就輕微骨折。

    可一想到到手的資源被溫柔搶了去,宋薇薇就難咽下這口氣。

    溫柔明明私下囂張跋扈刁蠻任性,還對外營造出一種溫柔清純的模樣,借著這個形象搶了她不少優質資源。

    宋薇薇氣的咬牙切齒,直跺腳,在內心發誓無論如何,她都要讓溫柔遭到報應。

    只是她沒想到一抬頭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人影。

    待宋薇薇看清后,瞳孔猛的一縮。

    竟然是溫柔!

    只見溫柔陰沉一張臉,眼中仿佛帶著殺氣似得,直勾勾的盯著她。

    宋薇薇本來就心中有鬼,又對上這個眼神,被嚇得不輕。

    她不自覺的后退了兩步,底氣不足的質問:“溫、溫柔,你竟然敢跟蹤我們?”

    兩人的話一句不差的落在了溫瑤的耳朵里,溫瑤怎么都沒想到這樣一位嬌弱美人竟然是蛇蝎心腸,想至原身于死地。

    現在原身已經命喪黃泉,而她有幸還魂和原身成了一體,那她自然不能坐視不管,得替原身報仇雪恨才是。

    “不跟蹤,我怎知道你們竟勾結起來想要加害于我?”溫瑤說著話又朝兩人逼近了一步。

    宋薇薇見溫柔已經知道真相,心里“咯噔”一下緊張起來。

    但宋薇薇轉念一想這里連個監控都沒有,誰又能作證呢,不由得輕松幾分。

    她笑盈盈道:“對,沒錯我是要害你,可有人信你這話嗎?你拿得出證據嗎?”

    宋薇薇說完扭頭對身邊的黎師傅道:“黎師傅,你相信我會害她嗎?”

    黎師傅雖然在錢方面對宋薇薇有不滿,但身為同謀自然是站在宋薇薇那邊的。

    他配合道:“這怎么可能呢,宋老師心地善良,因為溫老師出事傷心自責了好久,怎么可能有害人之心。”

    溫瑤看著兩人一唱一和的嘴臉,簡直丑惡至極。

    既然這樣,她也沒必要再客氣。

    溫瑤捏緊拳頭,二話沒說便落在了兩人臉上。

    兩人毫無防備被這突然襲來的一拳擊倒在地,宋薇薇完全傻了,而黎師傅身為男人有幾分反抗力卻連溫瑤的衣角都沒有碰到,就一腳踹了出去。

    溫瑤看著不自量力的兩人,將視線落在宋薇薇臉上,反問道:

    “那你覺得有人會信是我打了你們嗎?”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