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白蓮花她親姐 > 第8章 008

第8章 008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008

    溫瑤看著撞上墻的溫柔,心里暗爽,但表面卻不顯。

    她一臉驚慌失措的瞪大眼睛望著暈倒在地的溫柔,裝出一副無辜的模樣道:“我、我什么都沒做呀,柔柔怎么就撞墻上了。”

    “快,快打電話叫救護車!”袁敏看著暈倒的溫柔,著急的不得了。

    溫瑤聞聲卻沒有動彈,她站在原地裝出一副被嚇得不知所措的模樣,愣愣的看著蹲在地上的袁敏。

    袁敏見喊了半天溫瑤都沒反應,無語至極,可卻沒辦法。

    溫瑤一直是這種膽小懦弱又溫吞的性格,指望她成事倒不如指望太陽從西邊出來。

    她喃喃的罵了一聲,趕緊去包里取手機,手忙腳亂的半天也沒摸出來,抬頭看到沙發旁的座機,也沒多想本能的拿起來就撥。

    結果撥出去許久都沒人接聽。

    剛剛那一下只是溫瑤順手給溫柔的一個小教訓,根本不存在生命危險,最多額頭淤青兩天,抹點跌打損傷藥幾天便好了。

    座機打電話給醫院,卻一直無人接聽,急的袁敏開口罵人,還揚言一定要舉報急救熱線。

    而就在這時,溫瑤在旁邊提醒道:“袁姐,座機是壞的。”

    “……”

    袁敏的臉當即黑了下來,十分難堪。

    她發火道:“溫瑤,你為什么不早說。”

    “袁姐你難道不知道座機是壞的嗎?”溫瑤一本正經的反問,那表情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偏偏這又是事實。

    袁敏不再理會溫瑤,翻開溫柔的包拿手機。

    溫瑤在旁邊冷眼看著心急如焚的袁敏,心里別提有多解氣了。

    急救電話打完,袁敏喊道:“溫瑤,別傻愣著,快來幫我把你妹妹扶起來,她在經期。”而且穿的還是低腰露臍裝。

    “袁姐,柔柔她現在暈倒了,還不知道具體傷哪兒了,我們不能隨便動,萬一加重傷勢怎么辦……”

    溫瑤說的是常識,但她說這話并不是為了溫柔,而是想讓她在冰冷的地板上多待一會兒。

    袁敏卻覺得今天的溫瑤格外礙眼,自然她說的話也不會參考。

    袁敏將溫柔的上半身抬起來,讓她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想將她扶起來。

    結果就在這時,溫柔突然吃痛的醒了過來,緊接著她便發現自己的胳膊一動就痛的無法呼吸。

    她害怕的帶著哭腔:“袁姐,我的手不能動了……”

    手不能動了?不應該啊。

    溫瑤立即湊了過去查看傷況。

    溫瑤帶兵打仗多年,戰場上傷殘是家常便飯,她早已經久病成醫了。

    很快,她找到了根源。

    溫柔在額頭被撞之后摔下來的時候姿勢不對,整個身體的力量都反向壓在了手臂上。

    這樣的程度本不至于造成骨折,結果剛剛袁敏沒有正確移動溫柔,那個搭肩的動作大幅度的移動了溫柔的胳膊,結果就成了造成現狀這種后果的直接原因。

    溫瑤對治療骨折非常有經驗,畢竟是真人實踐出來的。

    可為什么要幫自己的仇人呢?

    而且如果溫柔骨折無法在大眾面前露面,那接下來的所有工作,不光是演戲,都會由她暫替。

    那等溫柔傷勢痊愈時,恐怕這天已經變了。

    想到這兒,溫瑤看向了袁敏。

    這是還得多虧了袁敏這個助攻,要不是她溫柔的傷勢得減輕一大半呢。

    她覺得她有必要好好感謝一番。

    溫瑤看著溫柔,努力擠出兩滴眼淚,造成淚眼朦朧的狀態,然后認真道:“柔柔,你的手臂可千萬不能再動了,剛剛袁姐就沒注意,大幅度活動你的胳膊已經造成二次傷害了,可不能再造成三次傷害呀,不然這手就不能要了。”

    溫柔聞言不可置信的看向袁敏。

    溫瑤繼續道:“柔柔這事也不能怪袁姐,雖然我告訴過她,不是醫護人員不能隨意移動,但她也是怕你現在處在經期身體受涼,哎,說到底這事還是怪我,我要是能攔住袁姐就好了,可你也知道姐姐不敢……”

    說話間,溫瑤想起了前幾日表演課上老師分享的催淚手法,正好現在實踐一下看有沒有效。

    溫柔看著因為擔憂和自責雙眼通紅,下一秒就哭出來了的溫瑤,本來想怒吼的話堵在了嗓子眼,最后生生的給咽了回去。

    一想到自己的骨折,她就想發火,可對方是自己的經紀人,她根本沒法發泄。

    還好這時,救護車到了。

    溫柔被送進了醫院,檢查結果和溫瑤說的一樣,她最嚴重的傷況是因為沒有正確移動而造成的二次傷害。

    對此,溫柔心中對袁敏十分不滿,但她表面卻沒有說什么,畢竟袁敏是她的經紀人,她所有的資源都得靠袁敏為她爭取。

    這次的事,袁敏知道自己有很大的責任,她十分內疚。

    本以為溫柔會有所不滿,卻沒想到溫柔卻不怪她。

    這讓袁敏內心十分感動,她對住院的溫柔說道:“柔柔,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成為娛樂圈的頂流,紅透半邊天的。”

    溫柔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胳膊,抬頭問道:“袁姐,我這傷恐怕沒個三五月是好不了,所有工作都只能靠溫瑤了,但我有些擔心。”

    不知道為什么,她內心有些隱隱不安。

    袁敏以為溫柔擔心的是溫瑤無法勝任除了拍戲之外的其他通告內容,她安撫道:“你就放心吧,我會安排好的。你就安心把傷養好,傷養好之后迎接一個光芒更甚的光環就行了。”

    溫柔聽到這話,內心的不安并沒有減少,但她卻說不出自己到底是在不安什么。

    怕溫瑤永遠頂替自己的位置嗎?

    不,沒這么可能性的。

    溫瑤那么懦弱,娛樂圈內最小的風波都承受不起,根本沒那個能力頂替她。

    只有成為替身,溫瑤才有一些可取之處而已。

    人各有命,溫柔相信溫瑤就是替身命。

    ——-

    溫柔受傷住院,那她頭上的工作自然就落在了溫瑤身上。

    袁敏考慮到溫瑤除了拍戲之外,對其他的通告都沒有經驗,怕到時候露出破綻,便將能推掉通告全都推掉了,只留下了文導的電影試鏡和一些重要的通告。

    不過再重要的通告都不如文導的電影試鏡。

    那可是攀上云端的天梯。

    觀看過溫瑤的武功表演之后,袁敏對能不能成功根本沒有把握,但沒把握還是要試試,萬一呢。

    文導只給了她們三天時間準備。

    三天一眨眼就過去了,試鏡當日,溫瑤在袁敏的陪同下到了約定的試鏡場地。

    這個試鏡場地依舊在影視城。

    影視城總共分兩個大區,現代劇拍攝區和古裝劇拍攝區。

    之前溫瑤只去過現代區,這古裝劇拍攝區還是第一次來。

    她好奇的打量著拍攝區內這些金碧輝煌的宮殿,明明是后人按照歷史仿建的,卻比真正的王宮看起來還要氣派。

    溫瑤一邊感嘆科技的發達,一邊跟著袁敏踏進了一處十分氣派的宅子。

    袁敏上前和對方的工作人員交涉之后又登了個記,隨后溫瑤便被工作人員領了進去。

    她跟著工作人員穿過長長的走廊時,來到了位于中庭的院子里。

    院子里布有木樁、沙袋,旁邊還有兩組刀木倉架,上面的長.槍大刀都是溫瑤再熟悉不過的兵器。

    看到這些溫瑤整個人都輕松自在了不少,實在是太親切了。

    帶領她進來的那位工作人員,和院子里的幾人說了幾句話之后,其中一人走了過來。

    那人滿臉歉意的對溫瑤說道:“溫老師,實在是抱歉,文導剛剛來電說路上堵車可能要晚一點才能到。”

    溫瑤頷首,“好的,沒關系。”

    像文安這樣的金牌導演,一般人想見一面都難,她等等又何妨。

    那人又繼續道:“文導還在電話里囑咐,院子里的這些東西你可以先熟悉一下,挑挑順手的兵器什么的。”

    “好的,替我多謝文導。”

    說完溫瑤便朝著兵器架走去,剛剛她在遠處看覺得這些兵器件件都是上等物件,結果走進一看,溫瑤才發覺這些兵器不僅沒有開過刃,還因為疏于打理而銹跡斑斑,她視線掃過去,只有一把長木倉看起來還不錯。

    溫瑤剛想伸出手去取,一只蔥白色的手便搶先一步握住了槍桿,隨后她眼前出現一位身著白色練功服的女子。

    女子面容清秀,扎著高高的馬尾辮,整個人看起來十分利爽。

    那女子將長.槍抽了出來,緊緊的握在手里,揚起下巴,用帶著幾分傲氣的語氣道:“這長.槍是我先看上的,你只能選其他兵器。”

    習武之人最看重兵器,得心應手的兵器會在戰斗中幫助自己,而不襯手的兵器只會拖后腿。

    溫瑤不知道這女子是什么來頭,但看她的身段和掌心里微微的薄繭,便知道這女子是有幾分功底的。

    這里是電影試鏡之地,這位女子估摸著也是前來試鏡的。

    現在周圍都是工作人員,不便與人爭搶。

    溫瑤輕輕地睨了一眼女子,隨即從一旁的大樹下撿起一根枯枝,“與我而言,用什么都一樣。”

    溫瑤是陳述事實,但落在女子的耳朵里卻成了嘲諷。

    她冷呵一聲道:“好大的口氣。”

    下一秒,長.槍便朝溫瑤刺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利*26选5