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荒島求生》節目總部基地不安全, 所以韓慕堯說他來瑞士出差,然后順道接她回去的時候, 她本以為韓慕堯只是想利用自己的身份, 讓周震對她的態度好一點,不敢隨便動她。

    溫瑤沒想到韓慕堯會真的乘坐私人飛機, 親自飛過來接她。

    他到的時候正好是上午, 周震等節目組的所有領導層都現身過來接待他。

    韓慕堯一直在調查這件事, 心中早已經對節目組起疑, 但他面上卻沒有顯露半分, 只就事論事的質問節目組溫瑤的事。

    韓慕堯冷眼看向周震, 道:“周導,你也是圈子里的前輩了, 怎么會讓事情發展到這種程度?你知不知道現在的輿論風波怎么說溫瑤的?”

    《荒島求生》這檔節目和別的野外求生類節目最大的不同就是,節目組只要將嘉賓送往荒島后便不會給予他們任何幫助, 三十天內每個人會是什么樣的境遇,全憑各自的本事。

    就算是命喪黃泉,節目組也都不會允許嘉賓中途反悔退出節目。

    可這次節目組倒好, 竟然發聲明說溫瑤因為某些原因不得不退出節目。

    導致一部分節目組的腦殘粉站在節目組那邊抨擊溫瑤,認為溫瑤是吃不了苦, 靠著背景, 逼迫節目組給她開了后門, 所以才退出的節目。

    雖然這部分腦殘粉跟喜歡和維護溫瑤的人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但他瑞韓娛樂的人的聲譽, 容不得任何人損壞一點點。

    所以韓慕堯就抓住這一點,將問題放大,看節目組到底要怎么解釋。

    周震比韓慕堯年長好幾輪,在圈內也摸爬滾打了多年,可面對韓慕堯這樣一個二十幾歲的后輩,氣勢上還是不由自主的弱了幾分。

    他一臉歉意的陪著笑臉,道:“韓總,這件事的確是節目組的錯,是我們出現了紕漏跟溫瑤毫無關系,對溫瑤造成的名譽損失,我非常抱歉,該承擔的責任和該彌補的損失,我們絕不推辭!還請韓總息怒。”

    “彌補?怎么彌補?”

    “韓總,別站著了,我們去會客廳先坐下,其余的情況我仔細跟你解釋。”

    韓慕堯看了一眼周震,那眼神中的意味讓人猜不透。

    周震拿捏不準韓慕堯到底是什么想法,心里七上八下的,趕緊想著接下來的措辭。

    “把溫瑤叫過來,我想親耳從她口中聽到詳情。”其實節目組在事發后的第一時間便聯系了瑞韓娛樂“坦白”,所以他早已經清楚周震會說什么。

    “已經去通知了!”

    ------

    溫瑤來到會客廳的時候,只看到會客廳內站著一群人,而人群中唯獨韓慕堯一人坐著,就連周震都是在旁邊恭敬的站著的。

    溫瑤不由得在內心感嘆了一下韓慕堯的氣場。

    雖然年紀輕,但舉手投足間那種感覺,簡直將“不怒自威”四個字詮釋的淋漓精致。

    她道:“韓總好。”

    韓慕堯抬頭看向溫瑤。

    這是他和溫瑤時隔數月后的第三次見面,這次見面他明顯感覺到了溫瑤的狀態變化。

    前兩次都是在《將門》的劇組,那時的溫瑤臉上雖然不常掛著笑容,也與人有距離感,但能感覺到她整個人是輕松自在的。

    而現在的溫瑤整個人瘦了一圈不說,還滿臉寫著疲憊,眉宇和眼神間都透著隱隱的擔憂,仿佛有一把沉重的擔子壓在她的肩上。

    韓慕堯點點頭,道:“溫瑤,為什么要退出節目,我要你親口告訴我。”

    溫瑤看了一眼旁邊的周震,“不是我要退出節目,而是節目組要求我退出節目。”

    “具體什么情況?”

    溫瑤便將陸云溪第一次看見四個黑衣人以及自己和陸云溪合謀裝中毒引出黑衣人,與黑衣人交手,如何來到總部基地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至于那日周震對這一切的解釋,溫瑤半個字沒提,她只提了她親眼看到的那部分,當然不包括她夜訪七八樓的場景。

    溫瑤話音落,周震趕緊解釋:“韓總,你是圈子里的人,行業里這些幕后套路你應該清楚,都是公開的秘密了,只是溫瑤小姐不清楚,這才引起了誤會。”

    這些說辭,韓慕堯在帝都的時候耳朵就自己聽出繭子了。

    他心中清楚節目組有問題,但明面上他們肯定會咬死不承認,問是問不出來什么的。

    韓慕堯作罷,“情況我已經了解了,這件事到底應該怎么處理,公司的有關部門會與你們協商,至于溫瑤我今天就帶走。”

    周震聽到這話內心驚喜萬分,天知道他有多想將這些“危險人物”送走,但他卻還是客套道:“這么急,韓總舟車勞頓那么多小時,不如休息一天再走?”

    韓慕堯睨了一眼周震,“不用了,還有事。”

    “那好吧,我這就讓餐廳準備午餐。”

    “周導你不用麻煩,我在瑞士還有公事要處理。”

    “這樣啊,那咱們回國再聚。”

    韓慕堯微微頷首,算是敷衍的回應周震,轉而對溫瑤道:“你那個朋友呢。”

    “她就在外面。”

    “那我們走吧。”

    該拿到的證據溫瑤已經拿到了,再繼續就在這并沒有意義,她要做的是盡快曝光這件事,讓廣大網友和政府干預進來。

    而這一切都必須離開這里后才能進行,所以溫瑤不想再耽誤一秒,她點點頭道:“好。”

    三人從會客廳出來之后,直接上了私人飛機,很快私人飛機就起飛了。

    陸云溪見飛機脫離地面,這些日子懸著的心總算松懈了下來,她望向溫瑤,臉上是忍不住的喜悅。

    “終于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瑤瑤,有些事情咱們就放下吧,在這兒都沒能調查出來,回國之后相隔萬里更無從下手了,這次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我們的能力范圍,我們能做的只有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

    陸云溪知道溫瑤肯定放心不下,便開口寬慰她,但她卻發現自己都說了好長一段話了,溫瑤竟沒在聽,時不時的抬頭看向前方。

    她順著溫瑤的視線看過去,最前排的座位上,韓慕堯正垂著頭翻看著報紙。

    陸云溪這才反應過來。

    瑞韓娛樂的幕后大老板親自來接溫瑤回國意味著什么,她立即會意的戳了戳溫瑤的手臂,遞過去一個眼神。

    溫瑤納悶的問:“怎么?”

    陸云溪壓低聲音,“想過去就過去唄,別瞻前顧后的。”

    溫瑤聽到這話,也覺得陸云溪說的對。

    那件事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多拖一天就可能多一個無辜之人受害。

    想到這兒,溫瑤沒有任何猶豫的來到了韓慕堯身邊。

    韓慕堯見溫瑤出現在眼前,沒有任何的疑問,直接將身邊的位置讓給了溫瑤,然后等著溫瑤先開口。

    溫瑤看向韓慕堯,對于這個只見過幾次面的男人,溫瑤并不了解,但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是值得信任的。

    于是她開口道:“韓總,我有一些東西想要給你看。”

    “什么東西?”

    “可以將你的手機或者是電腦借給我一下嗎?”

    韓慕堯聞言沒有任何遲疑的將手機遞了過去。

    溫瑤拿到手機后很快便找到了郵箱這個軟件,她打開后將賬號換成了自己的。

    韓慕堯眼看著溫瑤的操作,沒有發出任何的疑問,只靜靜地看著。

    只見溫瑤打開草稿箱,將某一封空白郵件的附件給儲存了下來。

    緊接著她打開附件后沒有將手機立即交給韓慕堯,而是與韓慕堯咬耳朵道:“節目組背后另有陰謀,這是我這兩天夜間調查到的內容,她不知情。”

    溫瑤說到“她”的時候朝后指了指。

    韓慕堯立即點頭:“放心,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調查節目組。”

    只是他那邊收獲不大,只知道這個節目組背后牽扯到兩位政界大佬。

    溫瑤聽到韓慕堯說這話知道自己沒有看錯人,放心的將手機遞了過去。

    韓慕堯緊盯著手機屏幕,靠著逐秒播放的視頻,臉色越來越差,眉頭鎖的越來越緊,到最后整張臉上的情緒都化為了震驚。

    這些日子,他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在這個事情里都有了解答。

    那些消失的人都去了哪兒,一檔成本高昂到就算節目爆紅也賺不了多少錢的節目為什么拍攝了一季又一季?

    還有他在調查的時候發現某位研究院大佬和節目組有聯系,他還覺得奇怪,娛樂行業行.賄找靠山也該找廣電才對,和研究院八竿子都打不著。

    可現在他清楚了。

    溫瑤對這個世界的了解不深,思維局限于原主的記憶,而原主不過十八歲接觸的也少,可韓慕堯不一樣,他懂得比溫瑤多的多。

    在看到這個視頻后,根本不需要溫瑤將溫柔告訴她的那些說出來,韓慕堯便猜到了。

    他內心已經無法平靜,他道:“能將郵件發給我嗎?”

    溫瑤點點頭。

    緊接著韓慕堯又在溫瑤耳邊道:“如果你信任我的話,將這件事交給我來辦,可以嗎?”

    這件事牽扯到國內兩位政界大佬,又跨越了三個國家,涉及多條人命,已經不在溫瑤的能力范圍內了,甚至一不小心還會危及性命。

    韓慕堯不想讓溫瑤再干預進來,實在是太危險了。

    溫瑤知道韓慕堯是在為自己好,她也知道自己不過是一介草民能力有限。

    她與韓慕堯四目相對,看著對方眼中的誠懇,回答道:“我相信你,但我有一個請求。”

    “你說。”

    “我必須要隨時知道事態進展。”

    “當然。”

    作者有話要說:  在閨蜜家就是特別頹,更新又晚了嗚嗚嗚..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