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溫瑤, 我知道我們之前有很多的矛盾, 我知道我從小就欺負你, 跟你爭寵, 這么多年我一直對不起你,但求求你這次一定要救救我!”

    溫柔被禁錮在了病床上身體無法動彈,只能伸長手臂緊緊的攥住溫瑤的胳膊, 滿臉的哀求。

    被送去德國之后,她將要面對怎樣的場面,溫柔并不知道,但她知道電影里的試驗品沒一個好下場, 那些小白鼠最后的結局都是痛苦的死去。

    現在她別無他法,只能求助溫瑤, 溫瑤能不能救的了她還是未知數, 但這是她僅有的希望。

    “真的求你了,以后我什么都聽你的, 你讓我做你的替身都可以,千萬不要讓我去德國,那些生物制藥公司的實驗有多恐怖你根本無法想象。”

    溫瑤看著以前趾高氣揚, 從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溫柔, 如此苦苦哀求自己,便知道未來她將要面對的事情會有多令人恐懼。

    她撥開溫柔的手, 道:“替身就算了,能不能救得了你我也沒有把握,但我會盡力, 不過我不是為了你。”

    而是因為她的眼里容不得沙子,節目組既然邀請她參加節目,那說明她也同樣是“試驗品”的備選人物。

    既然這樣牽扯進了自己,那她絕不能容忍節目組這樣目無王法下去。

    溫柔見溫瑤答應,感激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溫瑤我為以前的不懂事向你道歉,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會了。”

    這次道歉溫柔是發自內心,誠心誠意的。

    經過這次荒島之行,她才意識到自己與溫瑤的區別簡直有如云泥,她無論如何都比不上溫瑤的十分之一。

    溫瑤會紅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面對溫柔的道歉,溫瑤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和你一同被帶走的鄭文呢?”

    “我不知道,從我醒來就一直在這個房間里沒出去過,而這個房間一直都只有我一個人。”

    “那你還知道些什么?”

    溫柔本能的搖頭,努力回想著自己有沒有遺漏點,突然她頓住了,說道:“前天我聽他們說,一周后會將我們送往德國。”

    前天的一周后,那就是現在的五天后,也就是下周三。

    “德國的什么地點知道嗎?”

    溫柔搖頭,她已經將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況都告訴了溫瑤。

    溫瑤見狀,叮囑道:“這里是瑞士,而實驗室在德國,這兩個地方都距離華國有著萬里之遙,要揭穿節目組的陰謀救你們回國,需要時機和時間,但在這之前你一定要裝作什么事都沒發生過,沒見過我,絕不能露出破綻打草驚蛇知道嗎?不然不光是你,就連我也難逃魔爪。“

    溫柔不傻,她趕緊點頭,“放心,我知道。”

    “好,那現在我先離開,再去探探其他情況。”

    “嗯。”

    溫瑤轉身打算離開,又被溫瑤叫住了,她疑惑的回頭,只見溫柔道:

    “你自己要注意安全。”

    溫瑤愣了一下,點點頭。

    從溫柔所在的房間里出來之后,溫瑤想要尋找鄭文,但找遍整個七樓都沒有看見鄭文的身影,她猜測鄭文肯定在八樓,本想上去,結果這時開門聲響了起來。

    溫瑤趕緊躲進旁邊的一扇門內,卻意外發現這是一個衛生間,而衛生間的窗戶是敞開的,直接通向外面。

    她趕緊從窗戶跳了出去。

    從七樓跳下去,繞是有輕功的溫瑤也有受傷的風險,但慶幸的是底下修建了一座高大的男人雕像,溫瑤跳到雕像上,再順著雕像滑下去平安落地。

    溫瑤左右觀察了一番后,趕緊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時還不到凌晨四點,可一夜未睡的溫瑤卻毫無困意,她回顧著剛剛她親眼所見的這一切,思維快速轉動著。

    身在異國他鄉,不僅語言不通,甚至連一個通訊設備都沒有,她第一次感到孤立無援是什么感覺。

    縱使知道了節目組背后的詭計,她都不知道該如何下手去處理。

    溫瑤呈大字狀癱在床上絞盡腦汁的想著辦法。

    她想,假如這件事不是發生在國外,而是在國內她會怎么處理。

    肯定會收集證據,尋找媒體,曝光的同時報警。

    想到這兒,溫瑤靈光一現的坐起身來,有了主意。

    她的思維怎么因為國籍原因受到了局限,真的是最近受到太多的沖擊,人都傻了。

    無論在哪個國家想要揭發別人的陰謀,都得需要有力的證據。

    另外華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事事以民眾為先,有不少新文報道華國留學生在國外遇害受到威脅,華國都會保護他們,別被說《荒島求生》本身就是一檔華國綜藝節目。

    不僅節目團隊都是華國人,受害者也都是華國人,那華國政府肯定不會坐視不管。

    她一個人的力量奈何不了他們,但如果將事情在華國曝光,激起民憤,那華國政府肯定會高度重視這件事,并立刻介入調查。

    有了國家政府的力量,那這件事就好辦多了。

    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之后,溫瑤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但在這之前,溫瑤必須得收集到有力的證據,不然這么不可思議的事情,光憑口說,大眾不會相信。

    溫瑤想來想去,覺得最直觀的證據就是將七樓八樓的實驗室場景拍攝下來,可她拿什么去拍呢?

    必須要搞到一臺相機或者是手機。

    這倒不算難。

    第二天溫瑤一大早便起來了,她若無其事的一邊走一邊活動著身體,還熱情的跟來往的人打著招呼。

    溫瑤長得漂亮又有魅力,節目組大多數人都是男性,男性往往對外表好看的女人自帶三分好感與善意,所以溫瑤跟他們打招呼,他們也都熱情的回應著,有些還會停下來和她閑聊兩句。

    組內一位不知名的禿頭男人更是對溫瑤熱情備至,怕溫瑤吃不慣西式早餐,還主動拿出自己從國內帶的速凍奶黃包要分享給溫瑤。

    溫瑤沒有拒絕,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聲音甜甜道:“大哥,你人真好,很高興認識你這個朋友。”

    “瑤瑤,你不知道我真的太喜歡你了,我可是你最忠實的粉絲,你能給我簽個名嗎?”

    “當然可以。”溫瑤說著莞爾一笑,緊接著臉上又露出幾分遺憾,“可惜我現在沒有手機,不然就能留個聯系方式了。”

    男人一聽溫瑤主動要留聯系方式頓時激動了,他道:“沒事沒事,我加你微信,等你拿到手機再同意就行了。”

    “好啊。”

    “你號碼多少?”男人掏出手機。

    “我自己來輸入吧。”

    “行。”

    禿頭男趕緊將手機遞到溫瑤手里,生怕晚了一步溫瑤就反悔了。

    溫瑤拿著手機沒有立馬輸入號碼,而是裝作不小心的模樣切回了桌面,她笨拙的滑動兩下后熄滅了屏幕。

    她帶著歉意道:“哎呀,荒島待太久我都不會用手機了,不屏幕滅了,哥,你解鎖密碼多少啊。”

    大明星主動留聯系方式,禿頭男壓根沒腦子去多想,他趕緊道:“721225,正好圣誕節。”

    “就是下個月了,那到時候通知我。”

    溫瑤不斷的拋出糖衣炮彈直接將禿頭男砸的暈頭轉向。

    她將手機還給禿頭男,又問道:“對了,周導住在宿舍樓的幾層呀?”

    “周導在三層呢。”

    “那劉編劇呢?”

    溫瑤開始繞圈子套話。

    “他也在三層,三四層環境好,他們這些當領導的都在三四層,只有我們這些小嘍啰住在一二層,一二層潮濕蚊蟲多。”

    “那大哥你小心一點,對了,大哥,我在這邊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飲食也不習慣,遇到疑問也不好意思老麻煩周導,能不能來找你呀?”

    “當然可以!”替美女做事,禿頭男求之不得。

    “那你住哪個房間呢。”

    “二樓2012。”

    “好嘞,到時候找你,大哥你人真好。”

    “沒事沒事,你個小姑娘又在異國他鄉,幫忙是應該的。”

    “謝謝你,那我不耽誤你工作了,我去找周導問問他什么時候送我回國。”

    “行行行。”

    溫瑤轉身,立即收起了那甜膩的笑容,朝周導所在的辦公室走去。

    周震正想派人去通知溫瑤和陸云溪呢,結果溫瑤便主動來了。

    溫瑤沒有繞彎子,直接開口道:“周導,您幫我聯系經紀人了嗎?我什么時候能回國呀?”

    周震一聽這話,頓時一喜。

    溫瑤主動提回國,說明她已經放棄調查這邊的事情了。

    他趕緊回答道:“你來的正好,馬上聯系。”

    說著他便開始撥號,很快那頭便接通了電話。

    《荒島求生》的直播,瑞韓娛樂一直在關注著,所以那天發生的事情,瑞韓第一時間便知道了,知道之后立即通知了李晴。

    李晴身為溫瑤的經紀人,趕緊聯系了節目組,節目組卻給了她一個是似而非的解釋,李晴當即覺得不對勁便立即向公司匯報了。

    公司立馬出面與節目組接洽,雙方似乎談及了一些特殊內容,反正最后老板韓慕堯都出面了,態度強硬的表示必須要將溫瑤毫發無損的送回來,并且囑咐李晴,在溫瑤回來之前,必須要與她本人取得聯系。

    所以李晴一直在等節目組的電話。

    周震與李晴客套寒暄了幾句之后,李晴道:“瑤瑤在嗎?我想和她說幾句話,問問她最近的情況。”

    “在呢,就在面前,我馬上發給她。”

    溫瑤從周震手里接過電話的那一瞬間,眼淚就出來了,她帶著哭腔道:“李姐。”

    李晴第一次聽到溫瑤這么軟弱無助的聲音,整個人都慌了,趕緊問道:“瑤瑤怎么了?吃苦了?沒事沒事回來就好了。”

    聽到這話,溫瑤哭的更厲害了,當然這一切都是她演的。

    她難過道:“李姐,公司能不能派人過來接我。”

    “節目組不是會送……”李晴話還沒有說完,就見有人走了進來,她抬眼一看捂著電話的麥喊了一聲:韓總,你怎么來了。”

    韓慕堯指了指電話,示意李晴將電話遞給他。

    “喂溫瑤,你有什么要求。”

    溫瑤聽到陌生的男人聲一愣,緊接著道:“這些日子發生的事給我的沖擊太大了,除了你們我不相信任何人,所以公司能不能派人來接我回去。”

    當初他們從華國到荒島花了二十個小時的時間,瑞士應該近一些,但估摸著也需要十幾個小時,溫瑤讓人來接是在為自己爭取多一點留在這里的時間。

    要不然節目組等會兒便派一架直升飛機送她們回國了,那她哪來的時間去拍攝證據。

    這些日子韓慕堯也在安排人調查節目組,雖然進展不大,但已經發現了些端倪,所以他覺得溫瑤無故退出節目又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道:“沒問題,正好我明天要來瑞士出差,到時候順道過來接你。”

    “太好了,公司真好。”溫瑤感激道。

    “把電話給周震。”

    溫瑤將電話還給周震,也不知道韓慕堯和周震說了些什么,只見周震連連點頭,眉頭卻越蹙越緊。

    電話掛斷,周震看溫瑤的眼神都變了。

    他原以為溫瑤只是瑞韓娛樂簽下的一個小藝人而已,瑞韓只不過看溫瑤有前途,所以稍微看重了些。

    在利益面前,要讓瑞韓放棄溫瑤也不是不可能,可后來節目組和瑞韓洽談,價格談到了好幾個億的高度,對方都沒答應。

    并且對方態度強硬的表示,給再多錢也不行,溫瑤這個人不能“消失”,必須要平安回國,不然瑞韓一定追究到底。

    都是在圈子里瑞韓的態度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周震一直想不清楚原因。

    現在算是清楚了,原來溫瑤和韓慕堯有關系,而且這關系都好到韓慕堯要親自過來接她的程度了。

    他們差一點就踢到鐵板了,還好還好。

    周震十分客氣道:“瑤瑤,韓總說后天過來接你,你只能再在這破地方將就兩天了。”

    “沒關系,麻煩周導幫我聯系了。”

    “沒事沒事,我們的本分。”

    兩人又虛偽的寒暄了兩句,溫瑤便離開回到了房間。

    回到房間時,陸云溪已經在房間內等她了。

    溫瑤知道陸云溪是在等消息,但她不打算全部告訴陸云溪。

    不是她不信任陸云溪,而是這件事給人的沖擊太大了,她怕陸云溪沒辦法做到若無其事,更何況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越危險,她也不想陸云溪多一分危險。

    于是她跳過重點部分,簡略的說了幾句搪塞了過去。

    轉眼又到了凌晨。

    溫瑤沒有直接前往七樓和八樓,而是潛入了2012室。

    禿頭男已經進入了熟睡狀態,而手機正放在床頭充著電。

    她很順利的拿到了手機,手機密碼還是白日禿頭男告訴她的那個,為了防止手機有云同步功能。

    她謹慎的關閉了網絡,又將其恢復出廠,然后才帶著手機前往目的地。

    作者有話要說:  馬上國慶了,有好多片子上映哦,大家準備看哪幾部呀,給胖三推薦推薦吧(?>ω<*?)

    【本章33個紅包】..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