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7章 007

第7章 007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007

    頭天晚上溫瑤根據記憶了解了一下新手機。

    當時她覺得這個磚塊似得東西不就是可以用來打電話發信息一類的嗎?怎么在原主的印象里大家好像對它上癮似得,無時無刻不在把玩觀看?

    有什么好玩的。

    結果等溫瑤用熟悉了之后,立即真香了!

    她以前從未想過,就巴掌大點的東西里面竟然可以包羅萬象,自己想知道什么內容都可以用它看到。

    溫瑤將自己腦海中曾經浮現過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全都搜索了個遍,很多在大興朝無人可以解答的,在這里都有百度百科的專業解答。

    不僅有官方答案,還有很多內行人回答。

    除了可以為自己解惑之外,還能看到世界各地的新聞資訊。

    溫瑤止不住的喜悅。

    這才是真正的坐在家中便知天下事!

    只要連上網絡,手機里的東西就會每天更新,像個無底洞似得,難怪大家會對它上癮癡迷。

    溫瑤從手機中的精彩內容中抽離出來,瞧了眼時間。

    嚯,她感覺自己只看了一會兒,結果半個小時便過去了。

    她趕緊停止下來,免得步大家的后塵。

    過了一會兒,溫瑤想到什么,再次拿起了手機,不過這次她并沒有去瀏覽那些并無益處的內容,而是直接點開了微博。

    微博目前是華國最火的社交平臺,有超級多的用戶量。

    靠人氣吃飯的明星們自然不會放過這一社交平臺,圈子里的藝人幾乎人人都在上面注冊了賬號,用來宣傳自己的作品或者是和粉絲互動,穩固人氣。

    溫瑤的身份證被溫柔沒收了,所以她沒辦法辦理手機卡。

    沒有手機卡就沒辦法注冊微博賬號,不過不用注冊也能使用。

    溫瑤熟悉了頁面,翻了翻熱門。

    新聞資訊、搞笑內容、服飾推薦一類的夾雜在一起,溫瑤覺得亂七八糟便切換到了搜索欄。

    圈子里人人都有微博,那溫柔肯定也有。

    溫瑤手指戳動著屏幕,快速寫出溫柔的名字,結果才寫完一個“溫”字就出來了一連串選項。

    溫瑤立即被其中一條給吸引住了。

    #溫柔寶藏女孩,霸氣救人#

    溫柔霸氣救人?

    溫瑤帶著疑惑點了進去,第一條微博是一個叫“想要霸占你的溫柔”的博主發的,看頭像明顯是溫柔的粉絲。

    這條微博的內容稱自己一直以為溫柔是個柔弱女孩子,讓人充滿保護欲,結果溫柔還藏著這么高的武功,這么多年都沒讓粉絲發現,簡直是個寶藏女孩。

    微博底下的九宮格照片,除了最中間那張是溫柔的自拍之外,其他九張都是截圖。

    溫瑤點開截圖一看,愣住了。

    這不是她昨天救那名女子的時候嗎?

    看截圖的視線角度,拍攝者在斜上方,且距離不算近。

    當時她只顧著救人,就只檢查了一下周圍,而疏忽了斜上方的位置。

    溫瑤懷著疑惑快速的翻了翻微博,很快就找到了那支視頻的上傳者。

    上傳者覺得她的動作帥氣,英勇救人又是一件正能量的事情,加之沒拍到臉,不存在侵犯肖像權就發上來了,結果視頻火了。

    視頻一火,視頻中的幾人就被網友們扒出來了。

    被欺負的那位女子是人氣女演員蘇楠,而眾人并不知道溫瑤的存在,自然便將那救人的女子當成了溫柔。

    自從有粉絲出來認領之后,全網就開始各種夸贊表揚溫柔勇敢無畏,深藏不露。

    見到自己的功勞再次被冠在了溫柔的頭上,溫瑤除了憤憤不平之外,還讓她意識到揭穿真相的腳步必須要加快了。

    今年溫柔因為要參加高考和藝考,明面上多花時間學習,所以不敢多接戲,怕被媒體們發現報道出來,被網友噴不務正業。

    可若是溫柔不接戲,就不會讓自己做替身,不做替身她原本的計劃就沒有施展空間了。

    溫瑤正想著應該如何修改計劃時,聽到了樓下的開門聲。

    藝人的住所很隱秘,除了本人和經紀人、助理、司機之外,沒人知道,而有鑰匙的只有溫柔和袁敏。

    溫瑤看了眼房間,當即便找了一處隱蔽的地方將手機藏好,隨后走出了房間。

    樓下的溫柔坐在沙發上,不停的轉動著腳腕,口里抱怨道:“穿了整整三天高跟鞋,累我死了。”

    袁敏替她將行李箱放到角落,安慰道:“柔柔這次真的辛苦你了,不過收獲滿滿,也算是值得。”

    溫柔想到那些大鱷們允諾給她的事,滿意的點點頭。

    隨后她的視線在房子里游走了一圈,剛想叫溫瑤出來,就見溫瑤出現在了視線中。

    溫瑤扎著高馬尾,穿著簡單的T恤短褲。

    雖然是最普通的裝扮但卻朝氣蓬勃、元氣滿滿,與她帶妝三天一臉疲憊的模樣截然相反。

    有那么一瞬間,溫柔覺得自己比溫瑤滄桑了好幾歲,溫瑤才是真正的光鮮亮麗,那是花季少女自帶的,而她不過是蔫兒了的花朵再包裝。

    雖然溫柔立即在心中否認了這個想法,但不爽的情緒還是浮了上來。

    她沒好語氣的質問道:“溫瑤,這幾天你都哪兒了?”

    溫瑤直視著溫柔的眼睛,沒有任何躲避。

    “一直在家。”

    “那為什么我打家里的座機沒人接?”

    溫瑤瞪大眼睛一本正經的問:“你打了嗎?可這電話鈴聲從未響過。”

    “不可能。”話雖然是這么說,但溫柔還是拿出手機試著撥號。

    號碼撥出去,聽筒里已經出現電話通了的嘟嘟聲,但房子里卻并沒有電話鈴聲。

    溫柔有些窘迫的從沙發上起身,準備去查看座機:“難道真的壞了?溫瑤別是你在搞什么小動作。”

    座機就放在袁敏的旁邊,她檢查了一下發現屏幕是亮著的,聽筒也是放好了的,確實沒有任何問題。

    “柔柔,應該是座機壞了。”

    溫柔走過去接過座機檢查了一番,確實不像是被動過手腳的,自己的確錯怪了溫瑤。

    可就算錯怪又怎么樣,她怎么可能在溫瑤面前低頭。

    她迅速放下座機,道:“沒接電話這件事就算了,我不跟你計較。”

    溫瑤面不改色的看著溫柔臉上一閃而過的尷尬,心底十分不屑。

    她動的手腳怎么可能讓溫柔輕易檢查出來呢。

    旁邊的袁敏拉了拉溫柔的衣角,遞過去一個眼神后,拍了拍身邊的沙發,朝溫瑤招招手。

    “來,瑤瑤坐到這兒來。”

    溫瑤很清楚眼前的這兩人。

    在原主記憶里,溫柔欺壓原主,袁敏也是幫兇,從來不會為原主說話。

    而她穿越過來了之后,大抵是讓兩人意識到曾經的肉包子沒那么好捏了,袁敏就開始扮演和事佬的角色了。

    溫瑤看著袁敏那虛偽的表演,覺得她比溫柔還要惡心萬分。

    她沒有過去,而是坐在了旁邊的單人椅上,假裝關心道:“袁姐,您是有話要跟我說嗎?”

    袁敏見狀沒說什么,反而主動靠近。

    靠近后袁敏問道:“瑤瑤,你是不是會武功呀。”

    一聽這話,溫瑤瞬間明白了,定是因為網上那視頻。

    視頻雖然沒有拍到臉,但其他東西可拍的清清楚楚,她否認也沒用。

    加之她帶著前世的武功來這個幾乎沒人會武功的世界,那正好可以好好利用起來。

    不過她當然不會老實交代。

    溫瑤微微垂下頭,隨即裝出一副慌張模樣,瞪大雙眼問道:“袁姐,你怎么知道?”

    溫瑤這個反應,很明顯是會了。

    縱使她們早已經確定視頻中的人是溫瑤無疑,可在親耳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仍覺得震驚。

    就活在眼皮子底下的人到底什么時候學會武功的?

    震驚之余又十分的驚喜。

    驚喜的是文安導演的電影終于有了希望。

    袁敏和溫柔交換了個眼神。

    溫柔皺著眉頭問道:“你我從小就待在一個屋檐下,你什么時候學的功夫我怎么不知道?”

    從溫瑤意識到這個世界的人都不會武功的時候,她就一直在想如果被問到應該怎么解釋,才能顯得符合情理。

    所以溫柔的問題答案,她早已經備好了。

    溫瑤反問道:“柔柔,你還記得小時候住在我們家隔壁的劉大叔嗎?”

    “劉叔叔?那是誰?”

    溫柔對這個人顯然記憶不深,她在記憶中尋找了好一會兒才恍然:“你是說在鎮上耍大刀乞討的那個赤腳大漢?”

    在溫柔踏入娛樂圈之前,溫家一貧如洗,住在一個落后的村子里,那時候他們的鄰居是個整日里光著上半身舞刀弄槍的單身漢。

    這個單身漢也不種地,每天都扛著那些家伙事兒去鎮上賣藝。

    說是賣藝,在溫柔眼里就跟乞討沒什么區別,她是打心眼里瞧不起的,所以她很討厭這個大叔,連他給的糖果都不要。

    記憶中,溫瑤倒是和這個大叔關系挺親。

    溫柔恍然,她瞪著眼睛,驚呼道:“難道那時候你就……”

    溫瑤點點頭,滿臉的誠懇:“那時候我只是覺得好玩,就跟劉大叔比劃著玩,直到后來我被村子里的二狗欺負了,劉大叔才真的教了一些功夫,讓我防身用。”

    溫瑤思考的很全面,那位劉大叔五年前就已經死了,死無對證。

    溫家窮,溫瑤懦弱,是全村小孩欺負的對象。

    溫柔那時候為了不落得溫瑤的下場,主動投靠了敵方,和他們一起欺負溫瑤。

    聽到溫瑤的解釋,溫柔還是不信,她總覺得哪兒不對勁。

    “他有這樣的本事,為什么還待在那小破地方?”

    “可他來大城市能干什么呢?”溫瑤反問。

    溫柔還真被溫瑤問住了。

    目不識丁的人武功再高也沒用,現在是法治社會。

    溫柔這才真正的相信溫瑤,畢竟再沒有其他可能性了。

    溫柔打量著溫瑤,好奇的問道:“那你現在武功怎么樣?”

    “劉大叔就教了幾招防身的,一點點皮毛而已。”溫瑤回答。

    話說到這兒,袁敏才插話進來,“瑤瑤情況是這樣的,有個導演邀請柔柔去試鏡一個武打片,演一個女將軍,這種情況也只能麻煩你去了。”

    溫瑤思維轉得快,聽到有導演邀請溫柔去演女將軍,立即就想到了自己的那支視頻。

    以前溫柔飾演的都是什么鄰家妹妹之類的清純角色,不可能跨度這么大,一下子跳躍到英勇霸氣的女將軍,所以肯定有那支視頻的緣故。

    她正愁沒機會呢,結果機會就來了。

    溫瑤點了點頭剛答應下,旁邊的溫柔就道:“文導試鏡是出了名的嚴格,之前那些戲的試鏡都是我親自去的,你沒有試鏡經驗,現在就得趕緊練練。”

    文安導演的電影拍出來,她就可以直接飛升到一線,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溫柔不想放棄。

    “柔柔說的對,這部電影很重要,瑤瑤你可要認真對待。這樣吧,先表演一下武功部分,文導最看重這個。”

    溫柔表示認同,武功部分最重要。

    溫瑤聞言沒有拒絕。

    她想了想,隨手展示幾個動作簡單但只要練到位了,厲害程度不輸任何武功的招式。

    她武將家族出身,三歲便跟在父兄身邊習武,整整二十年,功夫不說出神入化,但可以說整個大興朝難找第二個能與她匹敵之人。

    可就她這樣的功底,卻被溫柔嫌棄了。

    “你這都是什么花拳繡腿,動作輕飄飄的,一點力量感都沒有,到底能不能行?”

    袁敏看著也和視頻里那干凈利落的動作相差甚遠,她疑問道:“是不是需要找個人做對手,你有了目標才更能展現動作?”

    真正的高手從來不用蠻力,兩個人完全不懂。

    溫瑤懶得解釋,也知道多說無益,便順勢點頭。

    “也許找個人和我交手會好一些,現在也沒有合適的人選,袁姐,我們改天再排練吧。”

    “不行,試鏡就在三天后,沒時間讓你墨跡。”

    “可沒有能和我交手的人呀。”

    溫瑤一副我委屈不賴我的模樣,可她話音剛落就聽見溫柔說:

    “我來!”

    溫瑤怎么都沒想到溫柔會提出親自來,她內心大喜,但面上卻一臉意外和擔憂的神情。

    她拒絕道:“柔柔,這不行,我功夫學的不到家,掌握不好輕重,萬一傷了你……”

    溫柔非常渴望想要拿到這個角色,另外她相信溫瑤武功不高,也不敢對她怎么樣。

    溫柔裝模作樣的擺出打拳擊的姿勢,說道:“少廢話,受傷了算我的,你盡管把最好的展現出來。”

    溫瑤眨巴眨巴眼睛,勉為其難的回答:“好吧。”

    那她就不客氣了。

    溫柔先出拳,第一拳落了空,但第二拳就打在了溫瑤的肩膀上。

    她在心底不屑,還說傷了她,就這?

    結果就在這時,她的手臂突然被人拽住了,整個身體朝前面撲去,就在這時拽住她手臂的手突然松開,她整個人都失控的朝前方撲去。

    “duang”的一聲響,溫柔撞在了前方的墻面上,當即暈了過去。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